商业

推动棕榈油行业转型,除了认证还能做什么?

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RSPO)是推动棕榈油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最主要力量,但是要带来真正的改变,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 en
  • 中文
在马来西亚一个RSPO认证种植园里,一位工人正在给油棕幼苗喷洒稀释过的除草剂。他们还在旁边种植了固氮植物黄毛黧豆,将工业化的和环保的农业技术相结合。这样可以通过控制杂草生长来减少农药使用量,同时还能提高土壤肥力。图片来源:Mike Kahn / Alamy
在马来西亚一个RSPO认证种植园里,一位工人正在给油棕幼苗喷洒稀释过的除草剂。他们还在旁边种植了固氮植物黄毛黧豆,将工业化的和环保的农业技术相结合。这样可以通过控制杂草生长来减少农药使用量,同时还能提高土壤肥力。图片来源:Mike Kahn / Alamy

2004年,一家新机构成立,旨在帮助棕榈油行业告别森林砍伐、环境破坏等有害行为,提升行业的符合伦理规范的采购。当时,棕榈油行业与东南亚地区山火肆虐、生态栖息地丧失和人权侵犯等问题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这个由多家行业领军企业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共同创立的机构就是“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RSPO)。十六年来,尽管RSPO已经取得了可观的进步,并不断努力改善其认证生产商的行为,但是仍然在很多方面受到批评,指责它听命于行业,为“漂绿”行为创造条件,并在收到成员企业违规行为的举报时没能及时采取行动。有人认为,未来要做的是从内部对RSPO进行完善,但另一些人则认为,其他替代模式才是确保棕榈油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更好路径。

“我们需要的是以一种多面向的措施来推动棕榈油行业变革。认证只是推动棕榈油行业广泛转型的要素之一”,世界自然基金会新加坡办公室全球棕榈油行动主管迈克尔·金登(Michael Guindon)说。

RSPO标准

RSPO标准的目标是,无论油棕种植园的规模大小,其生产过程中的环境可持续性、人权和劳动者安全都能得到保障。想要获得RSPO认证,种植者必须根据上述标准每五年接受一次评估,每年还有一次年检来确保持续合规。评估由经过验证的独立第三方认证机构在现场进行。从理论上讲,如果种植者未达到标准,认证就会被撤销,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很少出现。

对种植者而言,有了RSPO认证,他们就可以将产品销售给那些仅采购认证棕榈油的品牌,从而获得潜在的溢价,并且获得教育和资源来提高产量和改善耕种模式。

大多数公司无法直接从农场进行采购。为了确保认证棕榈油能够到达消费者手中,RSPO也对供应链流程进行认证。只要企业从经过认证的供应链购买棕榈油,它们就可以在产品上使用RSPO标志。

制图: Ed Harrison / 中外对话RSPO棕榈油标准

RSPO stanards favicon_Prosperity

RSPO棕榈油标准-社会繁荣

RSPO stanards favicon_People

RSPO棕榈油标准-人类

RSPO stanards favicon_Planet

RSPO棕榈油标准-地球

尽管RSPO是覆盖面最大、认可度最高的标准,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其他认证途径。有些组织尝试采使多种认证方案,而有一些则专注于赋权小型种植户,或采取一种“地域”模式,即涵盖特定区域内种植的所有大宗农产品。棕榈油供应链上的企业也在各自努力,从而更好地理清自身棕榈油供应链。尽管如此,棕榈油能否成为一个完全可持续的行业,将取决于能否加深RSPO这类现有机构的影响力,以及供应链主要参与者能否开展更多的合作。

棕榈油供应链

全球有数十个国家的小型农场和大型企业种植园在种植油棕,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生产了其中的绝大部分。棕榈果采收后被送到榨油厂,经过压榨和处理制成毛棕榈油和棕榈仁油。一些榨油厂只加工其母公司所属种植园中种植的果实,但大多数还会接收多个小农场和其他种植园的果实。这意味着来源不同的棕榈果经常会在压榨厂里被混在一起加工。然后,榨油厂生产出来的毛油就会被运送到精炼厂和港口,汇入到更为宽广的贸易洪流之中。

毛棕榈油可以被精炼成为成百上千种副产品或“衍生物”,它们被销往世界各地,印度尼西亚是最大的消费国,其次是印度、欧盟和中国。棕榈油衍生物用途广泛,从加工食品,到化妆品和生物燃料。有时,甚至连购买这些衍生物的加工企业都不知道它们是用棕榈油制成的。

由于不同来源的棕榈果和棕榈油在供应链的任一阶段都可以被混杂在一起,并且棕榈油及其衍生物的最终用途太多,这就导致棕榈油供应链会非常复杂。因此,确保认证棕榈油从农场到消费者的过程中与非认证棕榈油是分离的,并且保证其可追溯性是一项真正的挑战。棕榈油供应链制图: Ed Harrison / 中外对话

RSPO面临的挑战

尽管RSPO强化了标准,但人们担心的主要还是其执行机制和审计制度。

“虽然RSPO有合适的标准,但是其体系不足以贯彻这一标准”,美国环保组织雨林行动网络(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森林项目主管罗宾·阿韦尔贝克(Robin Averbeck)说。

例如,雨林行动网络及其合作伙伴早在2016年就向RSPO提交了印多福(Indofood)违反可持续标准和侵犯劳工权利的证据,但差不多两年半之后RSPO才吊销了印多福的认证证书。同样,RSPO花了3年的时间才对马来西亚最大的棕榈油企业之一——“联邦土地发展局全球创投控股公司”(FGV Holdings Berhad,FGV)旗下种植园涉嫌滥用劳工的指控进行跟进,最终在2018年对其实施了部分制裁。2019年8月,RSPO有条件地取消了这一制裁,结果却在2020年1月又再度恢复了对其的制裁。最终,FGV因为同样的指控,受到了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暂扣令,而RSPO则对此“表达了保留态度”。

In 2008, Indonesia's leading environmental advocacy NGO, WALHI, staged a protest outside a meeting of the RSPO in Bali. One of the issues they wanted to draw attention to was illegal deforestation in West Kalimantan by agribusiness giants like Cargill, who also run several RSPO-certified plantations in the province.
2008年,RSPO在巴厘岛举行会议时,印尼最主要的环保非政府组织印尼环境论坛(WALHI)在会场外举行了抗议活动。 他们想借此让人们关注嘉吉(Cargill)等大型农企在西加里曼丹省非法砍伐森林的行为。嘉吉公司在该省经营着多个RSPO认证种植园。图片来源:Brihannala Morgan / 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阿韦尔贝克(Averbeck)说:“我们并没有看到RSPO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因为它一再允许行为不端的企业成为其成员。”

2019年,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与草根组织(Grassroots)联合发布的一份题为《谁来监督监督者?(二)》的报告发现,自2015年其首份报告发布以来,RSPO“程序中存在广泛欺诈,以及不合标准和私下的保证流程(underhand assurance processes)”的情况并没有任何改进。他们发现,自首份报告发布以来,RSPO采取的行动“严重不足”。

可持续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一个问题是,RSPO尚未实现其推动行业转型、使可持续棕榈油成为“常态”的目标。全球生产的棕榈油中只有19%经过RSPO认证,这意味着全世界消费的绝大多数棕榈油都包含着与森林砍伐、林火、侵犯人权以及其他环境和土地使用问题相关的风险。

即使是已成为RSPO成员并且致力于使整个供应链全面获得RSPO认证的公司,也不能保证其生产出的棕榈油与森林砍伐完全无关。据估计,丰益国际集团通过其子公司控制着全球40%的棕榈油供应链,但它也会从第三方供应商那里购买棕榈油,这就会增加“泄漏”(leakage)风险——即涉及毁林的棕榈油混入认证供应链。

RSPO供应链证书

RSPO有四种棕榈油供应链认证模式。从其中任意一类供应链末端购买棕榈油的制造商均可在其产品上使用RSPO标志。但是,这四种体系提供非常不同的保证水平,因为认证棕榈油在不同类别中所占比例差异很大。只有前两种模式可以保证所有棕榈油均来自RSPO认证的来源。第三种模式只能保证其中某些棕榈油来自认证的来源,而第四种模式允许公司购买RSPO信用额度,但事实上最终产品中使用的棕榈油都不是来自认证来源。

在这四种模式中,只有第一种可以保证追溯到具体的种植园。可追溯性是确保问责的关键因素。但是许多公司,尤其是规模较小的公司,通常使用后两种供应链认证模式,因为它们便宜、简单且耗费更少的劳动。因此,其最终产品中含有非认证棕榈油的可能性更高,但是仍然可以使用RSPO标志。

尽管全球19%的棕榈油来自RSPO认证种植园,但品牌和消费者需求的不足使得大约一半的认证棕榈油最终会与普通棕榈油混在一起被作为普通产品出售——这是另一个问题。推广使用更严格的供应链认证模式,以及增加可持续棕榈油的需求——特别是印度、中国等高增长市场的需求——将是改善生计和防止进一步的环境破坏的关键。

制图: Ed Harrison / 中外对话

种植园身份保护

RSPO认证棕榈油-种植园身份保护种植园身份保护模式(Identity Preserved,IP)是这四种模式中最严格的,要求来自各个RSPO认证种植园的棕榈油在供应链的所有阶段都必须与非认证棕榈油分开存放。在这种模式下,供应链上的每个利益相关者——从榨油厂到精炼厂再到制造商——为了获得认证都需要证明它们的棕榈油是分开存放的。这种体系并未得到广泛使用,从而严重限制了这类棕榈油进入市场的途径。采用这种模式的通常是垂直整合公司,因为公司控制着从种植园到精炼厂的所有环节,能够将最终产品以高价出售给制造商。在这类供应链末端,每种产品中的棕榈油都可以追溯到某个RSPO认证种植者。

认证与非认证分离

RSPO认证-认证与非认证分离

在认证与非认证分离模式(Segregated,SG)下,认证棕榈油在供应链的所有阶段都与非认证棕榈油隔离开。但是在榨油厂中,来自不同认证种植园的棕榈果和棕榈油会混在一起。 因此,尽管不可能追溯到单个种植者,但这种模式仍然可以确保提供给终端用户的棕榈油仅来自RSPO认证种植园。

认证与非认证混合

非RSPO认证棕榈油-认证与非认证混合体系认证与非认证混合模式(Mass Balance,MB)允许供应链中的认证和非认证棕榈油混在一起。这也是那些处理大量棕榈油,并且做出了可持续发展承诺的利益相关者最常用的模式。在这种体系中,炼油厂通常会从上百家榨油厂采购原料,但其中只有部分工厂需要经过认证。虽然炼油厂必须公开其供货厂家的信息,但不必披露其处理的棕榈油总量。这意味着在这类供应链末端只有一部分棕榈油来自RSPO认证种植园,有时候这个比例会很小。产品中使用混合体系棕榈油的制造公司,必须在包装上的RSPO标志上加上“ MIXED”(混合)字样。

证书交易

非RSPO认证棕榈油-证书交易体系证书交易体系(Book & Claim)允许企业购买认证棕榈油信用额度,但不要求它他们从认证供应链实际购买所用的棕榈油。证书交易体系背后的理念是支持和资助那些可能刚刚获得RSPO认证,但尚未获得认证供应链渠道的种植者。因此,这一体系在帮助实现RSPO的目标、推动可持续实践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该体系供应链末端产品中使用的棕榈油不太可能来自认证种植园,但是制造商可以在包装上使用RSPO标志,但必须添加“ CREDIT”(信用额度)一词。

过去16年,RSPO并未取得明显进展,仍然存在许多不足,再加上不少知名非政府组织利用红毛猩猩等动物面临的灾难来唤起人们对森林砍伐的关注并妖魔化棕榈油生产,致使一些品牌选择了另外一种极端的认证形式:不含棕榈油。

无棕榈油认证商标组织(Palm Oil Free Certification Trademark)联合主管贝夫·拉夫(Bev Luff)说:“要保护全世界的热带雨林,只有靠诸多环保团体和企业生产更多不含棕榈油的产品,消费者降低对棕榈油的需求,非政府组织与破坏热带雨林的行为进行斗争,以及使用棕榈油的制造商只选择那些获得‘身份保护’供应链体系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

人们担心的一个问题是,一个地区的可持续生产增长可能会通过某种溢出效应导致不可持续的生产活动转移到其他地区。2020年6月公布并发表在《环境研究快报》(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印尼婆罗洲(即加里曼丹),尽管RSPO认证减少了某些地区的森林流失,却加剧了邻近地区的森林砍伐。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尽管认证机制减少了非法森林砍伐,但似乎有必要采取更强有力的行业行动,确保油棕生产不再是造成森林损失的驱动力。”

Deforestation for Palm Oil by Bumitama in Indonesia
随着印度尼西亚的加里曼丹中部地区已有大片建成的种植园获得了RSPO认证,森林砍伐的前沿已经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在一片已经建成的种植园南边,挖掘机正在清除一块原始泥炭森林,为一个新的棕榈油种植区的诞生做准备。这片区域毗邻丹戎普丁(Tanjung Puting)国家公园,而后者是红毛猩猩等众多濒危物种的家园。图片来源 © Kemal Jufri / Greenpeace

拉夫表示,到目前为止,大约有40家公司通过了“不含棕榈油”的标准认证,其中包括Illumines Skin Card、Earth Sense和Meridian等几个品牌。此外,还有不少企业处于评估的各个阶段。这些工作的一部分是让品牌企业了解那些它们原本并不清楚的棕榈油衍生品。

拉夫说:“对于想要生产不含棕榈油产品的公司来说,了解哪些成分含有棕榈油衍生物并非易事。如果我们经过评估得出结论,一家公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使用了棕榈油衍生物,那么我们会尝试帮助他们找到不含棕榈油的替代成分。”

新兴的替代模式

大多数情况下,由于棕榈油具有种植规模广、产量高、用途多样等特点,往往很难轻易找到替代品,而且那些替代品也同样可能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为了弥补RSPO的不足,非政府组织和行业提出了几种替代方案,但这些方案大多数都将自己视为RSPO认证的补充或以RSPO为基础。

棕榈油创新集团(Palm Oil Innovation Group,POIG)成立于2013年,其目标是通过更高的标准和更严格的审核来超越RSPO。

阿韦尔贝克说:“我们通过一套程序创建了一种能够弥补很多不足的审核方法。”这其中包括要求对整个公司——而不仅仅是对特定种植园——进行认证,以及包括更严格的社会、劳工标准在内的更为强大的审计体系。其实,RSPO在2018年更新其标准时就采用了POIG的许多创新。

阿韦尔贝克说:“POIG证明达到‘无毁林、无泥炭地使用、无剥削’标准是可能的这一点颇具影响,我们成功地倡导并证明更好的实践和负责任生产都是可行的。”

在世界另一端的拉丁美洲,“做对的油棕”(Palm Done Right)一开始做的工作并不是改变行业,而是与厄瓜多尔的小农合作,从有机认证开始开展可持续农业实践。

“做对的油棕”(Palm Done Right)以多种标准作为基础,包括RSPO、美国农业部和欧盟有机认证计划、公平生活(Fair for Life)和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制图: Ed Harrison / 中外对话

“做对的油棕”发言人莫妮克·范·温伯格根(Monique van Wijnbergen)说:“在与具有使命感的品牌和买家进行交流时我们发现,不应该局限于‘有机’这个概念。从那时开始,我们就与RSPO、‘公平生活’( Fair for Life)和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合作,帮助我们改善并推动环境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实际上,范·温伯格根认识到有多项认证比仅有一项更有价值。

她说:“虽然不同认证计划有重叠之处,但对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有帮助。有机认证在种植实践和自然干预方面表现突出。‘公平生活’认证的社区检查机制很强大,而新的RSPO标准采用了高碳储量方法(high-carbon stock approach)。不同的标准各有价值。”

目前,“做对的油棕”与厄瓜多尔200个独立有机种植者合作,种植面积达1万公顷,所生产的棕榈油也符合雨林联盟的可持续农业标准。目前全球满足这一标准的棕榈油产量为55万吨。此外,该标准还同样适用于咖啡、香蕉、可可等其他大宗商品,小农种植园里通常会在油棕的附近或旁边同时种植这些农产品,这是该组织特别关注的重点。

雨林联盟棕榈油部门主管宝拉·登·哈托格(Paula den Hartog)表示:“小型种植户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们的种植面积约占油棕种植总面积的三分之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优先考虑与小型种植户合作,提高他们的适应力,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将他们与全球市场联系起来,为他们开展更加可持续的耕作模式奠定基础。”

尽管雨林联盟的标准与RSPO的标准不同,但两者也有共通之处,在可追溯性方面可以协同发挥作用。

A smallholder in Peru uses a traditional, low-carbon method to transport his oil palm fruit to the mill
秘鲁一位小农使用一种低碳的传统方式将他的棕榈果运到榨油厂。小农场的种植面积约占油棕种植总面积的三分之一。与大种植园相比,它们在生物多样性和可持续管理方面的表现更好。图片来源:Juan Carlos Huayllapuma / CIFOR, CC BY NC ND

正因为RSPO与小型种植户的合作存在的局限性,专注于可持续供应链的英国社会企业Traidcraft Exchange决定让其非洲的小型棕榈油生产者接受“公平生活”认证,这是目前唯一在棕榈油领域开展业务的公平贸易认证机构。

Traidcraft供应链开发和商业支持经理阿利斯泰尔·利百特(Alistair Leadbetter)说:“RSPO看上去并不是一个拥抱小农生产的认证体系。我们觉得与‘公平生活’合作要好得多。我们不反对RSPO,但它不适合我们,因为我们希望关注小型种植户。”

在公平贸易模式中,品牌商为完全可追溯的棕榈油支付溢价,这些棕榈油是根据一系列劳工、社区和环境可持续标准种植的。溢价直接付给当地的农业社区。但是目前,棕榈油似乎只占全球公平贸易商品的很小一部分

企业采取的独立行动

另一个新兴趋势是,具有较大的棕榈油环境社会影响或供应链复杂的大型跨国公司开始对自己的采购进行独立审核,而不仅仅是依靠RSPO或其他认证计划。

中粮国际是中国最大的食品加工商、制造商和贸易商,拥有一份强有力的可持续棕榈油采购政策,要求其所有棕榈油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遵守自己的供应商行为准则。这意味着它们对RSPO的承诺只是其采购工作的一部分。

“我们把认证看做是实现可持续采购的一个途径,但并不是唯一的途径。我们的供应基地地图和风险管理是我们确保兑现承诺的主要方式”,中粮国际可持续发展全球负责人彭薇说。

目前,中粮国际正在与非政府组织ProForest合作,详细绘制整个供应链地图,目的就是对风险进行彻底的分析和管理。他们甚至承诺每年发布一份榨油厂供应商清单。联合利华和蒙德利兹国际(Mondelez International)等其他大品牌也发布了其榨油厂数据。

位于荷兰鹿特丹港的Olenex食用油精炼厂。该炼油厂是由全球两大农产品企业——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ADM)和丰益国际的合资企业,已通过RSPO认证,并且是联合利华最新公布的棕榈油供应商名单中的企业之一。图片来源:Frans Lemmens / Alamy

联合利华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品公司之一,从至少150家炼油厂和油脂化工厂采购棕榈油,而这些工厂又从至少1500家榨油厂采购毛棕榈油。尽管该公司承诺从RSPO和雨林联盟认证的榨油厂进行采购,但他们认为还有必要更好地了解哪些种植园正在向其上游榨油厂出售棕榈果原料,以及它们是否遵循了该公司的采购政策。为此,他们与加利福尼亚的地理空间分析初创公司Orbital Insight达成了合作。

Orbital Insight解决方案工程总监扎克∙杨(Zac Yang)说:“我们会查看数十亿次的手机连通数据。这些数据聚合起来会形成一种流量规律,也就是说:根据卡车驾驶员的活动规律得出实际的采购足迹。”

这项技术帮助联合利华解决了认证流程的一项主要挑战,即对从种植园到榨油厂之间这段供应链上的第一英里进行跟踪。榨油厂通常从多个种植园采购原料,因此生产出来的棕榈油通常混杂了来自可持续和非可持续种植园的的原料。这类技术可以提供更大范围的地理位置数据,从而了解棕榈油供应链的实时信息。目前,Orbital Insight正在寻求与其他全球主要食品和饮料品牌进行合作。

杨表示:“我们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算法结合起来,可以大规模地处理和分析此类问题。这种方法本身更具成本效益,并且可以覆盖到成百上千家榨油厂。”

可持续贸易行动计划(IDH)是一家总部位于荷兰的社会企业。它尝试采用一种新的方式将特定辖区认证为“经审核采购区”(Verified Sourcing Areas,VSAs)。联合利华和百事可乐是最早与该公司合作采用这种方式的两家企业。

IDH高级经理吉多·鲁滕(Guido Rutten)表示:“从经审核采购区采购,你能确切地了解该区域可持续种植情况,还能够知道那里的人们正在努力提高可持续性。不仅是西方国家企业,印度和中国等其他市场也对供应链可持续性,尤其是地域性解决方案有巨大的需求。”

2020_restoration nursery 1_Aceh Tamiang_c IDH
在印尼亚齐省的一处由IDH支持建立的“修复苗圃”,当地的小型油棕种植户和社区正通过这个项目将退化的土地转变为具有生物多样性的农林复合经营农场。在滕古伦村(Tenggulun)附近的这个苗圃已经为30公顷榴莲等经济树种提供了种苗。图片来源:IDH

IDH目前的试点项目集中在印尼亚齐省和印度南部。“经审核采购区”模式注重的是区域性,这意味着在认证区域中种植的任何大宗商品,油棕、可可、咖啡,都遵循相同的标准。

超越认证

有人担心认证机制已达到极限。经过最初几年的强劲增长后,最近几年RSPO的认证可持续棕榈油比例一直停滞在19%左右。达到100%认证的目标看起来似乎与2004年该组织刚成立时一样遥不可及。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金登说:“你永远不会看到全球所有棕榈油都获得认证。”

金登表示,部分挑战源自亚洲的需求增长,它目前占棕榈油消费总量的60%。与欧盟相比,印度、中国或东南亚对认证可持续棕榈油的需求要少得多。欧盟食品工业购买的棕榈油已经有86%获得了认证。

培养亚洲市场对可持续认证棕榈油的需求是前进的方向之一。但是金登认为,提高对已经是RSPO成员的企业提高标准的机会更大。

他说:“RSPO成员中的贸易商覆盖了棕榈油贸易总量的90%。如果我们提出采购可持续棕榈油之外更高的要求,就可能会产生广泛的影响。”

activists with the 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placed a banner under a famous Pepsi-Cola sign in New York
2016年,雨林行动网络的工作人员在纽约一处著名的百事可乐标志下悬挂标语“放弃冲突棕榈油”。这是该机构针对百事可乐的一项长期造势活动的一部分,目的是通过施压使其停止采购与冲突和森林砍伐有关的棕榈油。此后,百事可乐就采取了多项措施改善自己的棕榈油采购战略,包括与IDH合作恢复森林并为印度尼西亚的小型种植户提供支持。图片来源:Walter Hergt / 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雨林行动网络的阿韦尔贝克认为,企业有责任付出更多的努力,尤其是在最近有报道称许多公司已经或即将错失自己的零毁林目标之后。

她说:“企业已经做出了承诺,但它们并未投入资源来实际兑现这些承诺。”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