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投资者认为缺少数据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主要障碍

金融机构必须更好地了解其面对的生物多样性风险,以便通过撤资或参与行动来减少此类风险。
  • en
  • 中文
生活在世界自然遗产斯里兰卡辛哈拉贾山脉(Sinharaja)的巨型绿壳蜗牛。图片来源:Alamy
生活在世界自然遗产斯里兰卡辛哈拉贾山脉(Sinharaja)的巨型绿壳蜗牛。图片来源:Alamy

生物多样性丧失已经成为与气候危机同等紧迫的全球问题。这意味着,金融行业要像避免碳排放一样把扭转对自然的破坏视为一件重要工作。要做到这一点,投资者必须评估并减少对破坏自然环境的项目的投资。但是,目前投资者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在于缺乏公司层面的信息和数据。

挪威政府养老基金(GPFG),也被称为“石油基金”,是一家投资于股票、债券和房地产的主权财富基金,市值约1万亿美元,持有全球74个国家约9000家公司的股份。

目前,我担任首席顾问的GPFG伦理委员会由挪威政府任命,职责是向基金的管理方挪威央行就投资是否符合基金的伦理准则提供意见。如果企业涉及或直接助长了严重的违规行为,包括严重的环境破坏、严重或系统的人权侵犯,以及腐败行为,那么它们会被排除在基金投资范围之外。

GPFG已经开始从以燃煤为主业的企业中大量撤资,这让它走在了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前列。

保护自然,同等重要

显然,我们现在正面临着生物多样性的快速流失,这是一场与气候变化不相上下的危机。

去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发布了《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报告指出,全球约800万种物种中有八分之一处于濒危状态,还有许多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走向灭绝。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最近出版的《地球生命力报告》也记录了类似的令人担忧的生物多样性下降趋势。它发现哺乳动物、鸟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和鱼类的种群规模在1970年至2016年间下降了68%。

100万

全球约800万种物种中有八分之一处于濒危状态,还有许多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走向灭绝。

栖息地和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诸多重要福利,从可靠的水资源到为农作物授粉,再到调节气候。因此,当前这种生物多样性大规模丧失的局面会给企业和经济带来巨大风险。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估算,全球一半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44万亿美元)中度或高度依赖自然和生态系统服务,并将生物多样性丧失列为未来10年的最大风险之一。

十多年来,伦理委员会已经处理过一些企业因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而被排除在投资范围之外的案例。其中包括林业和种植园公司因为破坏了具有重要生物多样性的大片森林而被GPFG排除在外。森林砍伐是对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存续的最严重的威胁之一,特别是在热带地区。

破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自然遗产地(具有独特和普遍价值的自然景观、地质环境、生态系统和/或生物多样性的地点)的企业也被排除在外。此外,伦理委员会还考察了企业在多大程度上参与“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IUU)捕捞的情况,及其捕捞全球濒危物种的程度。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已经在对投资项目对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影响开展一事一议的评估,部分参照了一些国际协议和规范,比如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所列入的物种,以及世界自然遗产地或《拉姆萨尔湿地公约》所定义的国际重要湿地等。

我们的建议通常主要针对给稀有和脆弱、具有高保护价值的物种和生态系统造成的风险。然而,生物多样性加速丧失的局面要求我们采取以同性的应对措施。

识别生物多样性风险

生物多样性数据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一个主要问题,它们往往因地而异。当我们评估生物多样性丧失风险时,例如将森林变为种植园的过程中,我们会考察森林砍伐的规模。是否大面积森林将被清伐?我们会努力查清企业获得授权的区域是否与已知拥有丰富生物多样性的区域相重叠,以及可能带来的后果。濒危物种的栖息地会消失吗?企业在采取哪些措施来预防和减轻影响?

但是许多企业不愿意共享信息,让评估变得更加困难和耗时。投资者应该要求企业提高透明度,提供有关其业务如何影响生物多样性的具体信息。

我们的委员会现在正在研究是否要扩大对投资对象的排查依据,将公司活动对世界自然遗产地以外其他具有较高保护价值的保护区所构成的影响也纳入到考察范围中来。此外,我们还在调查上市公司可能参与的濒危野生动植物贸易。

我们注意到,投资者已经越来越意识到采取生物多样性行动的必要性,有一些目前正在与企业共同应对生物多样性丧失,另一些则正在合作发起相关倡议。投资者需要了解和评估其投资对象和投资组合在多大程度上会造成生物多样性丧失,以及这可能造成的影响。换句话说,我们的投资对生物多样性造成了多大的损害?我们的投资又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生物多样性?我们意识到数据专家和数字追踪技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能够为这类评估提供帮助。

一旦金融机构更清楚地了解自己所面临的生物多样性丧失风险,就可以采取措施来控制这些风险,无论是通过撤资或介入。在这方面,我们拥有一些影响力。威胁拒不向一些企业提供资金已经被认识到能够对企业构成声誉和财务风险,并已被证明能够推动企业的行为改变。但是,如果企业的商业理念本身与保护生物多样性相冲突,那么要影响它的行为并不容易。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