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暗流汹涌的缅甸翡翠开采

不规范的翡翠行业发展,正在改变缅甸的地貌,并将矿工们置于致命的山体滑坡威胁之下。
  • en
  • 中文
缅甸北部帕甘镇,一群矿工为了寻找翡翠正在挖掘一个矿渣堆。图片来源 © Hkun Lat
缅甸北部帕甘镇,一群矿工为了寻找翡翠正在挖掘一个矿渣堆。图片来源 © Hkun Lat

33岁的艾伊(Aye Yi)14岁起就在缅甸的翡翠矿上工作。她说:“滑坡是在所难免的。这工作有风险,我们都知道。我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滑坡,但是肯定会发生。”

今年7月2日,缅甸帕甘镇(Hpakant)附近发生了一场该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塌方事故,造成至少175人死亡。发生事故的是一堆被挖土机挖掘出来的废弃土方,经过暴雨的冲刷,其土质结构已经变得松散,而发生塌方时,一群临时矿工正在翻检这堆土方。滑落的泥石裹挟着数十人落入下面的湖中。

一辆来自附近工业翡翠矿的翻斗卡车正在倾倒尾矿,而一群非正式矿工正守候在一旁。图片来源 © Hkun Lat

尾矿倾倒完之后,这些矿工便蜂拥而上,翻检着渣土,寻找漏网的翡翠。这种环境很危险,经常会有人员伤亡。图片来源 © Hkun Lat

缅甸环境部长翁温(Ohn Win)却谴责这些贫困、绝望的移民矿工,认为是他们的“贪婪”导致了这场灾难。也有人指出,缅甸政府在执政的五年内没有对翡翠行业进行有效监管,因为这样做会触及军方在翡翠贸易中根深蒂固的利益。

官方无力或不愿对翡翠行业进行监管,这一点从其未能制定和执行环境法规就可见一斑。2017年,缅甸政府委托有关方面制定了一份全新的采矿业环境管理计划,但至今仍未实施。卫星云图显示,随着翡翠供应越来越少,采矿企业也越挖越深,挖掘机恨不得把山劈开一样,导致帕甘及周边地区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森林砍伐和地貌破坏问题。

卫星影像显示,过去三十年间,帕甘镇的地貌因为翡翠开采而发生了巨大变化。1990年图像来源:Google Earth,Landsat/Copernicus;2020年图像来源 © Maxar Technologies,CNES/Airbus

艾伊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帕甘根本不是这个样子。那些我们曾经仰望的山峰如今已经被一堆堆采挖出来的渣土所取代,而有些山峰则变成了断崖。”

随意排放的废水也带来了其他破坏性影响,比如洪水的频率和强度不断增加,当地水源也遭到了污染

强大的既得利益群体

在海外市场需求的驱动下,缅甸的翡翠行业蓬勃发展,并形成了一个地下贸易网络。这个网络还通过与缅甸军方以及军方的对手克钦独立军建立了联系,打通了出口关节。

“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是一家致力于揭露腐败和环境破坏的民间组织。该机构政策顾问基尔·迪茨(Keel Dietz)解释说,缅甸军方、少数族裔武装团体、准官方边境守卫都与翡翠贸易商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翡翠走私出境。迪茨(Dietz)说,敌对的两方人员甚至偶尔也会一起将翡翠运到中国。

克钦邦北部的帕甘是缅甸主要的翡翠矿区。 像那里的许多矿工一样,现年28岁的哥泰(Ko Htay)通常在公司上班,但6月至10月的雨季期间他就自己找事做。 他希望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挖到漏网的翡翠,这样就可以拿到黑市上换来大笔的钱。

帕甘镇的山峦因为工业翡翠开采而变得满目疮痍。图片来源 © Hkun Lat

矿工的困境

哥泰说:“在翡翠矿工作完全靠运气。你也许会挖到一块宝石,然后一夜暴富。也有可能几十年什么都捞不到。”

他说:“在淡季,我们就用手钻采矿。尽管日子真的很艰难,但我仍然选择在这里追逐梦想。我想让我的家人,我的儿子过上好日子,死了我也不在乎。”

采矿留下的一堆堆山一般的渣土堆。图片来源 © Hkun Lat
山体滑坡经常发生,特别是在雨季,许多非正规矿工转而在矿渣堆上为自己工作。图片来源 © Hkun Lat

艾伊的感受则不同:“说实话,我真的很想离开这个地方。” 她告诉我们,她的父亲曾经找到过一块品相不错的翡翠,却没有意识到它的价值。他以2000缅元(1.5美元)的价格卖掉了它,却得知它随后就以8万缅元(62美元)的价格被转手卖掉了:“我爸爸因此三天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翡翠走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矿区卡车司机告诉我们,翡翠一般都在晚上运输,而且很多都运往中国。

像许多人一样,他在中缅合资企业工作。据他说,当地的矿业企业基本都是这种结构。虽然法律并不承认外资所有权,但大多数公司都是中国投资者支持的合资企业,这一点人们心知肚明。 2015年,全球见证在《翡翠:缅甸的国家秘密》这篇报告中证实,这样的企业结构在当地的确很普遍。

这位司机解释道:“如果我们挖到了大约30颗优质矿石,那么可能只有几颗会留在缅甸,其余那些价值千万、甚至百亿缅元的则会被运往中国。”他说,他所在的公司一般每周向中国运输一批翡翠。但是如果发现了特别有价值的翡翠,就会立即发往中国。

翡翠销往中国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缅甸首都内比都(Naypyidaw)的官方商场、二是曼德勒(Mandalay)的正式/非正式市场、三是直接运往边境。

迪茨说:“将翡翠运出境其实并不困难。”

缅甸翡翠产量占全球的90%,翡翠矿石一般在晚上被走私到境外。图片来源 © Hkun Lat

《外交官》(The Diplomat)杂志引用2019年自然资源管理研究所Natural Resource Governance Institute)的报告称,缅甸的翡翠产量占到了全球总量的90%,其中大部分直接出口。不过,即使是在合法的销售过程中,也会为了系统性避税而经常出现高价低报的欺诈行为。

“大多数翡翠行业都是非法运营”

克钦邦开发网络集团(Kachin Development Network Group)的史蒂文·瑙敖(Steven Naw Awng)表示,即使是合法企业“也会参与跨境翡翠走私”,并声称“大多数翡翠行业都是非法经营的”。

他说:“军官和翡翠开采企业与当地官员达成了”协议“,能够顺利把翡翠运到境外的客户手中。”他补充道,缅甸掸邦木姐县的一个大型官方边境哨所就是翡翠进入中国云南的一个主要通道。

迪茨说:“过去五年,缅甸政府一直未能有效减少走私或对这一行业进行更广泛的管制。”他补充说,一旦非法走私的翡翠离开缅甸,“就能在国外取得合法地位”。

花样繁多的逃税途径

内比都是缅甸合法翡翠行业的重要枢纽,中国买家在那里主要通过限制性招标或公开拍卖的形式来竞购。 迪茨估计,内比都的商场每年售出价值数亿美元的翡翠,不过这只占翡翠交易规模的一小部分。据全球见证估计,2014年该行业的总交易额达到310亿美元。

在内比都,即使是合法翡翠交易中也会夹杂着非法活动。2015年,全球见证在《翡翠:缅甸的国家秘密》报告中指出,为了避税,商场里销售的翡翠有60%都是被卖家自己买走的。卖家还会有意把翡翠切割成不太值钱的样子,从而降低应缴税额,等运到中国后,才显露出它们真正的价值。

运入中国的玉石大多是未经加工的原石。缅甸缺乏能为玉石增加巨大价值的精加工能力。一些专家认为,缅甸如果发展自己的翡翠加工业,走私活动将大幅减少。图片来源 © Hkun Lat

受新冠疫情影响,内比都的翡翠商场被关闭了。迪茨认为,今年的翡翠走私量会更大。

曼德勒的许多旅游市场也出售翡翠。迪茨说,曼德勒也有一些非法市场充当“翡翠走私的主要站点”。

他解释说:“买家可以亲自或以虚拟形式进入私人市场,然后飞回家,等待他们的翡翠到来。”

最终成品

缅甸克钦族商人迪拉(Di Lar)就是一位翡翠贸易商,他住在中国云南,也就是翡翠出口的目的地。他经常会回到缅甸,因为他在帕甘有自己的翡翠生意,规模虽然不大,但有官方颁发的执照,他手下还有20名矿工。

迪拉表示,很难估计有多少公司在充当中国商家的“门面”,因为很多都只能通过数字来识别。根据全球见证 2015年报告中一位业内人士的估计,大型翡翠公司有70%的资金来自中国。迪拉认为,像他这样的小企业中,有10%至20%都有中资的支持。他表示,有的中国企业通过缅甸人的身份来逃避外国人不得进入帕甘从事翡翠交易的禁令。

中缅边境的云南省瑞丽市的市场上,一位买家正在检查翡翠石的品相。图片来源:Alamy

尽管有一些非法翡翠贸易,但迪拉表示,近年来翡翠都是通过合法渠道进入中国市场的。据他说,这些翡翠会被运往卢伊杰(Lweje)和甘贝代迪(Kanpitetee)等克钦邦的边境小镇,通关后被送到云南瑞丽、滕冲和盈江这三个翡翠贸易重镇。缅甸的翡翠出口并没有因为新冠疫情的限制而中断,因为仍有个别矿工在继续寻找翡翠。

提升产品附加值

缅甸缺乏翡翠精加工能力。迪茨说:“缅甸在翡翠供应链中的角色还停留在最初的开采阶段。”他认为,如果缅甸发展自己的翡翠加工业,走私和逃税现象将会大幅减少。

瑙敖说,缅甸应该采取有力措施,暂停所有大规模采矿,直到找到恰当的政治解决方案,确保当地克钦族社区从其自然资源中受益。

他说:“人们在想,‘哦,缅甸政府正在进行改革”。但是翡翠行业仍在军队的控制之下。我认为这不属于经济发展范畴。我们也没有合适的政治解决方案。”

目前为止,无论是当地的民众,还是缅甸的整体经济,都未能从翡翠矿的开采中获益。图片来源 © Hkun Lat

迪茨表示,中国可以“更加严厉地打击走私,加强边境管制,以及加大反洗钱力度”,包括确保“翡翠走私者无法使用微信钱包和支付宝之类的数字支付系统”。

“中国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巨大的经济体量让他们的企业可以在边境地区开展各类合法/非法经济活动,而大部分其他国家的企业却被关在了门外,”迪茨说,中国应该利用其在缅甸和平进程中的影响力,鼓励达成资源共享协议,使克钦邦当地社区从翡翠产业中受益。

矿工哥泰表示,尽管翡翠本身价值不菲,但是这个行业却没能帮助缅甸取得发展,这着实令人感到悲哀。 “尽管翡翠是我们国家的资源,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工作,但是一切都没有太大改变。”他说, “从中获益的只有富人、将军和外国商人。”

特别声明:本文中的所有图片均受版权保护,可以与文章一同进行转载,但不能独立于本文使用。署名信息不得更改。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