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比荷三国企业竞逐阿根廷航道项目 - 中外对话
商业

中比荷三国企业竞逐阿根廷航道项目

连接南美五国的巴拉那-巴拉圭水路阿根廷段正在寻求疏浚拓宽,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公司表达兴趣,环保问题成关注焦点。
  • en
  • 中文
货船在巴拉那-巴拉圭水路上的重要停靠站圣尼古拉斯·德·洛斯·阿罗约斯装货。图片来源:Henri Martin / Alamy
货船在巴拉那-巴拉圭水路上的重要停靠站圣尼古拉斯·德·洛斯·阿罗约斯装货。图片来源:Henri Martin / Alamy

已有5家公司表示有意接手巴拉那-巴拉圭水道阿根廷段的疏浚、信号和维护工作,目前该河段的特许经营期限只剩下不到一年。

大约25年前,总长3442公里的巴拉纳-巴拉圭水道流经的五个国家(巴西、玻利维亚、巴拉圭、阿根廷和乌拉圭)正式同意就这条货物出口重要通道的疏浚、信号和维护进行合作。根据官方数据,这条水路运输了阿根廷75%的对外贸易货品(主要是大豆和谷物)。

罗萨里奥证券交易所(the Rosario Stock Exchange)经济研究主管胡里奥·卡尔扎达(Julio Calzada)说:“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像这里[阿根廷段]一样,有29个港口码头集中在一段70公里长的岸线上,如此多的大豆及其衍生产品,如豆粉、食用油和生物柴油在那里往来。”

新的特许权将寻求加深和拓宽这条水道,环保人士和附近社区对此感到忧虑,要求进行环境影响评估。

巴拉那-巴拉圭水道的国际吸引力

维护这条航道的特许权于1995年被授予Hidrovia S.A公司,这是一家由阿根廷Emepa公司和比利时Jan de Nul公司共同成立的企业。原合同为期只有10年,但经过多次有争议的修改和延长后,将于近期到期,新的国际招标工作必须在2021年举行。

目前有五家公司表达了竞标兴趣:比利时疏浚国际公司和Jan de Nul公司(该公司放弃了原有合作伙伴Emepa,Emepa总裁加布里埃尔·罗梅罗涉嫌为延长特许经营权而行贿);荷兰企业Boskalis公司和Van 公司;以及上海疏浚有限公司。

这家中国公司以前在阿根廷做过工程,包括疏浚马丁加西亚运河、布宜诺斯艾利斯北运河以及通往布宜诺斯艾利斯港口的水道,而其母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CCCC,简称中国交建)仅在拉丁美洲就负责50多个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最近,阿根廷的交易中心罗萨里奥证券交易所与其他行业机构一道出资撰写了一份尚未发表的报告。该报告建议采取措施提高这条水上高速公路的效率,其中就包括加深和拓宽航道。

目前巴拉那-巴拉圭水道上运营的船只最多可装载48000吨货物。卡尔扎达说,按照计划,完工后,这条水道将可以通行“超巴拿马型”船只。“超巴拿马型”指的是超过了巴拿马运河通行标准的船只,其载重量可达7万吨。

“拓宽和加深航道,以及建立等候区和货物转运区,将减少30%的航行时间。增加载货量将降低货物的单位运输成本,”他解释道。

历史性下降

巴拉那河的水位和流量发生了历史性的下降,这影响了其通航性和港口运行,以及沿海生态系统。专家指出,气候变化、土地利用变化( 与水文变化有关)和上游筑坝是主要原因。

阿根廷港口委员会(the Argentine Port Council)前主席安赫尔·埃利亚斯(Ángel Elías)说,这些问题远不是暂时性的,可能会加剧。“整个供应链陷入困境,生产被推迟。此外,这些船只的载客量比正常情况下要少得多,在阿罗约塞科地区出现了结构性坍塌,延误了到达装载点的时间。”

埃利亚斯说,这些问题表明必须对水路进行整治。如今,它“太小了”,需要采取措施改善未来20年的状况。他补充说,这甚至会提高阿根廷的出口能力。

然而,对埃利亚斯来说,这条水道不但是一条战略后勤走廊,而且“应该是一个社会一体化的系统,不仅服务于出口,而且也服务于沿途各省的经济发展”。

他说:“关于谁能从水路获得收入这个问题需要展开一场辩论。”

埃利亚斯说,升级后的航道还必须有私营部门参与,以及国家和省级政府更多的介入。这与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总统的声明一致。费尔南德斯上任时曾表示,这条水道将由各省管理。

中资参与

中国对阿根廷经济的参与不断扩大。今年4月,中国取代巴西成为阿根廷的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对阿根廷的兴趣主要集中在食品和原材料的供应上。

埃利亚斯指出,无论中国交建最终是否中标,中国在这条航道上的强大存在早已不容忽视。“(中国)有自己的船只,有港口,有挖泥船,还有一个围绕粮食生产而建构的地缘政治愿景。”

中国国有企业中粮集团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中粮集团收购了尼德拉和来宝,成为阿根廷最大的粮食出口商。巴拉那-巴拉圭水路是南美洲贸易集团——南方共同市场大多数农业出口商的门户,与许多公司息息相关。

阿根廷—中国商会前执行董事埃内斯托·费尔南德斯·塔博阿达(Ernesto Fernández Taboada)说:“上海疏浚对水路特许经营权的兴趣不难理解,因为中国疏浚企业在这类工程上做得非常好,而且对阿根廷来说,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至关重要。”

环境关切

环保组织和这条水路沿线的居民都关心这一工程对环境的影响,特别是水路的加深和拓宽。

埃利亚斯说:“必须进行一个非常重要的环境影响评估,不能靠想象就认为这对环境毫无影响。”

同样,工程师埃尔巴·斯坦西奇(Elba Stancich)警告说:“巴拉那河的污染物都被封在河底的沉积物中,但随着疏浚的进行,所有的污染物质又回到了水体中。”

从太空看到的巴拉那-巴拉圭水路。图片来源:NASA

斯坦西奇也是环保组织Los Verdes的负责人,他说:“我们必须看看河道是如何加深的,这些沉积物会如何处理,因为它们可能含有重金属,谁来控制它们?”

评估河流疏浚量增加对湿地的影响也很重要。斯坦西奇说:“任何对冲积平原的干预都会产生影响,但我们必须研究这种影响的规模。”他还补充说,监督也是一个主要问题。

“本应设立监管机构对之前工作进行监督,但这个机构却从未建立起来,一切都交给了企业。这就给今后的环境影响报告定义基线水平带来了难度。这非常令人担忧,是国家的失职。”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项目网站中拉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