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中国可以助力拉美绿色经济复苏

肆虐的新冠疫情也许会推动拉美地区经济体脱碳化进程,帮助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 en
  • 中文
中国制造的电动公交车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拉美街头。图片来源:Alamy
中国制造的电动公交车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拉美街头。图片来源:Alamy

新冠肺炎疫情不仅让拉美遭遇了一场重大的公共卫生挑战,同时还带来了一场迫在眉睫的严重经济危机。但是,这也让拉美有机会通过绿色刺激措施应对危机,特别是中国的帮助下,实现低碳经济转型。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委员会(ECLAC)指出,受新冠疫情影响,拉美地区即将迎来一场严重衰退,该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下降1.8%至4%,经济收缩幅度超过预期。

这种情况将迫使拉美各国政府采取各种措施来刺激经济,无论是利用本国资源还是吸引外商投资,都可以用来推动该地区更大规模的气候行动。

中国是许多拉丁美洲经济体的主要贸易和投资伙伴,中方投资大部分集中于石油和采矿等高碳行业项目。由于国际原油价格暴跌,石油行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亏损。这一背景下,将投资转向绿色替代领域或许能够帮助拉美经济复苏、减少污染排放。

在不久的将来,石油领域的资产投资将变得毫无价值。

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自身的复苏情况,因为中国也是在疫情拐点出现之后才开始逐步恢复社会经济活动。中国的对外投资能力和拉美国家(很多都依赖重污染行业)政府的政治意愿将决定他们能否沿着可持续发展之路走下去。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气候与能源负责人、前秘鲁环境部长曼努埃尔·普尔加·维达尔(Manuel Pulgar Vidal)指出:“拉美经济刺激计划都必须考虑气候和自然因素,各国应该将重点放在可持续农业、清洁交通和削减化石燃料等危害环境的活动上。”

绿色刺激措施应对危机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虽然不及本次新冠疫情的预期波及范围,但是却促使中国通过投资、金融和贸易成为拉美经济的重要参与者。2009年至2010年,拉美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从-1.9%大幅攀升至5.8%。

拉丁美洲物产丰富,尤其是大豆、石油、铜矿和铁矿这些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源。这种资源兴趣很快发展成了政治同盟和主要集中在采矿和能源领域的投资关系。

智库机构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亚洲与拉美项目总监玛格丽特·迈尔斯(Margaret Myers)表示:“中国可能会像在2008年时一样采取刺激措施。经济刺激将通过绿色行业的知名企业进行传导,投向基础设施、运输和能源,降低城市排放。”

过去五年,拉美地区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运输等绿色行业已经取得了增长,而中方投资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其中,中国的电动公交车和大型清洁能源项目(例如阿根廷北部的Cauchari 光伏园区)表现尤其突出。

由中国技术和资金参与的拉美最大太阳能电站—考查里(Cauchari)太阳能电站。图片来源:费尔明·库普/中拉对话

2016年,中国外交部在《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中承诺,要加强环境保护和气候变化领域的双边合作。而上述项目均符合这一承诺。尽管如此,对自然资源和能源的投资兴趣依然占据主导地位。

阿根廷国家与社会研究中心(CEDES)研究员莱昂纳多·斯坦利(Leonardo Stanley)认为:“拉美必须放弃‘采攫主义’的发展模式。该地区各国政府可以利用已经从中国获得的知识,特别是可再生能源领域的知识。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绿色刺激的挑战

中国要在拉美地区牵头推动绿色刺激计划,就必须首先克服国内那些限制了其境外投资能力的经济挑战。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前四个月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6.8%,是自1992年有季度统计数据记录以来的最糟糕表现。国际货币经济组织(IMF)预计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为1.2%,2021年有望攀升至9.2%。

迈尔斯表示,中国在拉美经济复苏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决定着复苏的规模和速度,但是想要重现2008年的成绩是不可能的。她说,中国是否愿意帮助拉美将成为另外一个决定因素。

波士顿大学和美洲对话组织的分析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主要负责国际投资的两家银行已经连续第四年减少对拉丁美洲的贷款。但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即公司以绿地项目、并购或收购形式进行的投资——仍在持续增长。

迈尔斯表示:“2008年时,中国是拉丁美洲复苏的关键。鉴于当前双边关系,中国无疑将再次在这场新危机中发挥重要作用。不过,这次的挑战却是完全不同的。”

2月,中国商务部与国家开发银行公布了一个全新的项目融资渠道,主要面向受疫情影响的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项目,将对符合“高质量”、“法律合规”和具有“可控风险”等条件的项目给予支持。

4月30日,全球265个民间机构共同呼吁资金应全部流向那些能够避免对人类、生物多样性和气候产生负面影响的项目。

如果拉美国家继续出口高碳产品,恐怕会遭到市场冷遇。

另外一个主要障碍是,尽管一些石油旗舰项目面临巨额损失的风险,但一些拉美国家政府在对非污染项目进行取舍时仍不够坚定。例如,阿根廷和墨西哥似乎仍然寄希望于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经济复苏。

斯坦利说:“目前,我们尚未看到各国政府对推进清洁能源结构和一个无化石燃料的未来抱有太大兴趣。但是在不久的将来,石油领域的资产投资将变得毫无价值。”

拉丁美洲、亚洲、欧洲和美国的多个经济体都已经开始探索应该使用哪种经济刺激措施

1000多名环保人士、研究人员和公民签署了一封致美国国会的公开信,信中呼吁采取一系列绿色刺激措施。与此同时,欧洲理事会也呼吁将绿色转型纳入经济恢复措施。此外,还有一些声音呼吁通过公共基金改善民生,对“民众进行救助”。

“我其实不太想说‘利用当下这个时机’,因为当下太可怕了。”美国智库机构“以数据推动进步”(Data for Progress)资深研究员、致美国国会公开信的起草者之一查米金(Mijin Cha)说,“但是我们都知道政府迟早会出台经济刺激政策,所以我们得确保它能通过投资,扶植低碳产业,打造更公正的未来。”

实现碳中和

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的目标是在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2°C范围内。为此,温室气体排放必须尽快达到峰值,并在2050年时降至零。

美洲开发银行(IDB)的一份报告显示,拉丁美洲实现净零排放转型从技术层面上来讲,是有可能的。无碳发电、工业和交通运输行业的电气化、以及能源效率提高都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要素。

除此之外,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一份报告,如果拉美能源和运输行业到2050年能够实现净零排放,每年将为该地区节约资金6210亿美元,创造77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

美洲开发银行(IDB)气候变化部高级经济学家艾德里安•沃格特-席尔布(Adrien Vogt-Schilb)表示:“经济脱碳意味着社会向健康、绿色、有韧性和更平等的方向积极转变。 但是,对于碳中和在技术和经济上的可行性,我们仍然缺乏认识。”

根据ECLAC的分析,包括拉丁美洲国家在内的大多数国家的减排计划(即国家自主贡献)仍然达不到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要求。按照原来的计划,各国要在格拉斯哥气候谈判期间提交各自的减排目标,但是由于大会延期,现在各国需要提出新的、更加雄心勃勃的承诺。

4月,智利成为第一个在国家自主贡献预案中提出全新减排目标的拉美国家。该国政府承诺在2025年达到排放峰值,并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与最初提案不同的是,智利本次提出的新目标不再以获得国际资金为先决条件。

普尔加·维达尔(Pulgar Vidal)表示:“制定合理的气候规划是因为经济形式发生了变化,与《巴黎协定》无关。如果拉美国家继续出口高碳产品,恐怕会遭到市场冷遇。”

“但我们拉丁美洲仍然还没有明白这一点。”

本文原载于中拉对话。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