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港口建设遇阻,斯里兰卡被迫对华“求援”

与中方投资者签订的新协议将为汉班托特港引入更多的资金,但斯里兰卡急需提升自身的造血能力,乌迪达·贾亚辛格写道。
  • en
  • 中文
图为2010年的马加普拉·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港。图片来源:Dhammika
图为2010年的马加普拉·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港。图片来源:Dhammika

中国投资者曾经满怀信心,打算将低调的斯里兰卡南部小镇汉班托特改造成一个重要港口和投资区,但是如今这个计划却遇到了很多问题,比如港口贸易萧条、斯里兰卡债务问题恶化、附近居民抗议现有投资区扩大等等。

该项目官方名称为马加普拉·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港。这个以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名字命名的项目在其所在小镇原有港口的基础上改建成了深水港,并于2011年正式投入运营。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执政风格强硬,在2015年下台之前一直致力于推动斯里兰卡与中国的密切合作。

截至目前,中方已向港口及20平方公里港区建设投资12亿美元,而中方对斯国基础设施项目投资累计达到60亿美元。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推动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海陆两线的跨区域贸易与互联互通。与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和孟加拉国的吉大港一样,汉班托特也是该倡议重要的一环。仅未来五年,中国就计划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7500亿美元。


通往机场路上的一块广告牌上写着“拉贾帕克萨总统万岁”。图片来源:Chathuri Dissanayake

债务问题如何解决?

不过有人担心,中国投资的很多汉班托特基础设施项目前景并不看好,甚至可能给政府带来严重损失。

在其后半段任期中,拉贾帕克萨总统因不断为其家乡汉班托特引资,建设一些并无价值的项目而备受指责。目前这一地区已经有一座扩建了的港口、新机场、会议中心、和一个板球体育场,几乎所有的设施都没怎么被使用过。

拉贾帕克萨也因为将大把的钱花在意图不明的基础设施项目上而在2015年1月的大选中意外落败。新任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虽然赢得了选举,但却要面对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斯里兰卡的负债率已接近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的80%。

评级机构穆迪今年8月警告称,2019到2022年间斯里兰卡需要偿还的贷款总额为138亿美元。为帮助斯里兰卡管理债务问题,2016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同意向该国提供15亿美元的紧急援助

此外,斯里兰卡政府也向中国政府寻求帮助,希望能将与中方的未偿债务转换成项目股权。

2017年,在经过5个月的讨论后,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 Port Holdings,简称CMP)与斯里兰卡方面签署协议,以11.2亿美元的价格接手汉班托特港。此外,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还同意再向港口运营增资6亿美元。

但是这项交易计划却遭到了反对派与港口工人的强烈批评,他们担心可能会因此将项目土地控制权与安保工作拱手让给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

迫于压力,斯里兰卡政府同意成立两家由斯里兰卡港口港务局(SLPA)和招商局港口控股公司共同所有的企业。

这样就可以保证项目土地不会被直接租赁给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斯里兰卡港务局主席帕拉克拉马·蒂萨那雅克博士表示,10年之后,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将会把名下股份的20%转让给斯里兰卡港务局,从而使该国对该项目的持股份额增加到50%。

项目协议于今年7月底正式签订,但是批评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并最终导致总统于今年8月下令解除了司法部长维杰达萨·拉贾帕克舍的职务。


当地游客在空置的汉班托特港会议中心参观拍照。 (图片来源:Chathuri Dissanayake)

如何扭转港口运营颓势?

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最早在今年11月份就可以启动汉班托特项目。蒂萨那雅克表示,鉴于港口目前糟糕的表现,可能无法在短期内获得额外的投资。

他表示:“2015年港口船舶仅停靠过19艘船只,2016年为14艘,而今年截至6月份停靠的船只只有10艘。仅仅拥有一个港口或者靠近关键航线还是不够的,必须有一个国际专业机构来引导,以吸引更多的船只、服务和投资。而这正是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能够做到的。”

中方投资者也表示,有信心通过刺激20平方公里港区的投资发挥港口在中国“一带一路”规划中的战略区域优势,扭转港口发展颓势。

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杭天表示:“我们希望将汉班托特港口建设成一个重要枢纽,将周边国家和整个世界都联系在一起。这不仅是斯里兰卡的国家愿景,同时也是我们运营方的使命。”

杭天表示,按照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现有的商业规划,未来汉班托塔港的发展将以包括港口服务、商业孵化器、综合物流和船舶供应和服务在内的多项业务为基础,吸引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此外,该公司还考虑通过与中石化或中石油合作,提供燃料贮存服务。

杭天指出,港口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发展地区船运业务的理想之地。“我们希望,南亚和非洲,尤其是东非地区,未来能够成为又一个世界工厂。斯里兰卡恰好可以同时覆盖这两个临近的内陆贸易区,帮助上述地区25亿人口实现经济转型。”

斯里兰卡国有投资委员会负责人曼格拉·亚帕指出,有两家中国企业正计划投资25到30亿美元共同在此建立一家炼油厂,不过他并未透露这两家企业的具体名称。

今年8月,当地大型企业Laugfs Gas与中国进出口信用保险公司(Sinosure)签订了8000万美元的汉班托特3万吨级液化石油气进出口码头融资合同,成为斯里兰卡首个获得融资的私营企业。该码头建成后将成为南亚地区规模最大的液化石油气进出口码头。

尽管亚帕(Yapa)承认目前的项目规划仍然比较“混乱”,但他也表示:“从发展角度来看,码头和工业园区必须成为一个紧密协调的整体。有了工业园区,才会有需求。”

“一切都必须按照规划来,通过扩张我们能在附近建立新的工业园区。”

一个本就步履维艰的项目却还要继续进行扩张,可能这才是一些汉班托特居民真正担心的问题。

项目扩张引发当地居民担心

马拉提·维克拉玛格一家住在附近的博拉伽马(Beragama)村,这里也属于汉班托特区。她的亲戚大多数也都住在附近,走路就能到,家不远就是自家的水稻田。与很多当地人一样,她的祖先一个多世纪以前来到这里定居。汉班托特地区平原广布,拥有其他地区难以企及的充沛水源,可以说是理想的水稻产地,吸引了很多人在此定居。

今年早些时候,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拉马辛哈与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易先良共同出席了中-斯工业园区的奠基仪式。就是在那一天,马拉提眼看着邻居们与维护秩序的警察发生了冲突,因为这个15000英亩的工业园将会包围整个村庄。

这个项目将由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管理,独立于现在由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管理的20平方公里港区。

马拉提热情好客,为每一个来到家里的客人奉上一杯加糖的热茶。但是一提到这个新的工业园区,她就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她说:“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谁都没有权利夺走我们的土地。我们该去哪儿?就让他们来吧,反正我们是不会走的。”

据了解,已有近2000户当地居民聚集在寺庙周围抗议工业园区的建设计划,并一度与政府形成对峙。

目前,工业园区只是完成了奠基仪式,受抗议活动影响,政府还未宣布下一步进展计划。不过,预计这一情况不会持续太久。


孩子们在一块中方投资的1.5万亩的村里玩耍。 (图片来源:Chathuri Dissanayake)

平衡各方利益

斯里兰卡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对外投资的主要受益方。然而斯里兰卡的经验表明,借款建设大规模项目不仅会带来经济风险,将大量资源耗费在利用率很低的基础设施上也会带来潜在的环境风险。

尽管如此,经济学家、Verite研究智库负责人尼尚·德·梅尔博士仍然认为,斯里兰卡重启汉班托特项目和另一港口项目的谈判说明,斯中关系正朝着积极方向发展。

“许多人认为,中国的投资是斯里兰卡经济的生命线,其实没到这个地步。”

他指出,2010年和2016年,中方资金都只占斯里兰卡贷款总量的3%。出现变化的只有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对斯贷款比例,2010年该机构的对斯投资额几乎为零,而现在的贷款投资比例已经达到了斯国的6%。其实,国际金融市场才是斯里兰卡外资投资的最大来源,占比44%。

尼尚·德·梅尔博士还指出,中国投资14亿美元建设的科伦坡港口城市项目就是中斯双边关系发展的一个例证。

2015年该项目被新政府叫停。鉴于该项目受到一些社会与环境方面的批评,2016年8月双方就项目协议重新展开谈判。港口运营方中国港湾(China Harbour)同意为当地渔民的生计项目投资320万美元,并放弃追讨因项目停工、工程延期造成的损失。

然而,德·梅尔博士指出,对斯里兰卡这样负债累累、并且在不同形式上依赖中国和印度的小国来说,提高管理能力和可持续标准才是解决利益冲突最关键的因素。

他表示,这就要求斯里兰卡“在决策时要坚守自己价值立场和原则,这样才能保持决策的一致性和责任性,而不会被看作是在站队。”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斯里兰卡必须付出更多努力。”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