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港口城: 斯里兰卡“下一站香港”的梦想与现实

特区会带来斯里兰卡渴望的现代化与繁荣,还是增加近海资源环境负担?带着疑问,刘琴走进了科伦坡港口城的工地。
  • en
  • 中文
挖沙填海而成的港口城工地。按照计划,这里将建起国际金融中心、会展中心、购物中心、酒店、公寓、国际学校和医院。图片来源:CHEC Port City Colombo (Pvt) Ltd
挖沙填海而成的港口城工地。按照计划,这里将建起国际金融中心、会展中心、购物中心、酒店、公寓、国际学校和医院。图片来源:CHEC Port City Colombo (Pvt) Ltd

虽然还是季风期,不适宜施工,但项目方不敢有丝毫懈怠,两艘挖沙船24小时作业,把三四十公里之外的海沙运送到施工场地。繁华的科伦坡CBD核心区内,由中方投资建设的科伦坡港口城管理一丝不苟,车辆进入需要接受严格盘查。

开工三年以来,这项迄今为止斯里兰卡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已经经历了政权更迭、叫停、复工、民众抗议等种种风波。

港口城位于斯里兰卡第一大城市科伦坡,由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下称“中交建”)与斯里兰卡国家港务局共同开发。按照项目的官方信息,项目直接投资14亿美元,将带动二级开发投资130亿美元。在印度洋上,这个项目将填海269公顷——几乎与伦敦市中心一样大,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会展中心、购物中心、酒店、公寓、国际学校、医院等。按照规划者的蓝图,港口城建成后可供约27万人居住生活,创造超过8.3万个就业机会。

寄托着光荣与梦想的海洋新城

2014年9月,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斯里兰卡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共同见证下,科伦坡港口城项目正式开工。该工程可以称得上是 “一带一路”上的旗舰项目,也是目前为止中国对斯的最大投资项目。热带岛国斯里兰卡位于印度洋,科伦坡港则是“海上丝绸”之路上连接东南亚和南亚地区的重要一环。

这座即将从印度洋中崛起的新城寄托了斯里兰卡的光荣与梦想。斯政府将科伦坡港口城定位成“斯里兰卡的香港”,希望通过这座新城把斯里兰卡打造成为“南亚乃至全球经济中心”。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告诉中国媒体,港口城将成为商业和金融特区,未来将拥有独立的金融、司法体系和机构来确保特区的良性运作,以填补新加坡和迪拜之间南亚金融中心的空缺。

在谈到建设金融中心时,他认为斯里兰卡错失了机遇,“50年代新加坡的发展程度还不如斯里兰卡,但他们政局稳定,而斯里兰卡执政党和反对党经常打架,政策的执行缺乏效率和连贯性。”

因环境问题而被叫停

开工仅有半年,在2015年3月初,港口城项目被叫停。新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在竞选时就曾说,如果上台将废止港口城项目协议。尽管维克拉马辛赫认为党派之争才是导致项目被叫停的实际原因,但环境隐患和环评手续的瑕疵一直是该项目的争议源头。

据财新报道,斯里兰卡发展政策和国际贸易部长马利克·萨马拉维克拉马说,他们发现这一项目此前未能按照合适的程序进行,对于环境的影响也未能进行充分评估。他说:“我们作为反对党时就曾要求时任政府公布有关环境报告,都未得到答复。”

大规模的挖沙活动对渔业作业的影响和沿海生态环境的破坏是当地渔民和环境团体对港口城的主要担忧。

由于斯里兰卡土地归私人所有,拆迁私有房产异常艰难,在科伦坡原有的城市基础上加以改造几乎不太可能,向海洋要地成为了建造新城的选择。而由于港口城停工造成了每天高达38万美元的直接损失。中方提出停工索赔后,斯方表示用土地来赔偿,由原来的填海233公顷增加到269公顷。这进一步增加了工程的沙石需求量,目前填海等建设工程预计共需要6500万立方米海砂。

C:\Users\domin\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FullSizeRender 1.jpg
建设中的科伦坡港口城。这一超级工程需填海269公顷,耗费6500万吨海砂。图片来源:刘琴

据斯里兰卡每日镜报报道,当地环保团体“环境保护基金”发言人萨吉瓦·查米卡拉认为挖沙会破坏斯里兰卡海洋生态系统和海岸线

由于海岸侵蚀,斯里兰卡岛的面积已经减少了85平方公里。当地著名环保组织环境和自然研究中心的拉文德拉·卡利亚瓦萨姆博士认为港口城项目会加速当地自然岸线的侵蚀。

斯里兰卡全国渔业联盟的阿鲁纳·罗山塔则认为,两个挖沙点之一位于著名的尼甘布泻湖外缘,在这里挖沙会伤及沙石之下的礁石,而后者是泻湖湖岸的基础。

中交建此前回应称,在与斯里兰卡前任政府签署该港口城项目之前,整个前期程序共历经四年,期间所有程序均符合斯里兰卡的相关规定,并聘请了第三方来做环评报告。

2016年3月9日,斯里兰卡内阁批准了斯中央环境局呈递的港口城项目增补环评报告。报告驳斥了此前各界对港口城生态影响的指控,为港口城建设的重启扫清了道路。

查米卡拉表示,斯里兰卡法律中并不存在增补环评报告这一说法。

当地天主教神父萨拉特·伊达玛尔戈达是坚定的港口城项目反对者。他表示,建设不停工,群众的抗议就不会停止。

5亿卢比赔偿款会去哪里?

港口城让执政者看到了打造世界金融中心的希望,但在远离港口城的另一端,谈论的却是生计的艰难。

在距离工程点不远的渔村乌斯维塔凯亚瓦,几位渔民正在修整渔船,听说我们在打听港口城时,他们围了上来,指着挖沙船的方向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看到了吗,中国公司的挖沙船24小时都不停地挖,我们已经无法打鱼了,生活成了问题。”

挖沙作业干扰了鱼群,渔网也经常被挖沙船破坏。他们表示这一区域有一千多户家庭依靠打渔为生,而在尼甘布沿海的挖沙点附近有约一万户渔民的生计受到挖沙影响。

“原来说好(挖沙船)在10公里外作业,现在已经逼近7.5公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渔民说。

港口城项目中方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采砂区域是斯里兰卡政府负责划定的。一开始确实是划定10公里,但后来发现按这个距离采沙量不够,经与渔民和政府多次协商后,最终敲定采砂处为离海岸7.5公里处。

渔民们愤怒地控诉着政府,认为那些政客欺骗了他们:“政客们只是想要我们的选票,我们支持新政府上台是因为他们承诺上台后会叫停这个项目,但得到我们的选票后他们却让项目又重新开了工。”

中方企业表示已经拿出1亿多卢比用于补偿渔民,并且最终会通过斯里兰卡渔业部门以直接现金补贴、保险和建设海鲜加工厂等多种方式,为渔民提供总价值5亿卢比(约250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但是当被问到是否拿到中国公司的补偿款时,村民的回答是“没有”。一位50岁的渔民说, “我们现在有的就是饥饿和愤怒。是那些政客把补偿款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C:\Users\domin\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20170804_062316818_iOS.JPG
港口城工地附近的渔民表示,挖沙作业对捕鱼造成严重干扰,而许诺的补偿款还没发放。图片来源:刘琴

中国企业同样面临风险

随着新内阁批准港口城增补环评报告,以及停工风波的结束,现在的斯里兰卡当局似乎对中国投资恢复了热情。

科伦坡建筑师、建筑业协会主席苏拉特·维克拉马辛哈坦言,不管是中国企业,还是美国、日本、印度等企业,能够帮助斯里兰卡发展的都欢迎。

他大加赞扬了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来斯里兰卡考察,最近刚接待了一个有50家中国企业组成的商会。

但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斯里兰卡的国内政局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风险。2015年3月被叫停后,港口城100%的工作都停了下来。事实上,随着斯里兰卡新政府的上台,很多中国参与的建设项目都在2015年被叫停。

正如斯里兰卡《每日镜报》所报道的,印度洋上的这个港口城项目,已历经政权更迭,民众抗议,不同的政党或政客们随时都会变换腔调,根据他们的竞选所需来调整对该工程的评判。

“政权更替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政治风险。” 全球环境研究所(GEI)执行主任金嘉满告诉中外对话:“以前认为美国政客竞选时喜欢针对中国,但现在发现,树大招风,很多国家在党派竞争中都喜欢拿中国说事,这是一个不得不警惕的趋势。”

本文发布后,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中交建)针对文中涉及的一些事实做出了回应:

1 关于项目的环境风险和对渔民生计的影响

中交建表示:科伦坡港口城建设过程中秉持可持续发展的开发理念,充分考虑以人为本、环境优先。

斯里兰卡水利研究所的试验表明,由于取砂区离海岸线距离超过5海里,水深超过15米,此范围内取砂对海岸线和海底生物影响很小。然而,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公司本着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全力协助斯里兰卡政府改善渔民生存环境,主动提出提供5亿卢比用于“渔民生计改善计划”。

此外,公司还组织了很多其他公益活动,如“健康营活动”,为渔民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

2 关于项目被叫停的原因

中交建表示:2015年3月,来华访问的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明确表示,科伦坡港口城出现的问题是暂时的,问题不在中方。

3 关于填海面积增加的原因

中交建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增加了公共土地面积,主要用于道路、公园、人行道等。

此外,中交建还与中外对话分享了项目环境影响评估工作的参与机构,但并未回应中外对话对于环评报告具体内容的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