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保罗·霍肯的气候变化“百宝箱”

环保主义者保罗·霍肯相信,多年来关于气候变化的灾难论述消磨了人们战胜问题的意志,而有效的解决方案就在你我身边。

Article image

除了保障健康和福利之外,良好的计划生育能在2050年前避免596亿吨排放量。图片来源:Chris Davy

保罗·霍肯承认自己的新书《缩减:迄今为止提出的逆转全球变暖最全面的计划》的副标题起得很大胆。但这位企业家作者说,他敢这么写是因为他和其他合著者提出的计划确实前无古人并且绝无仅有。

“全球变暖受到大众关注有40年了,但我们从没有对一些最重要的解决方法进行归类、测量和模拟,”霍肯接受耶鲁环境360采访时说。他说,有了这个计划,“我们现在手上就有了切实可行的方法、方案,去逆转全球变暖。”

Paul Hawken

霍肯发起的缩减项目目的是为了研究和推广一条让温室气体浓度开始走向“拐点”的路径,而由他编撰的这本新书就代表了该项目的工作成果。新书介绍了100种解决方案,其中80种目前正在实践中。正如霍肯所说:“没有空谈。”

书中以这些方案在2020至2050年间能够避免或封存的二氧化碳或二氧化碳当量为标准对它们进行排序。这些方案中既有制冷剂管理、风力发电和减少食物浪费这样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项目,也有诸如沼气池、绿色屋顶、微电网这种十分重要但影响力有限的小项目。

关于全球变暖,霍肯说,我们一直“太关注问题而不是解决方案……再生性发展,无论是在城市、交通、住房、海洋农业还是健康层面,都是一种真的发展。它能治愈未来,而不是透支未来,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透支未来。”

耶鲁环境360(以下简称“环境360”):您从2001年就开始咨询专家,问他们如何才能真正地逆转气候变暖,而不是减缓温度升高的趋势。您在书中说自己正在寻找类似购物清单一样的东西,但又说那些专家告诉您,“好主意,但我们不知道,”所以最后您只能自己来完成这个项目。

保罗·霍肯(以下简称“霍肯”)我认为很多人觉得我们对这个问题已经非常了解了,清楚我们需要做什么。但我想知道的是,我们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以及我们是否清楚自己的目标。因为对我来说,温度升高的趋势放缓、降低排放增长率和减缓全球变暖都算不上目标。到现在,我还是不理解那怎么能算是目标,感觉太软弱了,似乎在向工业势力低头。

环境360:书中列出了80种目前正在实践且可加以推广的解决方案,并以它们在2020至2050年间可能避免或移除的二氧化碳或二氧化碳当量为标准排序。排名第一的方案为制冷剂管理,听起来似乎不太让人信服。该方案是对氢氟烃这种超强温室气体进行控制。根据缩减项目的估计,由此可以避免900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请您谈谈氢氟烃的问题和这个方案。

霍肯首先我得说,我们自己对前10条方法也感到十分惊讶,没有预料到会这样。如果《蒙特利尔议定书》(保护臭氧层)把基加利修正案(2016年12月通过的一项减少氢氟烃的决议)也算上的话,那么估算得出的氢氟碳化合物减少量会更大。我们谨慎地算了又算,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之后说,“他们没做功课,”或者“他们夸大其词了。”因此在制冷剂管理这个问题上,我们的估计绝对是偏低的。我们知道最后减少的二氧化碳肯定更多,但我们缺乏相关方法来真正理解、预测基加利修正案的效果。(这本书)出版的时候,制冷剂工业很激动,因为他们正在改造全球的制冷系统。他们说已经有1万家美国超市把氢氟烃换成了丙烷、氨等其他经过核准的替代物。

环境360:但问题最大的难道不是最后的处理环节吗?

霍肯是的。

环境360:那处理废弃氢氟烃的方法是什么?

霍肯一些国家的解决方案是对其进行捕集和再利用,还有就是捕集之后利用有资质的销毁设备焚烧。欧盟的标准是最高的,其次是美国。低收入国家的问题大些。

环境360:你觉得这个解决方案的应用范围会扩大吗?

霍肯正在扩大。80条方案,每一条就是切实可行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评判标准。没有一项是空谈。

如果在调查开始前问我哪些气候解决方案是最有效的,我们准猜不到。

环境360:我想聊聊关于这些方法的研究过程,例如,排名35的方法是种植竹子。它是一种具有超强碳封存能力的植物,并且能在退化的土地上茁壮成长。缩减项目研究总结说,如果在3700万英亩退化或荒弃的土地上种上竹子,那么到2050年则有可能封存超过70亿吨的二氧化碳。这个项目需要投资240亿美元,其回报,我想在10倍以上。这些计算是谁负责的,计算结果是谁审核的?

霍肯我们有70位来自全球各地的研究员,他们每个人都参与了一个、少数情况是两个解决方案的研究,每份研究都差不多相当于一篇硕士论文。他们做了文献综述,这80种方法大概一共参考了5000条文献,现在都公布在网站上了。我们的目标是做到透明。审查过程分3步,先是内部审查,然后顾问审查,最后还会找外部专家来审查这个模型。

环境360:我很惊讶的发现,如果把第6条方法普及女孩中学教育和第7条为有意向的妇女提供计划生育合起来,减少的二氧化碳居然比第1条制冷剂管理多得多。

霍肯在缩减项目,我们把这种方法归在“意想不到的气候解决方案”一类。我们之前不知道,这是肯定的。但数据却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联合国预测,205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97亿或108亿。联合国很清楚,这两个数字之间的差异几乎完全取决于能不能、和有没有采取计划生育措施。让女孩们接受教育是宣传计划生育的一条路径,另一条就是在全球各地设立诊所,保障妇女的生殖健康、福利和生育选择权。这样总共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192亿吨。因为没有明确的界限,我们就对半分,两个解决方案各596亿吨。

环境360:新书出版后,你私下或者明面上有没有听说对计划生育领域的讨论?

霍肯:我们听说很多致力于普及女孩的教育,推广计划生育和人口控制的组织之前并未将自己所做的工作与气候变化联系在一起。所以这些组织在知道自己的工作在全球最受瞩目的一个话题——气候变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时,都非常兴奋。

环境360:您和同事在书中写道,“作为研究人员,我们对单个方法能够产生的影响感到惊讶,尤其是涉及食物生产和消费的方法。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可以谈谈这一点吗?

霍肯:还是那句话,如果在调查开始前问我哪些气候解决方案是最有效的,我们准猜不到。我们没有预料到食物最后会那么重要,发现了之后我们又回去检查。“哇哦,我们来确认一下。”我们后来发现,我觉得也是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实际上(我们的计算)是保守的。例如,关于减少食物浪费,我们没有计算填埋这些食物垃圾造成的甲烷排放。这个数字是很大的。不计算它的原因是依然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对它进行测量。我们没有可靠的数据,所以就没算进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如果加上去的话,减少食物浪费的排名可能不止排在第3。在植物性膳食结构方案中,我们避免过于简单地估算:这个方案不是要你成为素食主义者,或者一点肉都不吃。我们把发达国家饮食结构中的蛋白质摄入减少到健康水平,把低收入国家的蛋白质摄入水平提升至标准水平,卡路里摄入量也是。换句话说,我们想让全世界的饮食结构更趋于健康,多多摄入植物蛋白,但不是要消灭动物蛋白。但即便这样,鉴于集中的动物饲养经营和肉类饲养对环境造成的巨大影响,植物性膳食解决方案还是排在第4。

之前的气候变化传播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完全没有发挥作用。

 

环境360:您在书中还写了“应该将全球变暖视为一种构建、创新和影响变化的机遇。”还说,“气候变化既不为自由主义阵营专属,也不会是保守主义的专有议题,而是全人类都必须参与的议程。”鉴于特朗普政府离接受这样的说法还很远,你觉得美国联邦政府不能积极参与减缓全球变暖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霍肯是这样的,白宫里面那位基本上就是个破坏分子,根本就是在破坏整个美国、破坏法治、破坏科学。至于巴黎(气候)协定,特朗普大张旗鼓地说要退出事实上是帮了大忙。因为在此之前,大多数美国人都不知道巴黎协定是什么。他这么一搞,人们反倒是联合起来。美国各地城市、相关机构、企业、大学和教堂都纷纷表示,“算我一份,这是我的承诺,我们要加倍努力。”

联邦政府在气候问题上从来没有发挥过领导作用。它努力过,但因为国会的缘故,从来没成功过。可以看到摩根大通(最近)在报告中说,可再生能源价格正持续下跌,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所以无论特朗普喜不喜欢,我们都会达成巴黎协定的目标。

环境360
:缩减项目正在与英联邦合作发起一个名叫再生性发展逆转气候变化(RDRCC)的倡议,也请谈谈这方面的工作。

霍肯:英联邦包括许多地势低洼的国家,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个抽象概念,那都是他们正在经历的。查看以往的数据,他们知道在很多情况下,一些岛屿和群岛,或者岛上的农田会在本世纪内消失。我觉得这对整个英联邦的影响是巨大的,也很大程度上促成了基于缩减项目的RDRCC(倡议)的形成。

站在缩减项目的角度,之前的气候变化传播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完全没有发挥作用。之前传递的信息一直是2摄氏度(为了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全球可以承受的最大温升),但对世界上99.999%的人而言,2摄氏度毫无意义,完全没有意义,对他们的生活没有影响。最重要的是,研究表明,人类大脑并不能处理未来的生存危机。

在缩减项目,我们常说,人们放着正道不走,却非要走弯路。所谓的正道就是需求评估,每个人的需求是什么,他们需要的是安全、维持生活的工资、还有赋予他们使命感的工作。人类是唯一不完全工作的物种,从来也没有那么多工作需要做。再说一遍,再生性发展,无论是在城市、交通、住房、海洋农业、还是健康层面,都是真正的发展。它能真的治愈未来,而不是透支未来,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透支,还称之为GDP(国内生产总值)。

我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找到一种能够真正改善人类生活的发展道路。
 

我们正在透支未来换取今天的一切。再生性发展则恰恰相反。我们也不需要说“好的,我们来为气候做这个,为生物多样做那个,为人类健康做那个”,再生性发展同时解决所有这些问题,这才是正道。

我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找到一种能够真正改善人类生活的发展道路。人类总是在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努力,他们不会为了2摄氏度、内疚和羞耻感而努力。

每个人都被告知他们应该少开车,应该吃这个,做那个,他们知道这很重要,但还不够。因为这样你只会看到一个分歧的、麻木的、无动于衷的国家。RDRCC是真的在努力逆转这一切,告诉大家:“事实上,逆转气候变化的过程是提高这个岛屿或国家居民生活质量的过程,这才是让它在不同的部门发挥作用的方法。”


环境360:缩减项目有一种“让我们大干一场搞定它”的劲头。你觉得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人意识到这种信息会更好,而不是那种“一切都要完蛋了”的危言耸听的论调。

霍肯:这不是“是或者不是”的问题。但我得说,持续关注问题不能解决它。一旦有了问题陈述之后,不停地迫使大家面对问题并非上佳之策,更好的办法是说,“让我们来解决这个问题。”

缩减项目所做的主要就是告诉世界,我们一直太关注问题而不是解决方法。全球变暖受到大众关注有40年了,但我们从没有对一些最重要的解决方法进行归类、测量和模拟。我们现在手上就有逆转全球变暖的切实可行的方法、方案。如果我们以一种严谨而理性的方式推广这些方法、方案,温室气体排放有没有可能在达到峰值后逐年下降?答案是肯定的。

有人可能会回过头来跟我们说,“这很难。”是的,不容易。但至少知道我们可以做到,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不是说以后的路会简单,也不是说成功机会很大。但至少我们知道有一条路可以走出现在的困境。


英文原文首发于耶鲁e360,中外对话授权转载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