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印度版“大气十条”恐难以服众

新出台的大气污染整治计划显示,印度政府尚未对污染形势给予足够的重视,乔伊迪普·古普塔写道。

Article image

在冬季来临之前,印度的空气污染会达到峰值,不过污染问题会持续一整年。图片来源:Subrata Biswas / Greenpeace

在过去几年中,有关印度空气污染危机的报道一直占据着新闻头条。首都德里的污染状况和公众健康成本在媒体报道中已成为“民族危机”

不仅如此,科学家们还报告说,空气污染还会影响气候模式,其中包括能够给南亚地区带来赖以生存的重要降雨的季风

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印度所独有的。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也面临着空气污染的威胁。巴基斯坦国内监测站数量不足则表明该国对危机的认识不足。

在印度,冬季来临之前焚烧秸秆产生的雾霾笼罩德里,空气污染也在此时达到峰值。不过污染问题会持续一整年,而且不止是德里,小城市里的污染问题甚至有可能更加严重。但是,由于数据收集量有限,而且媒体很少关注,使得这些省份的问题基本上都被忽视了。

清洁空气计划

在这种背景下,由印度环境、森林和气候变化部起草的“国家清洁空气计划”(NCAP)被寄予厚望。

该计划直到5月17日才开始征求公众意见。不幸的是,由于草案编制水平较差,在咨询独立专家和空气污染受害者之后,恐怕需要重新起草。尤其是在当下,世界卫生组织(WHO)声明称,2010-2016年全世界15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有14个在印度,重新编制草案就更加重要。
 

全世界15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有14个在印度
 


​在19页的“国家清洁空气计划草案”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质疑、轻视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的研究成果。在空气污染问题上,内政部、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CPCB)和国家污染控制委员会仍基本上持否定态度。

随着印度人呼吸系统疾病发病率越来越高,城市里的医生发现这类疾病的发病率,尤其是儿童和老人罹患此类疾病的几率与污染严重的地区之间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政府部门的上述否认缺乏可信度。

更令人惊讶的是,目前该部门的领导本人正是一位医生;他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的亲身经历,以及与同事之间的交流本应该能够说服他,让他明白空气污染问题并未被任何人夸大。

值得欣慰的是,环境部与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ICMR)联合组建了一个团队,重点研究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但现在,NCAP草案指出,该团队的报告将由环境和卫生部门进一步审查。虽然做好研究很重要,但不应以此作为推迟行动的借口。不幸的是,NCAP草案给人的印象就是出于这样的目的。
 

在空气污染问题上,内政部、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CPCB)和州污染控制委员会仍基本上持否定态度。


该草案更加详细地探讨了监测和测量城市空气污染的方式,以及如何按比例对污染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它还涵盖了全国空气质量指数(NAQI)的最新发展。这些都是很有必要的,但到此为止是不够的。其实目前已经有很多关于污染程度和污染源的数据可以确保行动开展。

这是NCAP草案失败的地方。它唯一建议立即采取的行动就是在路边种植更多的树木来吸收污染物。同样,这是有必要的,但远远不够。

执法不严

印度有许多控制空气污染的法律、规则和准则。问题在于这些法律法规的执行力度不够严格,远远未达到所需的程度。NCAP草案在实施问题上,唯一值得一提的一点就是指出,需要扩大和培训中央污染和控制委员会以及州污染控制委员会的干部队伍。

同样,这显然是必要的,但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缺乏应对空气污染问题所需要的迫切行动。即使是CPCB的42点行动计划也没有体现出紧迫感。

除此之外,NCAP草案中关于实施的部分中大部分都是已有的措施,对于哪些措施有效、哪些无效,以及其背后的原因则几乎不加甄别。德里和首都地区的分级响应行动计划(GRAP)就是一个例子。

虽然该计划是由非常专业的专家组主导,但他们在实施方面所作的尝试都面临着工厂主、房地产经纪人、运输商、汽车制造商、农民甚至中央和州政府各级部门的挑战和游说,最终达成的结果最多不过是部分实行。NCAP草案没有提到短期内如何改善这种情况。

政治意愿仍显不足

解决印度空气污染问题难度很大,特别是在恒河平原这个风速相对较小的大山谷,大气中的污染物难以扩散。可是其他一些国家的山谷,虽然小很多,但污染物都被清除了,特别是洛杉矶所在的南加利福尼亚山谷。理论上讲,同样的措施本该在印度也奏效,关键在于是否有落实措施的政治决心。

要求一个政府部门起草的草案讨论政治决心或许有点要求太高,但它一定可以讨论如何提高公民参与的积极性。

印度很多城市,特别是北部地区的城市的居民如今会一边谈论着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一边仍会开着柴油跑车,去买家用的空气净化器。

德里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因为司机不守交规导致快速公交通道计划破产的城市。所以迫切需要采取行动打击此类行为。

同样亟待解决的是,官员和技术专家需认可空气污染的民间监测。在北京,当居民们将简易的污染监测应用程序下载到他们的智能手机上,并开始四处分享污染指数后,有关方面才加大了空气污染的防控力度。

在印度,同样的尝试刚一冒头便引起了部委和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的极大反对,他们的官员怀疑空气检测仪的准确性并称其未进行正确校准。

技术专家们忽略了一点,相比空气质量已严重危害人们的事实,特定污染物浓度的准确性没那么重要。当然,官员需要数据来处理污染物及其来源。但接受和认可,而不是质疑人们的诉求才能更有力地落实相关法规。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印度气候对话网站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