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中国应在全球性能源机构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的能源消费、石油进口以及可再生能源生产和使用全部是全球第一,但却不是国际能源署成员,尼尔·赫斯特对此表示质疑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UN Photo/Loey Felipe

中国要在世界能源问题上充分发挥领导作用,就不能满足于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磋商程序,也就是说,要与其他多边机构充分合作,促进能源领域——也可以称作“全球能源治理”领域的合作。

国际能源署(IEA)是现有最重要的一家能够提供全球能源数据和分析服务的国际知名能源机构。各国政府利用这一平台,磋商能源政策、讨论从可再生能源利用到改善能源利用效率等一系列问题。

全球专家通过IEA构建的庞大的国际技术网络,可以在几乎涵盖能源政策和技术的方方面面展开合作。它还管理着国际紧急石油储备。推动世界各国兑现、并逐步提高其在巴黎协定中做出的减排承诺的政策和技术也是IEA讨论和分析的话题。

此外还有其他重要的能源治理组织。国际能源论坛(International Energy Forum)是能源消费国以及包括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在内的能源生产国的汇聚之地。能源宪章保护海外能源投资。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具体技术领域的机构,例如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是可再生能源合作的国际组织。

G20主要关注金融和经济事务,但G20国家领袖在能源问题上同样具有影响力。尽管能源问题上的双边合作涉及范围有限,但同样重要。

现行能源治理体系的最大弱点在于,IEA会员仍然仅限于属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的富裕国家。

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以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和使用国,却不是IEA的成员。

没有中国的充分参与,为IEA提供数据、参与分析并与其他政府共同合作完善能源政策,我们就无法应对气候变化以及拓展现代能源使用范围等全球性能源政策挑战。IEA的紧急石油供应机制也无法充分发挥效力。

近年来,全球能源治理已经取得了显著进步。G20在能源问题上的参与也在不断加深。2014年,G20发布了《能源合作原则》,其下属的能源可持续工作组也更加活跃。

目前,G20正致力于提升能效、扩大可再生能源使用、推进非洲和亚洲地区的能源普及、筹措资金支持国际低碳技术转型等目标。

类似地,IEA正在采取措施,通过与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摩洛哥和泰国建立联盟,加深与发达国家之外的国家和地区间的合作。IEA认为,此举是“迈向建立真正全球能源组织的第一步”。

虽然这为合作提供了一个框架,但仍然处于较为初步的阶段。联盟国在IEA没有投票权,并且不缴纳常规会费。联盟国也不是IEA理事会的成员。

尽管如此,联盟国身份仍然可以推动更进一步的合作和参与。实际上,格兰瑟姆研究所与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都参与了相关的对话,并推动了这些方面工作的进展。相关介绍请您参阅我们的研究报告:《全球能源治理改革与中国的参与》。

不过,如果人类真的要将全球变暖控制在巴黎协定规定的2摄氏度目标之内,并为满足全球经济发展与繁荣的需要提供安全、实惠的能源,我们就需要进一步完善全球领导力,以应对不断紧迫的能源挑战。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是一个严重的倒退,并且增加了G20在能源问题上发挥一致领导力的难度。不过,美国仍然致力于可再生能源的研究、开发和应用以及提高能源效率,这些都是降低碳排放的基本要素。

推动各国政府在这些实际领域展开合作的过程中,IEA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也是IEA必须敞开怀抱,充分接纳中国等重要发展中国家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允许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加入IEA需要现有全部29个成员国的同意。这些国家可能还会要求通过程序正式修订1974年制定的IEA创始条约。这条路并不好走,但好在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进展的迹象。



翻译: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