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粮食问题不可化繁为简

粮食系统的改革者往往低估了其改革对象的复杂性,山姆·吉尔写道。

Article image

美国的养猪场。图片来源:Kevin Chang

集约化养殖对人类、动物、乃至我们的地球来说可谓是毫无益处。这是10月5日-6日在伦敦召开的“物种灭绝及牲畜会议” (Extinction and Livestock Conference)上传达出来的强有力的信息。 作为一个有着50年历史的压力集团(通过政治施压谋求特定利益的团体),此次会议的主办方世界农场动物福利组织(CIWF)一直不鼓励发展工业化农业模式,而是积极倡导在生态农业的基础上建立一个“生机勃勃的粮食系统”,以及不断提高“植物性食物”在人类膳食结构中的比例。

这么做的理由很充分:目前的粮食系统除了浪费严重,还用大量可供人类食用的作物喂养牲畜。粮食分配也极为不均:一方面,富裕国家的人民食不厌精,并因此患上很多非传染性的富贵病;另一方面,贫困国家的人们却食不果腹,营养不良。

这样的粮食系统不仅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土壤退化、抗生素耐药、
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受到干扰,更是导致气候变化最显著的原因之一。同时,这样的粮食系统也是残酷的,因为它在很多情况下无视最基本的动物福利原则。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次会议上很多对话都是围绕人口增长展开的。会议首日一大早,一位与会者就表示,小组讨论应将人口作为导致环境变化的因素之一加以重点讨论。很多人似乎也认同这一观点,尽管主办方CIWI的目标是结束粮食分配不均,和马尔萨斯的“人口增长导致贫困和环境恶化”的理论并无必然联系。

很快,大多数与会者就指出,减缓人口增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保护妇女权利、提高妇女受教育程度。其中一个讨论小组的主席、前英国政治家、环保人士史坦利·约翰逊提出应维护妇女的平等权益,并讲述了他最近一次访问印度时的感受,认为需要加强计划生育教育的不止是女性,男性同样也有必要。

不得不说,约翰逊自己就有六个子女,而且他所在的讨论小组全部都是男性成员。所以,小组讨论最后也像大多数人口增长问题的讨论一样:一群有钱的西方精英男围坐在一起,对女性的生育选择权指手画脚。

当然,不论人口增长的环境后果如何,所有男性都应支持妇女平权。但是,他们应当从本国做起,拿自己开刀(包括从
他们所在的讨论小组做起),而不是插手海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生育权问题,因为这很快就会被看作是一种侵略性的举动,甚至更糟

此外,诸如少生孩子、多吃菜这种应对环境问题的简单办法并不能解决粮食系统所面临的问题。这个系统中,粮食安全、贫富不均、环境污染、农民生计、动物福祉等问题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

相反,同样在会议首日发言的
拉杰·帕特尔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却更加透彻,认识到了目前粮食系统的残酷、不公和破坏性。

帕特尔既是一名学者,也是一位活动家。在这次会议上,他发表了自己有关“廉价自然”的论文:“廉价自然”相当于一个低消费系统里,在这里廉价食物的存在可以为过着贫瘠生活的低收入劳动者提供补给——这些人之所以过着这种“廉价的生活”,与原住民土地被侵占、自然资源被掠夺不无关系。帕特尔也同时在论文中解释了美国粮食系统中有色人种是如何在最危险、最糟糕的条件下工作的。

总之,他在论文中对复杂的粮食系统进行了详尽地分析。他的观点虽说不像马尔萨斯的人口环境论那样悲观,但也绝不乐观。技术或资本主义制度并不能给予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粮食,但是消除贫富差距、拯救环境、停止残酷的牲畜豢养方式这些富有建设性的行动,却能共同改变我们种植粮食、摄入食物的方式。

粮食问题不适合化繁为简,相反,只有充分发掘其
复杂性才能帮助我们解决它。

 

翻译:东峻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