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保护海洋安全,蓝色《巴黎协定》即将出台?

塑料污染、过度捕捞等问题威胁着海洋的可持续发展,国际海洋保护需要一场变革,詹姆斯·法恩写道。

Article image

联合国海洋大会会场外展出的由塑料制成的鲸鱼艺术作品。图片来源:詹姆斯·法恩

纽约——6月9日上周五,首届联合国海洋大会在纽约闭幕。会议出台的保护海洋的行动倡议收获了1200多项支持海洋健康的自愿承诺,此外,部分与会者也希望达成一份新的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公约,以保护国家司法管辖范围之外、占地球总面积一半以上的海域。

这些承诺中既有概略性政策目标(比如中国的五项承诺),又有将海洋保护区扩大数百万平方公里这样的明确声明。许多这种保护区都是由小型岛屿发展中国家建立的,他们也常常将自己称为“大海洋国”——这些国家的命运深受气候变化影响,因此也成为了本次联合国海洋大会的主要关注点。

大规模塑料污染是目前海洋生态环境退化最明显的一个标志如何阻止此类污染也成为了本次大会的主要议题。塑料微粒给人类健康带来的威胁也是本次大会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化妆品或其他行业使用的这些塑料微珠被海洋生物摄取后进入食物链,并最终对人体健康产生极大威胁。

本次大会联席主席、瑞典副总理伊莎贝拉·罗文说:“我们的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塑料微粒的主要来源既有轮胎和塑料大件被倾倒入大海后分解形成的颗粒,也有人工合成的塑料微粒(比如人造草皮),甚至还有被冲刷掉的交通线标涂料。”

她表示,目前欧洲共有7个国家宣布将禁止在某些化妆品内使用塑料微珠,瑞典就是其中之一。

此次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海洋大会可以算是迄今为止海洋领域规模最大的一次会议。大会希望能够加大对
可持续海洋发展目标14(SDG14)的支持力度,落实其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的宏伟目标。

“海洋的可持续发展无疑是最宏大的目标,SDG14的内容不仅包括2030年的需要达成的目标,也明确了2020年和2025年的阶段目标。”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海洋与水资源治理部门负责人安德鲁·哈德森说。

“按照计划,我们需要在2020年前将现有30%的海洋过度捕捞率降低到0%。也就是说,要从2015年开始,每年减少 6%的捕捞量。那么,目前的进展达到要求了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而且该海洋可持续发展目标迟迟未能取得进展也令与会代表普遍感到担心。

大会上各国作出的自愿承诺会产生一定的作用,但是这些承诺毕竟不是强制性的,并且未来真正发挥海洋治理作用的相关条约的谈判也并未在此次大会上进行。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下个月各国代表还会再度聚首纽约,共同探讨是否要就公海管理签署一份全球性协议。目前不受国家司法管辖的公海总面积大约为地球海洋面积的70%,占全球地表面积的一半左右。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官员莉莎·斯佩尔说,有很多名人参加了上周举行的联合国海洋大会,其中就有理查德·布兰森爵士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他们二人看来,这份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协议就相当于
海洋领域的巴黎协定。有关该协定的正式谈判将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框架下(UNCLOS)展开。

“10年前我们就已经开始探讨公海公约这件事了。” 斯佩尔说。

该公约将力争协调公海领域的各种活动,并实现公海资源的可持续管理,涉及范围不仅包括渔业捕捞,还包括矿产开采、能源开发,甚至碳封存等等,从而竭力维护海洋环境中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她补充道:“中国在这方面一向态度非常积极,也提供了不少支持和帮助。”


美国态度最受关注

不少观察人士发现,美国在这件事上的立场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就在联合国海洋大会召开前不久,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将退出为抵御气候变化而签订的《巴黎协定》。有此先例,谁也不能确定美国在海洋环境谈判中会采取什么立场。

斯佩尔解释称,美国虽然不是联合国海洋公约(UNCLOS)缔约国,但可以参与协议落实的相关谈判,而且关于渔业资源管理美国也签署过一份类似的协议。

在这次由瑞典和
斐济共同举办的大会上,美方代表与中国官员一样表现得非常低调。美国官员在本次大会全体会议上所做的一份简短声明强调,美国认为有必要对非法、不报告和无管制捕捞活动(IUU)进行打击,而且美国也开展了相应的工作。同时美方还对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港口国家协定的生效表示赞赏,该协定要求缔约国禁止在本国港口卸载非法捕捞的渔业产品。

本次大会重要性不言而喻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哈德森盛赞了近期达成的另外一份旨在管理和规范远洋船只压舱水排放的公约。船只压舱水是造成外来物种入侵的主要渠道之一。

哈德森解释说:“如果遵循这些协约要求,全球航运业运营成本可能会上升350到550亿美元,所以常理来说他们应该是不会同意这么做的。但是如果没有统一的全球协议,航船在进入不同的港口时就需要遵循不同的规定,相比之下可能统一标准反而更加便利。”

另外一个正处于协商阶段的海洋谈判则是关于渔业船只的政府补贴。批评人士认为,正是政府补贴助长了公海海域的非法和过渡捕捞行为。

据估计,全球渔业行业每年获得的政府补贴总额高达
350亿美元,而且大部分补贴都被认为是“有害的”,其中就包括中国远洋渔业船队获得的燃油补贴。不过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都由世界贸易组织所主持,今年12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会着重讨论这一问题。

海上丝路如何摆脱污染?

在一家中国机构组织的边会中,与会各方主要关注的是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项目,以及中方希望借海洋贸易增进国际联系的长远规划。当被问到政府在改善海洋环境可持续性方面所做的工作时,这次边会的赞助方国际信息发展组织主席李世恩强调,中国已经投入巨资治理造成近海地区污染的污水管道和垃圾场。

神经学家、海洋环境活动家陈克因(音)注意到,要想遏制渔业过度捕捞,政府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减少政策补贴或产能过剩问题,还要对渔民进行培训,帮助他们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他说:“教育和培训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可能还会出现更多的违法偷鱼行为,因为除了打渔渔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海洋塑料制品污染来源国。全球入海的塑料污染中有四分之一来自中国。有专家指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还是要加强固体废物管理。

目前全球最大的6个海洋塑料污染国均来自东亚和南亚地区(详情请见下图),其中印度尼西亚已经于近日宣布,将启动“清洁海洋”行动,每年拨款10亿美元用于减少塑料制品污染,争取在未来8年内将污染总量削减70%。

联合国环境总监艾力克·苏尔汗说:“中国政府已经表示将会采取相关措施解决这一问题,尽管目前还不清楚中方将采取哪些措施。从历史上来看,相比于海洋环境,中国更关注内陆河流。所以说,海洋环境管理对中国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但是中国的行动速度很快,我相信中国一定会实现他们的目标。”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