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当美国后退时,中国应担起气候领导大任

特朗普政府会将中美双边合作议程推向何方?

Article image

特朗普总统将在他在佛罗里达州的马阿拉歌庄园会见到访的习近平主席。图片来源:GCIS, Michael Vadon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预计将于今天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举行会晤。鉴于两国之间的紧张态势和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倾向,中美两国—这个全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在气候议程方面的合作正岌岌可危。为了维持合作,中国必须进行高级别外交策略的调整,并就可能的合作领域进行思考和评估。

八年合作

在评估习-特时代两国气候和能源合作的潜在可能时,我们有必要以史为鉴,吸取过去的几个经验。

首先,中美若不能携手前行,气候变化就无法真正解决。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碳排放国,中美两国曾展开合作,凭借自身的国家规模和政治地位动员其他国家采取行动。

双边合作已经促进了多个多边政治协议的达成,这些协议跟中美两国都息息相关,包括巴黎大会上成功达成的全球气候协议,基加利会议上通过的《蒙特利尔议定书》氢氟烃减排
修正案,以及国际民航组织(ICAO)通过的航空业减排新协议。

其次,中美两国当前在能源和气候方面合作的深度和广度,是投入了大量政治努力和时间才得来的。两国政府就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开展合作已有数十年。

2009年以来中美两国的合作有了大大的加强和扩大,两国有数千人在携手开展研究,分享经验和信息,并在清洁能源技术领域展开商业合作。截至奥巴马总统第二任期末,清洁能源合作已经成为两国双边关系的重要基石,是奥巴马政府环境遗产的关键部分

因此,放弃当前的气候和能源合作将不利于中美两国关系的稳定发展。气候能源合作是奥巴马执政8年间中美两国最大的利益交汇点,两国都致力于减轻国内煤炭产业相关群体面临的经济影响,也都希望成为全球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领袖。

共同利益促使两国就一系列更为广泛的问题展开对话,其中包括更具争议性的经济和安全话题。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作为此类交流渠道之一,不仅建立了新的参与模式,反映出双边关系日益增长的重要性,而且促进了“更高层、更直接、更全面的交流”,成为两国消除潜在冲突的外交渠道。

美国开倒车

特朗普执政即将接近百日,外界也愈发清晰地看到他对国际气候行动价值的怀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联合国最高气候外交官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2月下旬访问华盛顿时
没有得到特朗普政府官员的接待

目前,美国国务院缺乏与中国等国际伙伴接洽的高级别气候官员。有传闻称,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时因后者强调气候变化,而使两人不欢而散。而气候变化可能会是今年夏天在德国汉堡举行的G20峰会的重要议题。

这也许并不令人吃惊。特朗普3月16日发布的
“美国优先”预算蓝图将取消对国际气候变化项目的资助,包括气候变化研究及伙伴项目、全球气候变化计划、以及支持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的资金。

此外,特朗普3月28日还签署名为“促进能源独立和经济增长”的行政命令,推翻了奥巴马政府包括《气候行动计划》在内的多条关键行政命令,并呼吁美国环保署(EPA)“暂缓、修改或废除”《清洁电力计划》这一美国达成《巴黎协定》中温室气体减排承诺的关键基石。

角色互换

美国的政治形势确实加大了双边合作的难度,但为了维持这种伙伴关系的深度和广度,中美两国既需要转变各自在国际气候外交中扮演的角色,也需要思考和评估双方在能源技术领域合作的首要任务。

鉴于华盛顿当前的政治气候,两国有必要研究确定可行的合作领域。能源技术合作就是潜在的合作领域之一。里根总统在任期间,两国签署了首个
化石能源合作协议;小布什政府虽未签署《京都议定书》,但发起了包括亚太清洁发展和气候伙伴关系以及主要经济体会议等多个以国际清洁能源合作为核心的活动。这些伙伴关系为后来奥巴马政府继续推进国际清洁能源合作奠定了基础,催生了主要经济体论坛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以及近来的创新使命等大批合作。

类似中美清洁能源研究中心(CERC)和中美气候变化工作组(CCWG)这类技术层面的项目扩大了两国高校和国家实验室之间在研究领域的合作。这些项目虽然是双边的,但却推动了本国目标和优先项目的发展和落实。以中美清洁能源研究中心为例,成本由双方平摊,各国政府的资源都流向了本国的合作伙伴。

最后,为了保持国际气候外交的势头,中国必须调整其高级别外交策略,担起领导者的重任。纵观两国能源气候领域的合作史,大多数情况下,中国都是在响应美国制定的议程,而不是居于主导地位来推动议程。今时今日,中国是时候转变外交策略,反客为主了。

美国能否信守承诺对中国而言尤为重要。随着
煤炭消耗的下降以及可再生能源产业的蓬勃发展,中国的国内环境正愈发有利于其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

第一步已经完成。3月下旬在纽约举行的一场联合国高级别气候会议上,中国驻联合国大使重申了本国立场,承诺将“坚决推进全球气候治理”,继续“参与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低碳城市以及碳交易市场等方面的务实合作。”

中国还将主办最初由美国政府发起的两场重要的国际清洁能源会议,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和第二届创新使命部长级会议都将于6月初在北京召开。这两次会议将是中国证明其在这些问题上继续发挥领导作用的绝佳机会,也是美国展示自己将继续与中国和国际社会开展能源技术合作的最佳场合。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