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孩子铅中毒 家长怒砸工厂

小镇近年来有200多位儿童铅超标,对血铅的恐惧和对地方政府、企业缺乏信任,导致村民打砸了再生铅工厂。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鲍小东/南方周末 

8月,在江西省弋阳县港口镇,发生一起村民打砸工厂事件。虽然企业和当地政府均称不会污染,但村民不信,坚决要求还未正式生产的企业搬走。在无法获得满意解决方案之后,冲突发生了。

工厂门口的混战

8月11日上午约10时,港口镇一百余名村民冲进弋阳县兴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旺公司)生活区,砸了食堂、宿舍。

下午约2时,村民们又聚集到兴旺公司生产区,打砸生产设备和办公用品。该公司主营业务为再生铅。

4时,弋阳县政府领导、公安干警以及镇村干部赶来制止、劝离村民。

事情尚未结束。8月11日晚上,几个村民聚到一起商议,决定第二天继续去兴旺公司打砸。但当地政府提前得知了信息。第二天,当张名祥和约200名村民来到兴旺公司门口时,那里已经围着公安干警,他粗略估计了一下,可能有上百人。

8月13日,街上不断在广播,宣传该厂没有污染。村民张名祥把南方周末记者带进一栋在建的楼房里,反锁着门接受采访。

“大家要进去,想继续砸厂,但干警不让进。双方就在大门口拉拉扯扯。”张名祥说,“我看见一个稍高点的干警先推倒了一名妇女。人多,拥挤,那个妇女难免受了一点伤,就有人喊‘打人了,打人了’。于是,大家一拥而上。”

双方开始了拉锯战,村民开始捡石头丢,砸警车,有村民说干警动用了电棍、木棍反击,而弋阳县政府事后给南方周末记者提供了一份书面情况说明称:公安干警未带电棍和任何武器,而部分村民手持木棍、铁锤、铁锹和石块。

一场混乱之后,有村民反映,数名村民被干警打伤。而据上述书面情况说明,有十余名干警受伤,一名警察头部缝了三十多针。一辆警车被掀翻,6辆警车、1辆森林防火车的玻璃被砸。“部分受伤干警和大多受伤村民是被村民扔过来的石头砸伤,个别村民在警方清场时逃离现场摔伤”。

从铅污染地而来

“如果我们真有污染,村民可以通过合法途径来解决;这样打砸,以后谁还敢来弋阳投资?” 8月14日,兴旺公司董事长陈生杰气愤地说。他自1986年起就开始从事再生铅行业。

兴旺公司是弋阳县政府招商引资项目,生产区占地八九十亩,总投资2亿元,经营范围是有色金属再生资源回收及销售、蓄电池加工销售等。

兴旺公司最初建于弋阳县工业园里的志敏小区。当时,志敏小区是当地有名的有色金属产业基地。2010年初开始,小区内企业有的关停,有的搬迁。兴旺公司也于2010年搬迁。

官方的说法是,搬迁是因为不符合新的城市总体规划。但4年后的今天,志敏小区内还有数家企业尚未搬迁。

弋阳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舒接福说,搬迁和一起大规模的儿童铅中毒事件直接相关。2010年,志敏小区附近的一个村庄有二百多名儿童铅超标,其中铅中度中毒儿童有六十多名,铅中毒严重的儿童有七名。

铅是一种具有神经毒性的重金属元素,超量会影响健康,尤其对儿童的智力发育、体格生长等产生不利影响。国家血铅诊断标准:等于或大于100微克/升为铅中毒。

当时认定有两家再生铅企业为事故责任人,这两家企业后来都被关闭。兴旺公司也因此从志敏小区搬迁至港口镇彭家村,即目前的位置。

舒接福回忆:兴旺公司落户时选了几个点,报批时都达不到环保要求,最后选中了现在的厂址。经过专家论证,符合环保要求。如再生铅项目的卫生防护距离内没有居民点,环评机构以及政府相关部门都做过测量,最近的彭家村距离该厂约为1074米。

2013年9月份,陈生杰与弋阳县政府签订招商引资协议。10月份开始建厂。为达到环保要求,购置了一系列的环保设备,弋阳县委宣传部官员和兴旺公司董事长陈生杰均称,兴旺公司不会产生污染。“这些为环保而投入的设备设施共投资六七千万元,可以做到废水不外排,循环利用,废气也可达标排放。”陈生杰说。企业试生产了28天,至今还没有正式生产。

谈“铅”色变

村民们还记得,近年弋阳县发生两起儿童铅中毒事件,除了前文提及的2010年那起大规模铅中毒事件外,2012年,弋阳县潮水岩村三十多名孩子存在不同程度的血铅超标,甚至血铅中毒。当时媒体报道称,村民带着孩子去当地医院检验时却遭到拒绝。

这些事件都沉淀在港口镇村民的记忆里。

而最近打砸事件的开端,是村民从网络上查询得知铅会致人中毒,于是提议各家带儿童去检验。

“结果发现镇上一百多个儿童血铅都超标了。医生说,可能是附近的铅厂所致。医生还说,铅厂生产一年,周边10年都可能还有危害。”当地村民彭霞说。

彭霞出示了她收集的5份检验报告单,血铅含量均在100微克/升以上,其中一个5个月大的女婴,血铅数值为419微克/升。5份检验报告都是2014年7月份做的,检验医院分别是鹰潭、义乌、南京、杭州等地。他们不相信本地医院的检验结果。

这正是此次打砸事件的原因。

在打砸事件之前,港口镇上每户村民集资200元,请人先后去港口镇、弋阳县、上饶市、南昌市、北京等各级政府上访,要求兴旺公司搬离港口镇,均未果。

为应对村民上访,弋阳县委县政府于2014年5月份成立工作组,多次前往港口镇开展工作。除了召集村镇干部、党员、群众代表等人开会外,还挨家挨户做工作。

舒接福说村民们后来就不再追问公司合法性问题以及环保措施了。他们说:“既然这个公司是合法的,也没有污染,那就搬到别的地方去吧。

村民们承认,弋阳县政府确实组织了工作队来做工作,“但政府不解决问题。我们的诉求是,工厂必须停工,不要在我们这里”。

港口镇村民到了谈“铅”色变的程度。有村民已计划将孩子送到外地读书。镇上一家制衣作坊的老板称,5月份,他的制衣厂还有二十多名女工,但现在仅剩七八名了——母亲们担心孩子被兴旺公司影响,带着孩子远走义乌打工。

弋阳县教育局和学校老师也成立工作组,劝说村民不要送孩子到外地读书。彭霞有两个弟弟,分别为12岁和13岁,之前已在弋阳县城的育才学校交了300元押金,但最近,学校退回押金,并称,学校接到了弋阳县教育局的通知,不允许任何学校收取押金,违者一律退还。

“他们(工作组)叫我们不要闹,还说这家工厂没毒。但我们不相信。医生、专家、网上,都说铅对人体有害。”这位家长说。

 

原文刊于《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