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国民幸福指数下的不丹

由于把幸福作为决策的中心要素,小国不丹一下子成为全世界注意的焦点。迪皮卡•切特里报道了这对环境的影响。

Article image

在全球对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的讨论中,“幸福”这个词非常罕见;但在不丹,却是非同寻常地常见。“国民幸福指数”(简称GNH)这个词铺天盖地地出现在在所有官方及许多非官方的文件和演讲中,框定和规划着该国雄心勃勃的环境保护政策。

人们一向把不丹的第四代君主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国王视为国民幸福指数的开创者。20世纪80年代他向不丹国家计划委员会下达了一道命令,宣布政府计划的成功与否必须以该国人民幸福感的提高为评价基准。从此之后,GNH就成为一个替代GDP衡量人类进步的工具。

不丹认为,用幸福感的增加来衡量一个社会的发展要比只用金钱衡量进步得多。该国的情况的确如此吗?政府实现其幸福目标的实际情况如何?这些行动对环境又有什么意义呢?

环境保护被列为GNH的四大支柱之一,即:保护自然环境、促进可持续发展、保护和提高文化价值,以及建立良好治理。2008年,伴随着第一届不丹民选政府的上台,不丹宪法生效,其中有整整一条都是关于环境保护的。它宣称“不丹将永远保持国土60%的森林覆盖率”。目前已经有50%以上的森林被划为保护区。

包括农林部在内的政府记录都表明目前不丹的森林覆盖率高达72%。农林部长博马·加姆绍博士率领代表团参加了去年的坎昆会议,他说维持不丹的高森林覆盖率是毫无问题的。“我们的森林覆盖率能从20世纪60年代的45%增加到今天的水平,与GNH政策指导下政府的刻意努力是分不开的。”

2008年的大选中,吉格梅·廷里领导的不丹繁荣进步获胜,这位首任总理是GNH和环保的积极倡导者。在2009年12月哥本哈根会议上,不丹宣布将永远保持碳中和。

从那以后,抗击气候变化的决心出现了全球性的动摇,但不丹绝对没有。廷里总理在去年一次关于气候变化和健康的议会会议上(以及其他许多国内外场合)重申了之前的观点。他说:“气候变化是人类无穷贪欲驱动下的生活方式的结果。建立在无限增长错觉之上的GDP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带来了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全然不顾文化和生态代价。”

 “在我们独树一帜的国民幸福指数理念的指引下,不丹至今还没有给气候变化造成任何负担,而且实际上我们的自然环境保护工作比大多数国家都要成功。”

为了将其豪言壮语落实到行动中,不丹当局推动的各种政策都带着浓厚的环境保护色彩。现政府制定的经济发展政策和外国直接投资政策都明显倾向于环境友好产业,为采取绿色行动的企业提供减税和优惠。

在一次接受路透社的采访时,廷里总理表示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推进环境保护。“我们对于农田的扩展一样严格控制,以致农民的生活变得困难。我们也有发展以自然资源为基础的产业和制造业的机会,但不丹在其环境影响方面的限制非常严格。”

他还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帕罗的投资巨大的大理石厂由于环境问题和光污染而被关闭。另一个是不丹南部的一座刨花板厂,按照不丹的环境政策被认定为是不可持续的,然后也关门了。

不丹的十五计划(由国家计划委员会制订,现改名为GNH委员会)的时间是从2008年到2013年,它将环境列为头等大事,并特别强调了教育、卫生、财政金融、ICT、建设和咨询及水力发电等部门。不丹也在不断探索有机农业和文化旅游等领域,推动该国在不违背环境利益的前提下实现经济发展。

然而,并非每个人都能认同政府的行动,特别是那些力图同时实现幸福和环保的法律的效率。不丹在很久以前就颁布了禁塑令,并且通过了一项新的“控烟法案”,按照该法,任何人在没有纳税收据的情况下持有烟草制品、在公共场所吸烟以及生产或销售烟草制品都是违法的。政府还提出了一项提高汽车进口税的议案,但遭到了反对党的质疑,目前正在上院审议。

怀疑者们指出尽管不丹下了禁令,但商店还在用塑料袋,烟草黑市也在泛滥。与此同时,包括不丹反对党领袖策林·托杰在内的一些人批评控烟法案过于严厉(由此违背了促进幸福的宗旨)。他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说:“这个法案的初衷是很好的,为的是抑制烟草的消费。但是,法案对违背的人们实施过于严厉的惩罚,在我看来并不符合GNH的原则。”

但是,尽管政府的行动遭到质疑,对提高幸福的理念本身则几乎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如果法律并无效果,人们会说这是因为它们不符合GNH的宗旨(上面托杰的态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总体上人们都赞同要在提高人们幸福感的基础上制定政策,但至于什么能让人们幸福却产生了争议。

并非所有的幸福行动都是自上而下的。上师兼电影人宗萨钦哲仁波切发起了一项倡议,号召提高不丹南部萨姆德鲁琼卡尔地区的生活水平,公众的反应十分积极。这项倡议旨在实现食品安全和自给,同时保护和强化自然环境、加强社区、发扬不丹的独特文化、缩小城乡差距,并培养一种合作、高效、创业、自立更生的精神。这项倡议是在去年十二月提出的,其中包括了许多项目,如帮助农民建立有机农业合作社及绿化校园等。

对宗萨钦哲仁波切和其他很多不丹人来说,幸福与环境之间的联系是显而易见的。

 

迪皮卡·切特里,不丹自由撰稿人。 

图片来自Bhutan-360

本系列其他阅读:

追求幸福

“幸福中国”取决于政绩评价体制改革

“无限的经济增长是不可能的”

走向可持续资本主义

回归平衡

幸福背后的危机

从食不果腹到饕餮盛宴

构建中国国民幸福指数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sharma

何谓“国民幸福指数?

不丹用GNH(国民幸福指数)替换GNP愚弄了世界。它让那些发达国家成了傻瓜,实际上它们也是。国王貌似对民众慷慨大方,民众为了一个除了微笑没有任何贡献的国王而忘记了自己的利益。这个国家很多偏远地区的百姓缺乏生活必需品,而在城市里的人们却享受着各种方便,是这些人用甜言蜜语恭维那些乡下人,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梦想永远都不会实现。没有人能反对专制的国王(他表面的“好”欺骗了你我和全世界),所以即使民众知道存在问题,知道他们被剥夺了很多,他们依然只能说好话,表示满意。

如果国民幸福指数真的重要,外国记者就该被允许自由报道不丹的新闻。如果不丹政府同意这样,我们就能了解事实。

What is GNH?

Bhutan has fool the world with GNH instead of GNP.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have been made fools and they really are. The king seems to be very generous to the public as seen and the public forget themselves for the king who instead gives nothing to the public except a mere smile. The people in different remote parts of the kingdom are deprived of many neccessities but on the other hand, the people in the towns are enjoying all the facilities. These people flatter those living in countrysides with their sweet words and show them their dreams which will never be fulfilled. Nobody can speak against the TYRANT King(seems to be good to fool you and me and the world), so people evev if they have problems or they know they are deprived of many thing, they HAVE to say GOOD and be satisfied.
If GNH is really important then International Jourlists must be allowed to write the Butan news freely. If Bhutan Government approves this then we can see the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