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尼泊尔的水电开发——造福于民?

冬季电力的短缺使尼泊尔一如既往地被笼罩在了黑暗之中。迪帕克•阿迪卡里为我们揭示了尼泊尔国内围绕水利所展开的争论。

Article image

时值隆冬,有计划的断电却如魔咒般困扰着尼泊尔的电力用户,还美其名曰“用电限制”。每年的这个时候,这个国家的居民都忐忑不安,不仅仅是因为喜马拉雅的严寒,还因为无法避免的电力短缺现象。这种情况从十月到十一月开始,一直延续到六月或七月季风季开始的时候。到了二月份,拉闸限电还会增加至每天16个小时。这一情况不仅在这个国家引发了一场关于水力发电的激烈争论,同时还让大坝工程项目举步维艰。政府希望修建大型水坝项目,而群众则更希望修建小型水电项目。在这两种相左的意见下,计划停滞不前。这就迫切需要一种折中的解决方案。

尼泊尔本不应面临如此窘境。或者说,这个国家的人民以为他们不应面临这种局面。几乎所有受过教育的尼泊尔人都知道,这个国家6000条河流(其中大多数靠雪水补给)所具备的水力发电能力的官方数字是:83000兆瓦。然而,对于一个水电产能仅达到区区698兆瓦,远远不能满足需求的国家而言,这种极端的估计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质疑。

在近期的一篇关于尼泊尔能源部门的文章中,两位研究人员试图打破这个“83000兆瓦”的水电神话。他们写道:“这一数字是一位俄罗斯的研究生得出的。不幸的是,他甚至都未能亲自到尼泊尔进行实地研究。”他所说的是当时在莫斯科电力研究所从事该项研究的哈里·曼·施瑞斯塔 博士。两位作者还举出其它两个相互矛盾的数字(4万兆瓦和20万兆瓦)。这是两个围绕该部门进行的讨论中经常被提及的数字。他们在文中认为,迫切需要对该国真正的水电潜力进行深入研究。

尼泊尔电力局是负责尼泊尔电力采购、监管、供应的政府机构。在近期召开的一次有关强化该机构的研讨会上,能源部长普拉卡什·萨仁·马哈特博士却持谨慎的乐观态度。他提醒观众说,能源部的目标是在十年内生产1万兆瓦的电力。他表示:“我们还需要等上四到五年。那时候,我们就不需要限制用电了。”当一位与会者问到是否有必要在豪华酒店召开研讨会时,他答道,“我们应从大处着想。”

是从大处着想还是从小处着想是尼泊尔围绕水电展开的争论的核心问题。尼泊尔是一个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的国家,同时它还拥有多条贯穿喜马拉雅地区、水流湍急的河流。 与其前任政府、毛主义政府一样,联合政府也许诺说要开发这个国家的“液体黄金”。然而,一些人却认为,尽管尼泊尔可以利用川流式系统进行水力发电,但是,对于一个刚刚走出十年内战阴影、亟待发展的国家而言,修建大型水坝是无法避免的。因此,政府的政策依然是以大规模、出口导向型为主导。然而,尼泊尔的 “着眼大处的水利发展思路”却受到了来自群众的强烈反对,特别是在1990年的民主重建运动之后。当然,致力于开发水利发电潜力也反映了尼泊尔在过去20多年里的政治动荡。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世界银行灰溜溜地从404兆瓦的阿伦3号项目中撤出。该项目位于尼泊尔东北部的同名河流上。尼泊尔最高法院根据当地团体成员及活动人士提起的诉讼作出裁定,世界银行及尼泊尔政府必须向公众公开有关该项目的信息。人们对于该计划有着诸多指责,如担心其会导致电价的上涨(该项目的预计成本达每千瓦5400美元[36800元]),电站对阿伦河谷丰富的生物多样性造成的生态影响,以及认为该项目对尼泊尔而言过于庞大(其成本相当于该国全年预算)等。

这些担忧最终迫使世界银行撤出。这一举动无异于使尼泊尔的繁荣之梦化为泡影。十年后,前财政部长拉姆·萨仁·马哈特博士在他的题为《保卫民主:尼泊尔政治经济的推动力及失误》一书中表达了他对该项目终止的遗憾:“我们失去了阿伦3号。连同该项目一起消失的还有其富有吸引力的融资方案。这套融资方案能够带来包括增加国民收入等巨大潜在社会效益在内的诸多收益。”

之后,尼泊尔和印度两国于1990年代中期签署了《马哈卡利条约》。该条约规划修建一座高达315米、储水能力达123亿立方米、并且具备6480兆瓦发电能力的多功能大坝——潘切斯沃尔大坝。然而,尼泊尔的最高法院却作出裁定,该条约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之二多数的通过。在经过了激烈的辩论之后,该协议最终于1996年11月27日获得批准。但是,尖锐的分歧却使主要在野党(联合马克思列宁主义党)产生了分裂。协议规定,详细的项目报告(DPR)将于六个月内完成。然而,距离协议的签署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印度和尼泊尔依然没有取得显著进展。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份协议由最初的令人欢欣鼓舞到如今的被束之高阁?一些水利观察人士认为,印度对开发尼泊尔的水利潜能根本不感兴趣。相反,他们觊觎的是水资源。评论家表示,印度方面希望在印度恒河的主要支流—戈西河上的巴拉克瑟卓修建一座高达269米的大坝,从而解决一年一度困扰其两个人口最多的邦——比哈尔邦北方邦洪水问题。

尼泊尔记者普拉山特·阿里亚尔曾就尼泊尔的水利部门做过广泛的报道。他认为,吸引印度的是水资源和灌溉,而非电力。他表示:“印度从其友好邻邦不丹进口电力;与美国签订了核能协议;此外,印度东北部地区及其它地区都具有水力发电的能力。因此,认为印度关注尼泊尔的水力发电并不正确。”然而,电力工程师比莫·古伦却不这样认为:“印度越来越深地卷入到气候变化争论之中,因此它无法使用热能发电设备。从地理上的近邻尼泊尔进口要比从相隔遥远的不丹进口更加便宜。”

然而,印度负责项目的修建,之后再进口电力的不丹模式却受到了尼泊尔国内专家的批评。《喜马南亚人》杂志八月份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知名水资源专家迪帕克·吉亚瓦利称这种模式为“新殖民主义的电力发展模式”。在这篇引起广泛讨论的文章中(不丹商业新闻编辑丹增拉桑在《不丹时报》上作出回应),他写道:“一种寻租、赚取专有权的模式或许会让政府、政客、政府高官们在某段时期内赚得钵满盆盈,就像那些阿拉伯酋长们一样。但是,这么做对发展国力却毫无益处。然而, 这才是发展的真正意义所在。”

此番观点得到尼泊尔水资源及能源用户联合会(WAFED)协调员拉坦·班达理的支持。该组织对大型水坝的实际效用提出了质疑,并表示他们是为了保护当地群众的利益而战。“我们并不反对大坝,或者发展本身。”在详述大型水坝的诸多不利因素之前,他首先澄清说道,“然而,它们却使成千上万的群众流离失所,毁坏了当地的环境,只有富人从中受益。”实际上,班达理参与抗议运动与他位于尼泊尔西部的家乡开发水利项目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750MW的西塞迪项目几经沉浮。而去年早些时候,中国投资方的突然撤资更使该项目雪上加霜。该项目最初设计为一座77兆瓦径流式项目。然而,后来却被改进为一座高195米、具有750兆瓦发电能力的混凝土面板堆石坝。该项目如果获得实施,人们担心大坝将使四个区的人民流离失所。水库将会淹没25平方公里的面积,储水量约为15亿立方米。“任何项目如果没有考虑当地群众都不会获得成功,” 班达理表示,“我们应该确保项目为我们造福,而不是让一些外国投资公司获利。”他还表示,向印度出口电力的想法本身就有问题。因为电力只不过是原材料而已,不是可供出口的商品。

尼泊尔自身是否可以发展耗资巨大的水利项目?班达理和古伦虽然在水利问题上意见相左,但他们一致认为尼泊尔有足够的资金,缺乏安全保障使投资受到了阻碍。古伦认为,既然尼泊尔的绝大多数水利设施都将采用径流式,如果在建设时注意采用抗震设施的话,即便是大型水坝也是可行的。 他表示:“结构的设计应该合理。为了快速发展,大型项目正是我们目前所需要的。”

据美国NGO国际河流组织的统计,过去50年里所修建的4万座大型水坝使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没入水中。对这些大坝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这些项目的社会、经济、环境成本是无法弥补的。

如何才能调和这些相互对立的意见?或许,终究还是可以找到一种折衷的方式。正如班达理所说,“并非所有大型水坝都是坏的,也并非所有小型水坝都是好的。”解决的办法或许就是推广微型水电项目,并同时投资于对生态环境无害的、具有可持续性的中等及大型项目。


迪帕克·阿迪卡里:驻加德满都的尼泊尔记者。

图片来自imageshack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anumakonda

在尼泊尔利用一系列可再生能源

对比其他国家的能源潜力,过去三十年里尼泊尔在小型水力发电上进行了大量投资。尼泊尔私营部门拥有90台小型氢键结合设备,分散在全国75个地区中的大约59个。太阳能:26,000兆瓦;风能:200兆瓦;理论上830亿瓦特,实际25,000兆瓦与氢能混合发电能力;薪材:7吨;沼气:大约10立方米的容量,外加现有家畜和200,000棵农作物。尼泊尔全国超过80%的能源需求来自于主宰国家能源版图的林业。燃烧木材将继续成为首要的能量来源,但它系不可再生能源。所以有必要发展其他方式来满足国家贫困地区的能源需求。尼泊尔拥有丰富的水资源,可以在水资源丰富地区发展水力发电以满足当地的需求。发展小型水力发电站可以有效地缓解生物和燃料消耗带来的压力。 (来源:Suraj Upadhaya1, Enlightenment 2008 SUFF) A.Jagadeesh Nellore 博士(美联社), 印度

Harnessing a good range of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in Nepal

Comparing energy potential in Nepal and other countries, Nepal has invested heavily in micro hydroelectric sources over the past three decades. Nepal has 900 micro and hydrogen bonding facilities in the private sector, spread out in about 59 of 75 districts in the country. Solar power: 26,000 MW; wind power: 200 MW; capacity to bind with hydrogen: in theory, 83GW, and practically, 25,000MW; fuelwood: 7 metric tons; biogas: capacity of about 10 cu. meters, with 200,000 plants in the existing lifestock population. Nationally, more than 80% of the total energy demand in Nepal comes from the forestry sector that dominates the country’s energy landscape. Burning wood will keep being the main energy source in Nepal, but its current level of use is unsustainable. So it’s necessary to develop other means of meeting the energy needs of the country’s poor people. Nepal has abundant water resources that could be developed into hydropower in areas rich in water and to meet local needs. Development of micro hydroelectric stations can significantly reduce pressure on the consumption of biomass and fuel inputs. (Source: Suraj Upadhaya1, Enlightenment 2008 SUFF) Dr.A.Jagadeesh Nellore (AP), India

Default thumb avatar
gaidee

水电造福于民

也许吧,看你如何定义“民”。

Hydroelectricity is for the people

Maybe, but it depends on how you define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