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老兵的沉思 ——詹姆斯•汉森访谈(2)

在谭•科普塞采访的后半段,美国气候学家詹姆斯•汉森探讨了科学在全球变暖行动主义中的作用,并说现在是到法庭进行斗争的时候了。

Article image

谭·科普塞(以下简称科):您在英国曾经扮演过一个有趣的角色,该国最大燃煤电厂金斯诺斯的抗议者们被宣告无罪,您的证言至关重要。科学家是否应该在社会中发挥如此活跃的作用呢?

詹姆斯·汉森(以下简称汉):我认为在科学对于政策的作用上,科学家可以保持客观。在金斯诺斯的案子中,我替那些因为阻止煤厂运行而被逮捕的人们作了证。科学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年轻人将来就会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以及这个问题的后果,但这个问题并不是他们造成的。

这是一个陪审审判,陪审团认为这些人无罪,因为他们是为了保护更高价值的利益。这是一个(英国)政府应该倾听的信息。但他们反而在图谋推翻这个判决,要把案子送交高一级法院。三个月后金斯诺斯的案子将重审,我现在正在写证词。

科:您最近还参与了白宫外面反对山顶削除采矿的示威活动。您认为自己还会继续参与政治活动和示威吗?

汉:是的,这是为了让我们重视越来越紧急的形势。但我现在认为采取行动的最大希望可能是在政府的司法部门,而非行政和立法部门。所以我要让科学及其作用尽可能地清晰,以支持那些促使司法部门作出裁决的行动。

在我们的政府里,我们国家构成背后的首要原则就是人人生而平等。这是美国独立宣言的第一句话,也是美国宪法中法律平等保护概念的基础,但实际上宪法最终把公民权赋予了少数人,法院告诉政府必须进行种族隔离。

我认为年轻人也应该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就是说法院应该要求政府制订计划,表明打算如何减少排放以实现气候的稳定。

我觉得司法部门受到的压力和游说比行政和立法部门要少。因此我真的希望能够证明这一点,这样取得行动成功的机会要比示威更大。


图为詹姆斯•汉森在白宫前参加示威活动时被警察带走。
图片来自雨林行动网络


科:环保活动家和作家比尔·麦克基本把
您的努力当作他发起全球性环境运动350.org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个运动旨在把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稳定在350ppm,您认为我们回到这个安全浓度的机会还有多大?这是否现实,抑或我们已经过了这个点?

汉:还是有可能的。这很有趣,因为我正在写的一篇论文的主题就是:如果我们想把碳浓度降回350ppm,必须在未来几年里让排放保持平稳,然后让其以每年约5%的速度快速下降。要实现这一点,必须大力在边角土地上植树造林。我说的边角土地实际上指的就是那些并没有用于农业的土地。我们必须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另外一个办法就是造林。

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改革建议最近已经公布,您认为这个机构需要改革吗?它是不是需要变得更灵敏一些?

汉:坦白地说,不需要。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把对科学的批评最小化。实际上,这份报告(IPCC的2007年报告)遭到大力批判是因为它的错误实在太少了。报告长达好几千页,批评者们找到的错误却寥寥无几。最主要的一个就是喜玛拉雅冰川可能在25年内消失的说法。这是一种夸张,但实际上全球的冰川都在融化,后果是非常惊人的。批评者的一切目的不过是为政府无视报告的科学意义寻找借口。

联合国和IPCC将努力减小出现错误的可能,但它们永远也不可能做到。基本上,我认为这个进程还是挺好的,上述努力用错了地方。真正需要努力的是对一个明确的科学信息做出政府反应。

科:您理想中,科学家和政治家之间应该是怎样一种关系?跟现实有什么差距?

汉:我想简单的回答就是理想中的政治家应该听从一个明确的科学结果,而实际上至少一些国家的政府继续无视它并且试图否认科学(结论)。

科:您认为所谓的气候怀疑论者是否会永远主宰媒体舆论?他们会消失吗?

汉:不会的,他们肯定永远都不会消失。这些人是以律师而非科学家的面目出现的。他们继续努力寻找任何可以对科学进行批评的东西。科学家努力做到客观,不断对自己的结论进行再验证,如果需要的话,还会随着证据的变化改变自己的结论。但你可以看到怀疑论者永远就只有一个立场。他们是为化石燃料产业和那些希望继续“一切照旧”做法的人代言,无论证据是什么,他们的立场永远不会改变。

 

谭·科普塞,中外对话运作和发展主管。

第一部分:急需给碳排放定价

图片来自雨林行动网络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meleze

支持汉森

中国作为世界的中心,却只对自己国家的人称兄道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路透社的一个报道(详见http://www.reuters.com/article/idUSTRE6AI10K20101119?pageNumber=2)指出,对中国来说,环境污染的检验绝不是一种威胁,反而是我们能够控制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一个契机。汉森无疑正在对美国人传统的生活标准提出挑战,而关于他的这篇采访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一种警示。那些在拉斯维加斯消耗掉的石油,以及在好莱坞电影里烧毁汽车炸掉高楼时使用的石油,不都是中国矿工辛苦开采的吗?

Hansen is very welcoming

It is a pity that China well known as empire of the middle is bothered only by inside its boundaries and not outside. The checking of the pollution as is described in Reuters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idUSTRE6AI10K20101119?pageNumber=2)
is not a threat to China but a opening for China to manage all over the world the control of the amount of the CO2. Hansen is really welcoming a change in the American standards of live. His interview is a call to China. Isn'it the play of the Chinese miner to check the oil they are burning in Las Vegas, or in every Hollywood's movie as they are burning cars or destroying build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