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贝加尔湖再次面临造纸厂威胁

俄罗斯的政策转变再次给了造纸工业巨头在贝加尔湖倾倒有毒排泄物的自由,王秋霞和张亚东报道。

Article image

2010年初,俄罗斯总理普京推翻了2001年的一项禁令,新的法律将允许在贝加尔湖中倾倒有毒工业废料。这将使已于2008年停产的纸浆厂重新运行并向贝加尔湖排污。

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最深和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拥有世界上种类最多和最稀有淡水动物群。然而,贝加尔纸浆造纸联合企业一直威胁着这一自然珍宝。2010年4月,中国达尔文自然求知社、绿色龙江乐水行以及无国界河流网络4个环保组织的代表前往贝加尔湖,对周围生态环境进行考察。

民间环保组织“贝加尔湖波澜(Baikal Environmental Wave,以下简称“波澜组织”)”位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上世纪九十年代成立以来,“波澜组织”青一色的女将们一直在对抗贝加尔湖最大污染源——贝加尔湖联合纸浆厂。2010年1月29日,“波澜组织”遭到政府“洗劫”,当地警察以“打击盗版软件”为由,强行没收了办公室的电脑。

“那只是一个借口,” “波澜组织”负责人玛琳娜(Marina Rikhvanova)说,“警察拒绝查看我们提供的软件授权证书,政府的目的在于使我们无法工作,不得不停止一切反对1号决议的行动。”

玛琳娜所说的“1号决议”,是指2010年1月13日,俄罗斯总理普金签署的《关于贝加尔湖保护区核心生态区人类活动规定的修正案》。“1号决议”取消了过去在贝加尔湖保护区,“污水无法处理后排放的企业禁止生产纤维素和纸制品”的规定;同时允许污染物堆放、填埋在贝加尔湖湖岸上,甚至允许焚烧废物。这一决议直接为保护区最大的污染源贝加尔湖纸浆造纸联合企业打开了方便之门。

被誉为西伯利亚明珠的贝加尔湖,宛如一弯新月镶嵌在俄罗斯东部边境葱茏的山岭间,中国考察小组在4月中旬抵达贝加尔湖的时候,湖面还结着厚厚的冰,澄澈的天空把莹白的冰面淡淡上了一层蓝,日光与湖面疏松的冰沙私语,让人忍不住停下脚步去聆听这份安静。然而,在墨绿色的山脉和淡蓝色的冰面相接之处,两个巨大的红白相间的烟囱正不断地向天空排放着气体,把周围一小块天空都笼罩在阴霾下。那里便是“明珠上的污点”——臭名昭著的贝加尔纸浆造纸联合企业。

贝加尔湖纸浆厂始建于1966年,当时主要产品为
人造丝,用于制造军事战斗机轮胎。冷战结束后,工厂将粘胶纤维纸浆作为主要产品,其中95%的产品销往中国。俄罗斯最大财阀杰里帕斯卡拥有贝加尔湖纸浆造纸联合企业25.1%的股份(他曾拥有绝大多数股份,但在3月将企业的四分之一卖给了纸浆造纸公司“大陆投资”),俄罗斯政府持有剩余股份。2008年,由于经营不善、污染严重,无法遵守2001年的新排污禁令,纸浆厂被迫关闭。直到今年年初,纸浆厂又开始调试设备,准备重新运行。

贝加尔湖纸浆造纸联合企业的存在,对当地的生态环境和居民健康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纸浆厂生产期间,每天向贝加尔湖排放
12万吨废水、数千吨废气,至今累积了600万吨废渣。废水中,主要污染物为氯化物。这些氯化物造成了湖底130平方公里的污染区。

绿色和平在2003
年做的对贝卡斯克镇环境影响的调查中,不仅在贝加尔湖中浮游植物和动物体内发现二噁英,在当地居民制造和食用的牛奶、黄油和其它食品中也发现了高于安全标准2至3倍的二噁英。废水中的二噁英和呋喃消解速度极为缓慢,易在生物体内聚集。这个问题被认为是引发了二十世纪八十、九十年代贝加尔湖海豹免疫系统和生殖系统障碍,导致大量海豹死亡的罪魁祸首。

有人怀疑纸浆厂同时造成了贝卡斯克镇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上升。“我们要求政府部门公布最近几十年的癌症病例数据报告,但是被告知这些资料不公开。”玛琳娜说。

2008
年,纸浆厂才因为财务和环境等诸方面的原因被迫停产。时隔两年,正当贝卡斯克镇政府、NGO、科学研究院等积极筹划如何解决纸浆厂遗留的劳工和环境问题,俄罗斯总理普金在今年1月份颁布了《关于贝加尔湖保护区核心生态区人类活动规定的修正案》。普京解释说,贝加尔湖地区的生态环保当然很重要,但同时更应考虑贝加尔湖造纸厂停工后工人们的就业和生计问题。但是,上世纪60年代的设备和工艺真的能解决当地人的生计吗?

在只有约16000人口的贝卡斯克镇,贝加尔湖纸浆造纸联合企业在很长的时间里是这里唯一的经济支柱。纸浆厂员工曾一度多达2200多人。根据镇政府2008年的报告表明,纸浆厂生产占镇GDP的84%,税收占60%,雇佣1300名员工(包括外来工人)。但这个工厂早就发不出工资,工人们纷纷计划另谋生路。中国考察小组在镇政府门前遇到了一群集会抗议的原纸浆厂工人。他们集会是为了得到纸浆厂拖欠的失业补偿金,好有本钱开始从事别的行业。他们表示不想回纸浆厂工作。

据官方统计数字,在2008年停产之前的员工中,贝卡斯克镇本地居民占45%,多为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纸浆厂关闭之后,有些家庭离开贝卡斯克镇到别的城市谋生。2009年的数据表明,纸浆厂的失业人口下降到551人。

普京总理为工厂重新开工扫清了最大的法律上的障碍,纸浆厂也从今年年初投入了紧锣密鼓的试运行。他们采取的第一个动作,是把原来开放式的排污设施封闭起来,由外部无法获悉工厂内进行什么样的改革。考察小组在前往贝加尔湖的前一周向纸浆厂发出公开信,要求进入参观工厂生产设备和治污设施。但纸浆厂用各种借口拒绝我们进入厂区参观。

有一次,纸浆厂经理秘书在电话里慌张地跟我们说:“厂子出了爆炸事故”。这次不是借口。4月21日,我们在离纸浆厂约2公里的贝卡斯克镇政府大楼前闻到了刺鼻的气味,空气有一点淡淡的黄绿色。玛琳娜的线人说,纸浆厂购买了氯气用以漂白灰纸浆。但由于设备太陈旧,装氯气的罐子爆炸,引起泄露。

不仅如此,有证据表明,纸浆厂在试运行期间有偷排污水的行为。贝加尔湖波澜向镇政府提出要对总排水口进行检测,但政府部门却说,排水管是私人设施,不可以随意检测。紧接着,警察就没收了波澜组织办公室的电脑。

斗争还在进行。俄罗斯NGO联合“绿色和平”、WWF,形成了保护贝加尔湖行动网络(Baikal Activity),并在世界范围内发起了“保护贝加尔湖”请愿活动,反对纸浆厂的重新运行。俄罗斯科学家也联合起草了给普京的请愿书,呼吁阻止在贝加尔湖核心保护区生产纸浆。

我们看到纸浆厂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陈旧的建筑正镇定自若地冒着烟。纸浆厂的业务员正前往中国,为他们的新产品寻找买家。一旦找到市场,生产就会突破一切阻力重新开始。


王秋霞是北京环保组织“达尔问自然求知社”项目官员。

张亚东是黑龙江省环保组织“绿色龙江”总干事,Rivers without Boundaries中国协调人。

首页图片由王秋霞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环境与利润

为什么俄罗斯的政策会转变?当然是环保重要还是造纸重要?因为造纸利润极大而使贝加尔湖将现灭顶灾难值得吗?——当然,这些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估计绿色环保主义者又要跳出来指责抗议了。但长短利益、整体利益与局部利益的博弈在未来时空的转移上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Environment and profit

Why has Russia's policies changed? I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mportant or is papermaking important? Is it worth submerging Lake Baikal in disaster because the profit of papermaking is enormous? Of course, this is something none of us can understand. I reckon Green environmentalists will come out to criticise and protest. But who will really know what the long-term and short-term interests, interests as a whole and individual interests are in the futur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坏实践的后果

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总统了解俄罗斯造纸业的全部,他一直是这个行业中龙头集团之一的主席。该集团是惟一一家由森林管理委员会计划授权向中国供应纸浆的厂商,他们希望通过这个例子来反映合理的环境管理实践。

至于梅德韦杰夫总统怎么允许贝加尔湖纸浆厂重开,而且采用远远低于国际规范的环境标准,我们还不清楚。

考虑到贝加尔斯科工厂的纸浆基因指纹如此特殊,用它造出来的纸不可能被视为合法的,即使是在中国;也不可能出口到欧盟或美国,而这部分出口占了中国纸产品出口的三分之一。(美国禁止非法林产品,从2012年起,欧盟也将禁止。)然而,也许情况依然可以乐观,因为尽管雷斯法案禁止,美国依然从印尼以及与中国相关的企业得到纸产品供应。

A consequence of adopting bad practice

President Dmitri Medvedev knows all about Russia's pulp and paper industry, having been chaiman of one of the largest groups in that industry. That group is the only one to supply China with Russian pulp certified under the FSC scheme to reflect sound environmental and management practices.

How it is that he can allow the Baikalsk mill to reopen - and adopt environmental standards so far below international norms - is unclear.

Given that the DNA fingerprint of the Baikalsk mill's pulp will be unique, it is most unlikely that paper made from it - even if, as likely that paper is made in China - would be deemed legal or otherwise fit for import into either the EU or the USA, which account for about a third of China's paper exports. (It is illegal to possess illegal wood-based products in the USA and will be in the EU from 2012.) However, this might be a over optimistic given that, despite the Lacey Act prohibition, the USA continues to import paper supplied from Indonesia and related businesse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