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意愿的联盟

气候谈判在德国波恩拉开帷幕。为避免政府间谈判再次陷入僵局,托马斯·霍尔和斯科特·摩尔提出了一项全新的减排举措,旨在将从沃尔玛到市政府在内的所有诚意减排的成员囊括入内。

Article image

加利福尼亚、欧盟、沃尔玛中国环境保护部、及本文的读者之间有何共同之处?抛却国家的不同之外,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为了使子孙后代能够生活在一个更加安全的气候环境中而身先士卒。

各国政府为了限制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的排放而做出的政府间努力几乎无果而终。2009年12月哥本哈根峰会之后,主要排放国要就为有效防止气候恶化而共同减排达成协议仍遥遥无期

这是因为,国际谈判的成败取决于各国,尤其取决于中美两个最大的排放国。人们普遍认为美国的气候变化立法是达成全球协议的先决条件。然而,混乱不堪的参议院却仍然围绕着这一法案争论不休。同时,中国共产党担心,减排会影响其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虽然中国政府曾许诺降低中国碳排放的强度,但是却还未能就在国际范围内实现可监控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做出承诺。各国都希望其他国家先于自己采取行动。但是,鉴于华盛顿和北京方面的僵持状态,在近期达成全球气候协议似乎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会放任海平面上升、农业产出下降、以及其它气候变化危险的发生。我们也不会面对中美“两个大国”的顽固立场而束手无策。我们可以退而求其次,采取其它可行手段,在不签订多边协议的条件下,谋求缓解气候变化方面的进展。目前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在政府间无法取得进展的领域采取行动的联盟。

这一联盟应包括希望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所有各方,当然不仅要包括各个国家,还要包括各地区、各省、州、市、及城镇等。此外,还应包括环境监管部门和运输部门官员在内的国内政府部门间的跨界合作网络,以及包括企业到社会团体组织在内的私人组织等。另外,市民也必须在其中发挥重要角色。所有这些成员共同代表着世界人口和经济中的大部分。

这一联盟的基石早已存在。实际上,这一基石就是联盟中的联盟。哥本哈根会谈中少数几个亮点之一的就是宣布组成“R20”集团。这是一个包括加利福尼亚和巴黎在内的、由世界上最大的20座城市和地区所组成的组织。该组织的目标是在国家政策缺失的情况下,谋求积极地减排。包括可口可乐和沃尔玛在内的一些世界上最大的跨国企业正在着手制订远大计划以降低他们的碳足迹。消费者对低碳产品的需求日益增长。英国最大的零售商,特斯科计划针对其所有产品引入碳足迹标签体系。

这些通过合作共同抗击气候变化的举措与全球公约相比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混乱、难于协调、缺乏精确性等问题。然而,这却反映了气候变化的现实情况。尽管气候变化作为一个过程而言是全球性的,但是其影响将随地域不同而有着很大的不同。世界各国人民将无可避免地根据自身的利益、价值取向、及偏好等对减缓气候变化的成本和收益进行权衡。这一点应在国际范围内得到认同。

如何才能实现这一点呢?首先,高层领导人应动用他们的巨大的影响力召集所有愿意合作的各方组成一个气候变化全球联盟。例如,只有G20成员国首脑才有能力呼吁成立一个足以发挥显著作用的联盟。然后,这一理念应当得到多国组织,特别是联合国的认可和支持。这种支持并不需要摒弃国际公约的流程;它只需要承认将在若干年后达成一份有效的全球协议。而目前推进这一进程的最佳手段就是建立一个联盟。在哥本哈根峰会上被边缘化的欧盟应该发挥带头作用,从外交和融资两方面给予支持,从而重新成为全球环境保护大国。

气候联盟中的各色成员应做好准备动用一系列手段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通过紧随英国、加利福尼亚以及其它成员的脚步,各国政府可以采取积极举措,即便在全球或国家协议缺失的情况下也能够限制排放。比如说,欧盟和印度和巴西这样的主要发展中国家之间签订的“小规模”协议将起到巩固这些举措的作用。同样,政府制订的政策和民间团体的施压可以鼓励企业、城市、以及市民自发地制订相关制度并采取行动来降低排放。

气候联盟应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推进减排进程。企业、管理者、民间团体组织、以及个人形成的对等网络能够促进减排最佳方法的发展和推广,从而使减排更加高效。技术转让制度,如那些在《蒙特利尔议定书》下为了减少臭氧层破坏物质而成功实施的制度能够有助于清洁技术的推广。

除了这些积极的激励措施之外,联盟的成员还可以运用各种措施向气候方面的落后者施压,以提高他们的水准,并惩罚那些违背承诺的成员。包括政府采购者养老金投资者在内的许多消费者和投资者已经将资金投向那些制订了积极气候政策的公司。我们应该加强、扩大这些项目。目前正在美国和欧洲考虑实施针对气候落后者采取更严厉的制裁措施。尽管这些规定与全球贸易法规间的相互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似乎这些“碳制裁”措施只要能以平等的方式进行应用,就将获得批准。如果这些制裁措施能够以次国家级(例如:地区级、公司级)为基础进行区别对待,那么它们将会是最公平、最有效的措施。

就气候变化问题在全球范围内达成一致的前景是黯淡的。但是,在世界历史的长河中,无论是工业化、民主进程还是通讯领域的变革,没有哪次重大变革是仅仅通过国际条约来实现的。事实上,创新的模式在全球范围内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也可以采用同样的方式。建立自愿联盟可以允许全世界的个人、团体和组织机构共同努力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最重大的挑战。


斯科特·莫尔:牛津大学环境变化学院的罗德学者。托马斯·黑尔: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系的博士研究生。

首页图片来自绿色气候

下一篇:专家们的回应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更多的环保不是头号威胁

有人担心减少污染,包括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会威胁中国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而越来越多的担忧中大多是因为污染本身以及不公和腐败导致的污染。人民想要切实努力减少污染的行动。

中国的经济与它的主要出口市场的经济情况紧密相连。中国的出口市场由于非可持续发展和错误管理而处于低迷状态,它必须尽快从物质主义的经济增长方式上摆脱出来,来减少对气候变化的影响。火山灰(航空业方面)和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燃料和塑胶原料方面)将加快这种转变。

更进一步说,这种出口市场的经济增长方式(从某种程度上说,在中国)是基于“绿色科技”的理念,而不是那些仍然主导着中国政治的传统产业。

More of the same not green growth is the #1 threat

The notion that reducing pollution – including CO2 emissions – threatens social stability and economic growth in China is false. Much of the increasing tension is due to that pollution and the unfairness and corruption which facilitate that pollution. Sincere efforts to reduce these would be welcomed by the people.

China’s economy is closely tied to the economies of its major export markets – which are not only in recession as a direct consequence of unsustainable and ill-regulated economic growth but will also have to move rapidly away from the materialist paradigm promoted by the proponents of such economic growth in order to reduce their climate change footprints. The impact on lifestyles (through aviation) of volcanic ash clouds and (through fuel and plastic feedstock) of the scandalous oil leak in the Gulf of Mexico will accelerate that shift.

Further, such economic growth as there is in those export markets (and to some extent in China) is based on “green technologies” – not the sunset industries which still dominate China’s politic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Keeping up the pressure

The sub-national, corporate and individual efforts to combat climate change are absolutely necessary, but probably cannot compensate for the lack of national level action and global commitments. First, the threat of 'imminent' climate legislation is helping drive corporate commitments. Consumer pressure alone may not be sufficient to induce companies to reduce their carbon footprints if climate legislation loses its air of inevitability. Second, national governments can mobilise far greater resources. The $30 billion in climate assistance agreed in the Copenhagen Accord, though paltry, is several orders of magnitude larger than the resources available to private companies, NGOs or sub-national governments (especially bankrupt California).

保持压力

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次国家级,企业和个人的努力是绝对必要的,但很可能无法替代国家一级的行动和全球范围的合作。
首先,在'即将形成'的气候立法将敦促企业做出承诺。如果气候立法失去其必然性,单单消费者的压力可能不足以促使企业减少碳足迹。
其次, 国家政府可以调动更多的资源。在哥本哈根协议中,这项耗资30亿美元的气候援助协定,虽然微不足道,但其调用的资源规模要比私营公司,非政府组织或次级国家政府(尤其是破产的加州)大好几个数量级。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气候异教徒遭到美国科学促进协会和科学家们的斥责

由1000万名科学家组成的美国科学促进协会 (AAAS)对气候异教徒进行斥责
作者:Manfred Zysk,于2010年6月2日
网址:www.MZ-Energy.com
经作者授权出版

AAAS联合EurekAlert!出版了很多不同视角的报告,其中包括:《美国的气候选择》;《着重于行动的必要性的新气候变化报告》;《气候变化的科学发展》;《限制未来气候变化的影响程度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同时还有将来会出版的最新报告,譬如说关于调整国家对抗气候变化的政策选择的《提供有效的气候变化对策信息》。

AAAS给参议院的一封信,2009年10月21日
在你们考虑为气候变化立法之际,作为科学组织领头人的我们将要提出一致通过的科学观点。

”通过对全球的观察,气候变化的发生已经很清楚了。而且一系列严密的科学研究也已经证实人类活动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因素。很多来自不同角度的证据都是上述的这些结论成立的基石。与这些相悖而行的结论也一次次地被同行之间的客观审查而否定。除此之外,研究表明,持续的气候变化将会给社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包括对全球经济和环境的影响。“

在你们正在寻找并要指出气候变化的影响的过程中,我们会在科学这一领域提供出对你们的协助。
(如果您还想获得更多的信息,请浏览我们的网站:www.MZ-Energy.com)

AAAS AND SCIENTISTS REBUKE CLIMATE HERETICS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SERVING 10 MILLION SCIENTISTS REBUKE CLIMATE HERETICS
By: Manfred Zysk, June 2, 2010
Website: www.MZ-Energy.com
PUBLICATION IS AUTHORIZED BY AUTHOR

AAAS and EurekAlert! have published numerous reports about AMERICA’S CLIMATE CHOICES; NEW CLIMATE CHANGE REPORTS UNDERSCORE NEED FOR ACTION; ADVANCING THE SCIENCE OF CLIMATE CHANGE; LIMITING THE MAGNITUDE OF FUTURE CLIMATE CHANGE, AND ADAPTING TO THE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with up to date reports in the future such as INFORMING AN EFFECTIVE RESPONSE TO CLIMATE CHANGE for shaping the policy choices underlying the nation’s efforts to confront climate change.

AAAS letter to Senator – October 21, 2009
As you consider climate change legislation, we, as leaders of scientific organizations, write to state the consensus scientific view.

“Observations throughout the world make it clear that climate change is occurring, and rigorous scientific research demonstrates that the greenhouse gases emitted by human activities are the primary driver. These conclusions are based on multiple independent lines of evidence, and contrary assertions are inconsistent with an objective assessment of the vast body of peer–reviewed science. Moreover, there is strong evidence that ongoing climate change will have broad impacts on society, including the global economy and on the environment.”

We in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offer our assistance to inform your deliberations as you seek to address the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For additional information, please see website: www.MZ-Energy.com)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有意思

我最近看了欧洲关于环境问题的智库中的一些文章,感想是全球公民社会的联合行动至关重要——只有靠来自公民社会的力量,才可能真正推动“合法性亏损”的国际政府组织达成改善环境、积极应对气候问题的协议。

Interesting

I recently read some Think Tank articles about environmental problems in Europe, and my impression is that the joint action of the whole world's civil society is essential -- only relying on the power of civil society we can truly push those international 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s that "lost their legitimacy" to reach an agreement on improving the conditions of the environment and reacting actively to the climate change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