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变化怀疑论详解(1)

在全球变暖科学不断壮大的同时,反对派们也在不遗余力地进行着他们罪恶的游说。比尔· 麦克基本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分析。

Article image

21年前的1989年,我曾撰写了一本书。这本书被称为是第一本面向普通大众的以气候变暖为题材的书籍。《华尔街日报》曾发表过一篇相当有趣的书评。这篇书评给予该书的评价虽然含混不清,但是基本上是正确的。该篇评论的作者写道:“该书的主题影响深远,立意深刻,麦克基本先生的行文非常具有说服力。” 而差不多与此同时,老布什总统曾宣布,他计划“用白宫效应来对抗温室效应”。

几周后我的下一本书出版的时候,我不知道《华尔街日报》会作何反应。我也知道没有一位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会愿意承认人类正在让地球不断变暖。呼声很高的2012年共和党总统提名候选人、阿拉斯加前州长萨拉·佩琳最近就气候科学是“江湖膏药”。

这就是让我感到奇怪的地方。1989年的时候,所有关于气候变化的科研文章加起来还铺不满我的书桌。当时这门学科还很薄弱。虽然我的报告让我觉得这门学科仍然具有说服力,但是许多科学家却并不准备接受这个说法。

如今,气候变化研究数据能够将新奥乐良市的超级圆顶体育场塞得满满的。(尽管你也许并不想这么做,因为卡特里娜飓风让我们看到给这座建筑开几个天窗是多么的易如反掌。)世界上每一家主要科研团体都发表报告,肯定了危险的存在。1989年以来的二十年间,总共经历了15个史上温度最高的年份。同时,地球主要的自然系统毋庸置疑地均显示出快速变化的迹象:融化的北极冰川,迅速酸化的海水,等等等等。

然而,不知为何,针对气候变化科学的抨击却从未像今天这样来的如此猛烈,其影响,至少在美国的影响也从未如此明显:相信人类正在导致地球变暖的美国人越来越少。而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导致美国国会认为没有必要对气候变化进行立法,更别说通过这项法案了;而该项法案流产的结果则是,就气候变化问题达成国际协议的任何努力都基本上停止了。

反对气候科学的运动非常聪明,同时也非常有效。我们有必要对他们加以了解。最佳的比喻我想就是辛普森一案的审判。1995年,辛普森因涉嫌杀害妻子妮克·布朗以及她的朋友雷纳德·戈德曼而受审,最终却被判无罪。该案是美国历史上最受关注的刑事审判之一。

素有“梦之队”之称的辛普森的辩护律师团面临着一个难题:很显然,他们的委托人是有罪的。他的袜子上满是妮克·布朗的鲜血,而证据还远不止这些。因此,他们决定从刑侦过程着手,而他们的辩论让人们对辛普森的罪行产生了疑问。而疑问正是他们所需要的。其结果就是法庭接连几天对刑事检验员丹尼斯·冯如何将血样从犯罪现场带出的过程以及洛杉矶警察局警探马克·福尔曼曾在1986年的一次谈话中使用带有种族歧视的话语进行质询。

如山的证据不仅没能将辛普森定罪,实际上它们反倒是帮了律师团的一个忙。如果一个草堆很大的话,那么其中藏有钢针的几率也会增大。无论他们想要找到什么,他们都充分地利用了人们的这种疑虑:辛普森的一位律师,约翰尼·科可伦在他的结案陈词中将福尔曼比作是阿道夫·希特勒,并称其为“种族灭绝主义者、伪造证据者、美国最恐怖的噩梦、以及魔鬼的化身。”律师团不仅仅将疑虑灌输到陪审团的脑海中,也同样让电视机前观看审判的许多美国人产生了疑问。不论这些瑕疵多么微不足道,然而当您日复一日地对它纠缠不休时,疑问就会产生。

同样,也有大量证据证明全球变暖科学毋庸置疑。然而,在某种程度上,这些证据对那些反对派们来说也同样是一笔财富。对于这个迄今为止我们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这些反对派们出于各种原因竟不以为然。如果您手上的报告只有三页,内容也不复杂,那么,文件中出现错误的可能性就会很小。但是,如果您手上的是一份像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近期发表的报告那样厚达三千多页的报告,可以肯定的是,您一定会从中发现一些错误。

确实,除了其它的一些问题,IPCC在报告中设法对喜马拉雅冰川融化的日期进行了捏造。冰川将不会像报告中所称的那样在2035年之前融化。然而,这一目前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事实却或多或少地使人们忽略了另一个无可否认的证据,那就是实际上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在迅速地融化

同样,如果您想办法进入某个科学家的邮箱,看看那里面的三千多封邮件,你就能从其中几封邮件中发现他的不端行为,或者至少在信中他曾说过要采取不端手段。这就是去年秋天发生在一家英国研究中心的所谓的“气候门”丑闻。这位引起质疑的英国科学家名叫菲尔·琼斯。目前他已经停职,等待他所在的大学对他做出处理的决定。他被称为气候科学领域的马克·福尔曼,饱受人们的攻击。然而,人们也许忽略了世界各地科研人员所得出的关于气候变化的堆积如山的证据。

如果你够聪明的话,你可以利用你前进道路上出现的好运气,比如说,一份声称华盛顿将遭受一连串暴风雪袭击的报告。鉴于全球气候变暖使大气层中增加了额外的水蒸气,那么这份记录是否只是科学家们的预测则无关紧要了。在大家都信誓旦旦地认为世界正在变暖的时候,一场大雪就足够了。

对于气候库网站运营官马克·摩拉诺这样天赋异禀的政客而言,这个冬天的大规模降雪为上百篇帖子提供了嘲弄那些对于物理仍然抱有坚信不疑的想法的人的谈资。摩拉诺贴出了一个链接,通过这个链接,人们可以在网上现场观看下雪的盛况。这些事实深深地映入人们的脑海。如果冬天的实际情况与理论不符,那么这个理论就必须放弃。



比尔·麦克基本:佛蒙特州明德学院驻校学者。著书十余部,其中《地球:新星球上的艰苦生活》即将出版。

本文早前曾发表TomDispatch.com。本站经授权予以发表。


下一篇:如何理解反对论

首页图片由auburnxc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证据呢?

请问哪里有大量抨击全球变暖的证据?确实,许多证据表明了全球变暖,但这不代表是由人类行为所导致的。虽然有很多对人类导致气候改变的指责,但这都只是夸大了全球变暖的实际情况而不是在抨击它。证明全球变暖的证据并不是也可以证明是人类使得全球变暖的。这就好比证明尼歌尔被杀的证据不可以证明是OJ杀的一样。顺便提一下,由于举证不够,OJ被判为误杀。因为这样做误判的风险会小一点。反对全球变暖的风险要大一点,因此需要的证据也要多一点和更加有理。唯一证明全球变暖的证据是由人类所为的就只有利用仅有数据所造的计算机模型。你猜陪审团会怎样想如果起诉方拒绝提供DNA检验结果而只是一味说请相信我们?同样,我想当我被拒绝提供证明人类导致全球变暖的证据,我会认为人类应该是无罪的。
约翰W

Evidence?

Where is this mountain of evidence of AGW? Yes, there is a mountain of evidence of GW, but that "fingerprint of man" seems elusive. Yes, there's plenty of claims of the "fingerprint", but then they just pile on more evidence of GW, not AGW, as if proof of a warming world is proof that it's caused by human activity. That's like saying proof that Nicole was murdered proves that OJ did it. BTW: OJ was convicted for wrongful death in a civil court where the burden of proof is lower, because there is less at stake. There's is a lot at stake with AGW mitigation, so the burden of proof is very high and rightfully so. The only surviving (and just barely) evidence of GW being human activity induced is the computer models that for some reason access to their data and programs are being withheld. What do you think a jury would do if the prosecution refused to supply DNA results in a case but just said "trust us" it's conclusive? The same thing I think when I'm refused access to the evidence that supposedly convicts human activity for Global Warming: NOT GUILTY.

John W.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Dennis Alessi

有一点你可能忽略了。来自UEA的Phil Jones已经表明在过去的15年中还没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变暖。那么又从何而来过去20年中最暖的15年呢?逻辑上讲,这是不可能的。很抱歉,让你的泡沫破灭了。

Dennis Alessi

One small point that you may have overlooked is the fact that Phil Jones of UEA has stated that there has been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warming in the past 15 years! so how can the hottest 15 years have been in the last two decades? Logically this would be impossible. Sorry to burst your bubbl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迷乱

我该相信谁?

Confusion

Who should I believ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否认者

如果坚决认为科学的正确标准是坚持(就像承认气候当前在变冷以及这些气候预报员们完全错误地预报了气候)就意味着你是一个否认者,那么,是的,我是一个否认者。因为我拒绝伪造的科学将科学的信誉借给虚伪的宗教。

lobby of deniers.

If to insist the proper standards of science are maintained (like admitting it is currently cooling and that these climate forecasters have completely failed to forecast the climate) means you are labelled a denier, then yes I'm a denier, because I deny the use of bogus science to lend scientific credibiity to pseudo religio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错误仍然需要解释

对于气候门和冰川门的丑闻,公众需要一个可信服的解释,并非对他们说“请理解难免有些小错”,并转移视线,让人们看到更多人为导致变暖的例子,就可以消除疑虑。问题没有被回答,公信力下降是必然的。

The mistake needs explanation still

The public deserves a convincing explanation from the scandals of 'Climategate' and 'Glaciergate', rather than being told to 'please understand the trivial errors that are difficult to avoid', and diverting their attention by showing more examples that cause global warming, in order to diminish these misgivings. It is inevitable that the public credibility will go down, if these questions remain unanswere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关于气候怀疑论

如果你真的对气候科学有疑问,那么我希望您不要一叶障目或是漠然视之,您可以访问“怀疑科学(skeptical science)"这个网站,来寻找答案。如果你为某些尖刻的话语,或是某些品行可疑的环境NGO感到困惑的话,请您务必浏览一下“一种错误的环保概念(The Wrong Kind of Green)”、“埃克森美孚公司仍在赞助气候怀疑论团队的记录展示(ExxonMobil continuing to fund climate sceptic groups, records show)”这两篇文章。如果你仍然不相信,那您不妨问一问来自云南、新疆、兰州的人们对事情的看法。

about climate skepticism

if you really have questions for climate science, rather than intentionally turning a blind eye on it, please visit the website of "skeptical science" for answer. If you are confused by the barking beast and some dubious environmental NGO, please refer to the two articles "the wrong kind of Green" and "ExxonMobil continuing to fund climate sceptic groups, records show". If you still do not believe in it, ask people from Yunnan, Xinjiang, and Lanzhou for their opin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