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对土耳其伊利索大坝的反对声再起

2002年,土耳其修建伊利索大坝的计划因受到强烈反对而搁置,现在土耳其政府又重新启动了修建计划。在本文中,玛吉•罗尼解释了她基于文化和环境方面的因素而依然反对建设这座大坝的原因,而尼尔•阿彻森对这场激烈的争论做了总结。
Article image

8月5日,土耳其总理埃尔杜安为位于安纳托利亚省东南部巨大的伊利索大坝 奠基。这就意味着这个亚洲西部地区饱受争议的大坝项目得以重新启动。该计划在过去几年里遭到了包括本地居民、世界各地的生态学家、人权卫士和考古学家在内多方面的反对。

伊利索大坝计划横跨底格里斯河上游,这条大河从土耳其境内向南流入伊拉克并最终汇入波斯湾。底格里斯河流域和幼发拉底河流域曾经被称为美索布达米亚,该地区曾经是历史上早期人类最重要的聚居中心和城市文化中心。底格里斯河流量的改变不仅会对那些居住在大坝附近的人产生深远影响,同时也会对伊拉克人民产生深远影响。而伊拉克人民正处于2003年美英军队入侵后造成的动荡之中,他们无处表达对这个项目的反对意见。这个大坝是阿纳托利亚东南地区开发项目(土耳其语缩写GAP)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GAP是世界上最大的区域开发计划之一,该计划包括在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及其他河流上修建90座大坝和60座水电站。

坝址所在地区的居民大多是库尔德人。1990年代在土耳其政府和库尔德工人党(PKK)之间爆发的武装冲突造成了很多悲剧性结果,其中之一就是有 多达三百万人背井离乡。这次动乱的的主要受害者是妇女,他们被土耳其安全部门强迫离开家园,现在她们要求返回原来居住的村庄,但这些村子已经属于计划建设的伊利索大坝的库区。

玛吉·罗尼是一位爱尔兰考古学家,曾经是反对建设大坝的国际抗议运动领导者之一,她对该地区的情况十分了解。2001年,英国政府计划为属于大坝建设集团的英国公司提供出口信贷担保,并发布了《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罗尼和她的同事威利·科臣对该报告的观点逐一进行了驳斥,彻底否定了该报告的结论。第二年,这家名为巴尔弗-比蒂的英国建筑公司退出了伊利索项目,这个建设集团也最终解散。

现在土耳其政府又重新启动了这个项目。一个新的建设集团已经组成,一份经过修改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也已经准备好了。玛吉·罗尼正在再次召集国际上科学学术界的反对力量以阻止大坝的建设,这种方法至少在2002年对中止伊利索大坝建设发挥了作用。

--尼尔·阿彻森

***

玛吉·罗尼写道: 伊利索大坝的建设又启动了,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国际上反对运动的力量更加壮大了而且还在不断发展。人们可能还记得,在上一次,受到大坝影响的社区和土耳其及欧洲的反对运动人士联合努力,迫使当时试图建设大坝的公司集团解散。那次胜利也有考古学家的一份功劳。

一年半以前又组成了一个新的大坝建设集团,包括VA Tech (奥地利)、Alstom (瑞士)和Züblin (德国)。他们已经向各自国家的政府申请出口信贷担保。作为欧盟成员,这些国家的政府仍然在考虑一份新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和一个“移民安置行动计划”。目前看来,这些国家的政府在9月份以前还难以做出最后的决定。

鉴 于尚未得到欧盟的资金支持,而且与大坝有关的法律诉讼尚未了结,因此,大坝奠基仪式的举行未必就意味着工程建设的开始。埃尔杜安总理的行动似乎是有意对受 到大坝影响的社区和欧洲有关国家政府进行施压。同时,他也通过这一行动为执政党在国内政治上加分。不管怎样,重要的是一定不能让大坝项目在没有遭到反对的 情况下就得以进行。

很多年来,这个项目一直遭到当地社会、土耳其全国乃至国际社会的反对。原因在于它势必会对数以千计的居民以及他们生活的环境产生破坏性影响,同时,还会严重破坏国际著名的文化遗产,并加剧该地区愈演愈烈的战乱局面。伊利索大坝的建设成本为18亿欧元,而且它将淹没土耳其库尔德地区超过300平方公里的土地,使78,000村民流离失所。当地居民几乎不会从该项目中得到任何补偿。不仅如此,大坝的建设还会导致更加严重的贫困问题和卫生问题,会造成更多家庭和社区的破裂、环境污染,同时还会切断流向下游的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水流并导致对文化遗产的大范围破坏。

作为一个考古学家,我对最新的《环境影响评估》做了调查研究,在咨询了受到影响的农村妇女和国际基层妇女网络全球妇女停工的意见以后,我得出了对这个报告的评论。我认为根本不能根据这份报告来启动这个项目,因为该报告它并未收集到判断大坝项目是否可行所必需的基础数据,算不上一份真正的评估报告。

我在评论中指出了这个大坝会对几千年来的文化遗产造成怎样严重的破坏,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会因为这些遗产的损失而受到影响——最重要的是,我认为从妇女以及她们关注的角度看,这个大坝的负面影响尤其严重。我在评价中强调了妇女们反对破坏文化的行为—— 大坝建设和战争都对文化起到破坏作用,我也强调了妇女们的呼声和要求。同时我还指出,这个项目的开展并没有真正征求过她们的意见,或者说根本没有征求过她 们的意见。现在,妇女身上的劳动负担已十分沉重且大多没有报酬。如果因为大坝的修建而使她们背井离乡,被迫迁移到条件更为艰苦的地区,会使得她们在照顾每 个家人的时候要付出更加艰辛的劳动,这样她们的负担就会更加沉重。这就是为什么通过关注妇女所受的影响就能看到这个项目对整个社区文化的破坏。按照这份评 论,民族学和民族考古学方面关于“抢救”这个地区文化的建议没有充分考虑农村社会所关心的问题,不可能真正实现对文化的抢救。

根据我的评论,从人类历史早期文明开始直到现代文明数以千计的遗址都将被伊利索大坝的库区淹没,其中可能还包括数以百计的自新石器时代(农业文明由此开始)以来的大型文化堆积。土耳其政府计划用于投入抢救这些文明遗产的时间、人力以及预算都远远不够;大多数受到影响的文化遗产都没有被考虑在内。这个计划只是打算对40个文化堆积和哈桑克夫城 的一部分进行发掘,这是远远不够的。同时,将某些中世纪的历史遗迹转移到海拔更高的城镇,或者将其迁移到文化保护区中,与来自不同时期的历史遗迹放在一 起,这样的建议也让人无法接受。同时,这样的建议也是不可行的——因为没有考虑到这些历史遗迹本身的特点和实际情况。即使当地居民愿意这样做,这样的建议 也是不可接受的,而实际上很多当地人反对这种做法。当地居民还没有同意建设新,哈桑克夫城的文化保护区计划,同时政府也没有制定出任何清晰的管理计划或者管理政策来避免历史遗迹因过度旅游开发而被破坏。


哈桑克夫, Bertilvidet

到目前为止,淹没哈桑克夫城仍然是违法的,因为根据《土耳其文化遗产法》的规定,它是一个受保护的遗产地。现在,有关这个问题的法律诉讼程序正在欧洲人权法庭进行。库区60-80%的面积还没有进行过考古调查。实际上,埃尔杜安总理奠基的地方也从未进行过考古勘探。未经考古学考察就开始工程建设的,这种做法已经触发了国际法和欧盟的有关规定。

当地考古学家认为,由于时间、资金和人力等方面的原因以及该地区愈演愈烈的战争, 对该地区进行具有专业水准的考察和发掘是不可能的。我在评论中也指出,该地区的考古学家已经提到他们在考古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包括地雷、军事管制等。同 时,因为土耳其东南部的气候问题,要以专业的道德准则和工作标准进行考古工作,也是十分困难的。这个气候问题也使得保护库尔德人和亚美尼亚人文化遗产免遭破坏的工作变得更加艰巨。

不仅如此,通过几年时间的考古工作,我认为,包括1990年代在战争期间“消失”的众多库尔德人墓葬在内的各种墓地,都恰好位于大坝库区的地下。但是,政府有关禁令不允许人们对这些墓地进行专业和独立的考察。

我 在致土耳其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中问道,“在没有对所有这些文化遗产受到的影响进行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你怎么能开始大坝的建设工作呢?专业观点认为未经调查研 究就开始项目建设的做法是不可取的。由于政府正在库尔德地区发动战争,这种调查工作就更不可能进行。大坝的建设将会掩盖战争罪证并会对中东地区的文化遗产 造成进一步严重破坏,你和其他大坝项目的资金提供者和支持者们难道不会为此而感到内疚吗?” 

上一次,当负责建设的企业集团试图开始工程建设时,世界考古学大会声明“建设大坝就意味着‘种族清洗’”。这个观点现在依然成立。

 

作者:

尼尔·阿彻森是一位记者和作家。他作为驻外记者为伦敦的《观察家报》工作多年。著作包括:《国王股份有限公司:利奥波德二世与刚果》 (1963; Granta, 1999), 《为波兰而斗争》(Random House, 1988),《黑海》 (Farrar, Straus & Giroux, 1996),《石头的声音:寻找苏格兰》 (Granta, 2003)。

玛吉·罗尼是位于戈尔韦的爱尔兰国立大学的考古学讲师,她还是全球妇女停工组织在爱尔兰的联络员,该组织是全球妇女的基层网络。她专注于妇女文化以及其他妇女工作,并将其视为避免因战争或项目开发而破坏文化的考古学案例的关键因素。她已经发表了关于GAP大坝的很多文章。她的电子邮件地址:maggie·[email protected]·i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