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减排的严峻挑战(二)

尽管目前经济前景堪忧,但是潘家华主张中国不能够放弃其对节能减排的承诺。本文为全文第二部分。

Article image

“十一五”规划的各项指标中,节能减排任务最为艰巨。尤其是2006年至2007年持续两年经济高速增长,使得能源消费快速攀升,污染物排放不降反升,形势严峻。但进入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波及中国,第四季度经济出现滑坡,节能减排的压力似乎随着经济危机的来临而消失。

2006年初,中国公布“十一五”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明确了定量的节能减排目标,并界定为约束性指标。这些目标规定,2010年单位GDP能耗比2005年降低20%,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SO2)、化学需氧量(COD)同比在绝对量上下降10%。这些指标完成难度极大,在随后几年,关于“减排目标是否过高”的争论一直不断。

进入2008年第四季度,全球金融危机波及中国,中国能源消费出现负增长,与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情况类似,减排似乎自然实现。根据中国电力联合会(2009)的数据,2008年9月,全国电力需求急速下滑,发电量增幅仅3.4%。随后,电力需求降势加速。2008年10月,单月发电量出现4%的负增长。成为1999年以来,扣除春节因素,全社会用电量和发电量10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2008全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上年下降4.59%,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减少4.42%和5.95%,均超额完成年度指标要求。由于2008年的减排绩效突出,使得近三年累计情况也接近目标要求: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10.08%,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减少6.61%和8.95%。

金融危机帮了中国节能减排的忙。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危机总会过去,长远的挑战并不会消失。尤其是温室气体减排,挑战将更为严峻。

中国的节能减排目标会在经济危机的阴影下顺利得以实现,但并不意味着中国的温室气体减排的长远目标会水到渠成。温室气体减排与节能减排并非完全一致,节能减少了能源消费,当然就减少了污染物排放,也就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从这一意义上,两者具有一致性。但是,二氧化硫、粉尘等大气污染物可以通过工程技术手段加以控制,如脱硫设备。尽管温室气体可以通过工程方法捕获并埋存在地下,但目前并无商业可行性。而且,常规污染物如二氧化硫等在人均收入一万美元左右时,即基本得到控制,而温室气体在人均收入三万美元时,在一些国家仍呈上升趋势。

温室排放与收入水平的关联 


引自潘家华,郑艳 (2009)

图2描述了14个主要经济体1960年至2004年人均收入与人均二氧化碳排放的关系。有几个特征明确可辨。首先,人均收入水平随温室气体的排放增加而提高,在人均GDP低于一万美元时,上升较快,达到一万五千美元时,人均温室气体排放趋缓。有的国家如法国、德国,甚至人均收入增加而二氧化碳排放下降。但总体趋势是人均收入水平与人均温室气体排放呈正相关。第二,在同一发展水平,温室气体排放水平可以有很大差异。北美和澳大利亚的人均排放水平,与相同收入水平的欧洲和日本高出一倍。造成这一差别的原因,表面看是北美和澳大利亚资源丰富,欧洲日本资源相对匮乏。但真正原因还在于政策导向。欧洲和日本注重公共交通,强调能源效率,征能源税、气候税,欧洲的汽油价格高出美国一倍。这说明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差别,可以导致巨大的排放差异。第三,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目前的收入水平尚低,人均排放水平也较低。南非、韩国、墨西哥的排放水平已接近欧洲水平但人均收入尚有差距。这就说明,如果发展中国家不走低碳发展道路,很可能需要大量排放温室气体,对全球气候造成威胁。同样,发达国家需要降低排放水平,帮助发展中国家走低碳发展道路。

历史数据表明,发达国家的排放已经趋缓乃至下降,发展中国家排放量随收入增加而上升。那么未来的排放趋势如何呢?国际能源署统计了世界上主要国家和国家集团1990和2006的实际排放以及2030年的预测排放总量。相对于1990年排放水平,发达经济体几乎没有增加排放量,俄罗斯和其他经济转轨国家和欧盟基本出现负增长。而发展中经济体则大幅增加。发展中国家排放量在这16年间增长了一倍以上。中国更是增长了一点五倍。到2030年,如果不采取强制温室气体减排措施,发达国家的排放量将保持稳定,有的国家如日本仍将保持负增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发展中国家将加增近一倍,印度甚至净增两倍。2030的排放格局,将是发展中国家占据大半壁江山。中国的排放总量,将可能是美国和欧盟二十七国的总和。

从长远看,中国的温室气体减排压力并不会因经济危机而得以缓减。中国的能源结构以煤为主,核电需要大量投资,而且有一定时间周期,可再生能源尤其是风能、太阳能的商业化竞争力提高也需要时间,中国能源清洁化进程艰苦而漫长。中国的能效技术提高迅速,以同样产出来说,能源消耗和温室气体排放会大幅下降,但收入的增加将导致生活质量的改善,家用小汽车会更为普及,住房面积将进一步扩大,城市化水平大幅提高,而且,中国的人口还将有所增加,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口数量的增加,是发展中国家温室气体排放大量增加的主要原因。而对于发达国家,生活水平提高的空间较为有限,人口数量稳中有降。能源清洁化和能效的提高,均会在绝对数量上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也是为什么发达国家不采取减排措施,温室气体排放增加也微乎其微甚至为负的真正原因。

全球经济危机正在化解中国的节能减排压力,但是这种化解只是暂时的,我们需要从长计议,近期应对金融危机,着眼经济复苏与长远发展,走低碳发展之路,提高能效,改善能源结构,大幅开发清洁能源、防止温室气体限排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硬约束。


潘家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首页图片由LHOO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一个小问题

文章说“南非、韩国、墨西哥的排放水平已接近欧洲水平”,在这里,为什么南非、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的排放量如此之大?是产业结构的原因吗?

A Question

According to the article, "the emission levels of South Africa, South Korea and Mexico have almost reached that of Europe". Why do the developing countries such as South Africa and Mexico have such a large amount of emission? Is it all about industrial structur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人均收入与二氧化碳排放

如果说人均收入达到一万五千美元时温室气体排放才会趋缓,而我国目前的人均GDP为3000多美元,这中间还有相当大的增长空间,看来中国的减排任务的确很重啊。

Per-capita income and CO2 emissions

If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could only be reduced when the per-capita income reaches US$15000, China still has a long way to catch up as its current per-capita GDP is merely US$3000. Reducing emissions is thus a difficult task for China.

This comment is translated by Emily Li Ya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