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孟加拉国与全球变暖:地区行动,全球战略

伦敦的一次会议强调了在哥本哈根取得全面气候协议的紧迫性。尼泊尔驻英国大使穆拉里·夏尔马指出,要在南亚采取任何有效的环境措施,都必须把尼泊尔置于中心地位。

Article image

众所周知,近来一场季风带来的暴风雨横扫尼泊尔,暴涨的科西疯狂咆哮,冲毁了堤岸。由此造成的洪水葬送了许多生命,更多的人失去了家园和财产,尼泊尔有7万人受灾,印度和孟加拉国则多达数百万人。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不同的国家在环境面前的相互依存程度是何等之深。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个国家排出的毒烟在另一个国家造成酸雨;排放到大气中的全氯氟烃(CFCs)在世界另一端形成臭氧空洞;千里之外的工业和城镇产生的热量对高山和极地冰川造成了重创。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世界正在走向一场环境灾难。人类活动对这个趋势的形成难辞其咎。我们消耗了有限的的资源、毁掉了森林、把许多物种逼向灭绝;我们污染了空气和水、引发了全球变暖、使海平面上升;我们把地球生态系统弄得乱七八糟。

尼泊尔由于其脆弱的生态环境,在这场巨大的灾难中首当其冲。要找到气候变化的证据,你根本不必成为什么专家,只要睁眼去看就行了。我是在尼泊尔的山区长大的,当时我们村里的蚊子非常罕见,然而现在它们猖狂肆虐。阿朗河现在的冬季流量比那时少了一半,而附近的森林也不再有老虎的踪迹。

更明显的是,尼泊尔的温度正在升高,雪线后退、冰川缩小;有20座冰湖已经处于决口边的边缘;冬季变得干燥,夏季变得潮湿;空气和水遭到污染;森林破坏(高达每年1.8%)已经导致土壤流失、野生动植物栖息地丧失,并且严重威胁到140种鸟类和动物的生存。

其中一些是尼泊尔自身行为的必然结果,但许多则是外部因素造成的,包括气候变化。

因此,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人类最艰巨的挑战之一,必须进行共同应对。每个国家都必须竭尽全力。尼泊尔已经在履行自己的责任,落实现有的政策和法律,并且制定新的法律法规以弥补差距。

在进行上述努力的同时,尼泊尔力争在消除贫困落后和保护环境这两大要务之间达到一种最佳平衡。因此,在自身努力以及包括英国在内的发展伙伴的帮助下,我们一直努力致力于提高人民的意识,采取绿色发展措施。但是,要达到我们的发展目标和环境目标,现有的努力和外部援助还远远不够。

为了达到这些双头目标,至关重要的是扩大国内的努力,并且和其它国家共同采取强有力的地区和全球行动。大喜玛拉亚地区广袤但脆弱,影响着亚洲大部的气候,在不同季节,恒河有40%到70%的水量来自喜马拉雅山,具有极大的水力发电和灌溉潜力,并且直接关乎5亿多人的生计,这些人遍布尼泊尔、印度、孟加拉国和中国。尼泊尔作为喜马拉雅山的主要分布区,只要采取任何有效的地区气候行动,都必须将其置于核心地位。

这个行动必须包括下列关键因素:能源和其它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有害排放和流出的减少,绿色技术的发展和利用,植树造林及濒危动植物的保护,土地和水的流域保护,天气监控的改进及信息共享等。只有全面而公正的行动,才能解决棘手的用水权和其它法律问题。

这个地区行动必须和全球战略联系在一起。哥本哈根会议必须超越《京都议定书》和其它我们已经实现的努力,它必须抛弃空头支票的许诺和漫不经心的措施,必须坚持明确的强制性上限、可以衡量的基准和具体的执行工具。碳交易是一种很好的短期措施,但某些强大的国家不应该得到许可,因为它们会利用碳交易对那些仍然贫困落后的弱国威逼利诱,以继续污染。

我们千万不能忘记,这些弱国不可能让他们大量的贫民守住森林,也不可能吸收持续增加的全球污染。

我们这一代人对环境的破坏是空前的,因此我们就必须付出同样空前的努力来挽救。我们自身的生存需要一个健康的环境,我们的子孙同样需要,对于他们,我们有一种义务。要实现这个目标,人类有足够的资源,也有足够的技术,我们需要的就是实现的意愿。

作者简介:穆拉里·夏尔马,尼泊尔驻英国大使。这是他在2008910英国-孟加拉气候变化会议上的发言,会议主题是“直面挑战”。本次会议由英国和孟加拉国政府共同发起,与会者包括南亚各国政府、援助国、科学学术界、私营部门以及在孟加拉的NGO等各界代表。

首页图片由Shinyai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扩大我们关注的时间和空间

统治世界的西方商业规则关注的是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中的实际的市场效益,让我们习惯性的陷入浅薄的实用主义。我们需要开始习惯为别国和未来着想。

We should expand the time and space that we're concern about

The reigning Western commercial rules, focusing on the actual market benefit produced in numbered time and space, chronically trap us into superficial pragmatism. Now is the time to get used to taking other nations and the future into consideration.

Translated by Ming L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你要建议什么?

你要建议对这种世俗的增长模式进行改变吗?怎么改? Lactol

该评论由Ming Li翻译

What would you suggest?

How would you suggest altering this temporal-growth paradigm?

Lact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