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这块土地是我们唯一的生计来源”

菲律宾政府的反贫困计划正在激发着外国公司对其矿产和金属资源储量的兴趣。然而,民都洛岛的土著农民担心,露天采矿者会使他们失去祖先留下的家园。伊恩•麦金农报道。

Article image

对像拉米尔·巴尔多这样的农民来说,谋生从来不曾容易过。他的小竹屋没有电、生活用水和卫生设施,冒险离开小屋,他就可以收获能够收获到的一切,主要是来自菲律宾民都洛岛丛林覆盖的高地的香蕉和其他水果。他的家在小山顶,上面是一座令人眩晕的大山,下面有一条汩汩流动的河流,可以弥补物资的贫乏。

他们已经在这块土地上耕种6个世纪了,这里有他们神圣的祖先坟地。但是,一个英国的跨国矿业公司计划将居民迁离这里。对这位34岁的农民和其他至少5000个孟仁族人来说,似乎事情马上会变得困难得多。

Crew Development公司建议挖掘面积37.5平方英里(97.2平方公里)的露天矿,使这些孟仁族人和民都洛岛土著人都面临着严重的威胁。因此,巴尔多一生中第二次离开了这里,为了让英国国会议员能够关注当地人民的困境。

他说:“我们从来不曾想要离开这里,尤其舍不得我们祖先的葬身之地。”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还在岛上,坐在一个用作Kisluyan社区校舍的小屋里。“这块土地是我们祖先留下来的领土,我们的祖父和父亲都在这里出生,这里死去。这是我们唯一了解的地方。我们担心,非常担心。这块土地是我们唯一的生计来源。”

但是这块土地也是菲律宾总统洛丽亚·马卡帕加尔·阿罗约的计划的一个关键部分,这个计划把国家的未来与矿业系在一起,希望赢得这场“贫困之战”。这里的矿产和贵金属储量巨大、几乎未开采过,提供了一个能带来大量财富的富集矿层。

2000口矿井的申请正在等待批准。由于有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ADB)的支持,1995年菲律宾对其矿业的管理放宽了限制,给予了慷慨的税务减免,对外国所有权几乎不施加限制,因此吸引了跨国矿业公司的投资。

尽管环境记录变幻无常而且矿灾不断,对立法的法律挑战仍然失败了。

完成了一次关于人权和环境影响的调查之后,今年英国国会议员克莱尔·肖特发布了一份关于菲律宾矿业的严厉报告。“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菲律宾采矿程序那样的如此系统性地破坏活动,”她在《菲律宾矿业:冲突与关注》的绪论中写到。“环境影响是灾难性的,对生命的影响也是如此。”

除了蔓延着因孟仁族人的权利遭到践踏而产生的沮丧,民都洛岛还广泛散布着一种恐慌:Crew公司对的开采将对民都洛岛的农田产生负面影响,而这里是全国重要的稻米产地。在两条河流经的地方, 露天矿将剥去表层泥土,并对下方15米深的矿石进行处理。

“我们的稻田会被矿井破坏,”伊夫林·查查说,他管理着一座家庭经营的稻子磨坊,还是反对采矿联盟ALAMIN的前主席。“矿石的采出将破坏地表和地下水。我告诉其他磨坊主,好好看看稻田吧,因为我们将再也看不到同样的景象了。”

在Villa Cerveza,经过一场争论,矿业公司勉强从贫困的居民那里获得了支持。Crew公司带来了电气化和医疗服务。然而,一些居民并没有被说服。50岁的拉里·路巴桑就是一名反对者,他说:“矿业公司只是在试图收买我们。我担心化学物质会流入河中。在菲律宾,住在矿井附近的那些人只会看到负面影响。”

2005年末,民都洛岛的70万居民经历了一场大洪水,环保人士认为,由于采矿剥去了高地的植被,使盆地直接面对山洪爆发。Crew公司表示要加强河堤。但是由于一年中开采了4万吨镍和4吨钴,将有400万吨废“”被倾倒在当地。

这引发了人们对泄漏的关心——Crew断定没有发生。该公司声称,它放弃了早期的计划,并打算将废“渣”抽至大概4公里外的马来半岛的海域里,那里海洋生物多样性丰富,附近盛产金枪鱼。但是,居民仍然持怀疑态度。“议会禁止我们到处扔垃圾。为什么政府不能禁止他们往海里倾倒残渣呢?”68岁的迪奥菲斯塔斯·雪尔斯说。“毫无疑问,我们的捕鱼业将受到损害。”

菲律宾的渔民从附近的马林杜克岛那里吸取了经验教训,那是菲律宾一次有代表性的矿灾。1996年,一口矿井向河中喷出400万吨灰色的有毒矿泥,致使2个儿童死亡,并对2万村民造成了影响。最近,由于一个月内发生两起氰泄漏事件,政府命令澳大利亚拉菲特矿业公司在拉普拉普岛的采矿行为暂停16个月。

灾难孕育了一个联盟——成员有,民都洛省政府、市长、天主教堂、环境学家和人权组织——他们下定决心赶走Crew公司。该公司声称它已经得到了民都洛当地议会的支持,并宣称马尼拉中央政府认为镍项目是重中之重。并宣布说,将创造2000个采矿业的就业机会和2万个相关产业的就业机会。

然而,Crew公司的子公司挪威Crew Minerals公司的主席汉斯·克里斯蒂安·奎斯特说,他们需要与当地政客进行商谈。“一些人尚未充分了解情况。”

但是基督教互援会驻菲律宾代表达芙妮·维拉纽瓦说:“看看菲律宾矿业的历史,他们都做错了。我们的角色是保护穷人的权利不受大企业的侵犯。孟仁族人的权利已经遭到了践踏,而且现在他们的土地正在被蚕食。”

民都洛岛社会发展团体Mahal的主管内德·德·古兹曼说:“这里的工作会提供给外省的采矿专业人士。民都洛将承受所有代价,看不到任何好处。”

背景资料

菲律宾群岛由超过7200个岛屿组成,是世界上矿藏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拥有金矿、银矿、镍矿和煤矿。但是它仍是亚洲最贫困的国家之一,民主政治脆弱,发展缓慢,制度薄弱,财富差距正在扩大。据估计,它的矿物储量价值8400亿美元,但是,在900万公顷矿业用地中,只有1.4%获许开采。为了开发这些资源,1995年政府出台了一个矿业法案,声称,虽然现在只有12.5万人受雇于采矿业,但是在未来6年中,这项工业将带来超过100万个就业机会。对全国8400万人来说,发展所付出的代价极高。最惨重的矿灾发生在马林杜克岛,包括Marcopper矿的400万吨有毒废物泄露。据估计,所造成的损害 价值8000万美元,仍没得到赔偿。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7年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了不起

我曾经认为菲律宾是个富裕的国家。通过阅读以上的文章,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但是仅仅是一定量的程度上,菲律宾应该出售他们的自然资源。这也涉及到一个发展战略。

Amazing

I'v ever thought that Philippines was a wealthy country. After reading the article above, I think they should sell their natral resources by a certain degree, but only a certain degree. It should involve a developement strate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