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新冠疫情冲击棕榈油需求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供应链中断和利润减少可能会阻碍可持续棕榈油生产的扩张。

Article image

焦虑的餐厅员工。图片来源:Alamy

新型冠状病毒(以下简称“新冠病毒”)大流行正波及全球棕榈油行业。由于世界各地需求减少,贸易中断,棕榈油大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生产受阻。

尽管该行业的短期前景不佳,但专家们认为,现在就给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否会损害棕榈油市场中长期可持续发展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印度尼西亚的主要市场出口急剧下滑。印尼棕榈油生产商协会(GAPKI)在一份声明中说,1月份对华出口降幅达57%。该行业组织称,对欧盟、印度和美国的出口分别下降了30%,22%和64%。数据整合机构IndexMundi称,印度、中国和欧盟是仅次于印度尼西亚的三大棕榈油消费国和地区。

出口下滑主要是因为持续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GAPKI执行董事穆迪·萨尔迪佐诺(Mukti Sardjono)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使全球经济放缓,导致植物油消费减少。

2019年12月湖北省出现新冠肺炎以来,疫情在全球迅速扩散。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病

根据马来西亚棕榈油委员会(MPOC)的数据,今年1、2月份马来西亚对华棕榈油出口下滑近17%。同期对印度的出口则暴跌了91%。不久之前,印度还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市场,之所以出现如此大幅的缩减主要是因为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该理事会表示,2月份棕榈油出口从1月的121万吨降至108万吨,降幅11%。

由于生产国纷纷采取封锁措施,种植园的工作也受到了影响。例如,马来西亚最大的棕榈油产地沙巴州六个区的油棕种植园和棕榈油压榨行业都陷入停顿。新加坡证券交易和研究机构大华继显(UOB Kay Hian)称,生产停顿可能导致全国每月产量损失高达20%。

需求大幅减少

WWF印度可持续发展业务主管巴夫纳·普拉萨德(Bhavna Prasad)表示:“短期内,我们预计印度棕榈油需求将有所减少。”印度溶剂萃取协会(SEAI)的最新统计印证了普拉萨德的观点。该行业游说组织称,2月份印度植物油进口下降了10%以上。棕榈油占食用油进口总量的50%,低于一年前的65%。

印度消费者偏爱咖喱和油炸食品,每月消费约190万吨食用油。餐饮业使用最广泛的就是棕榈油。为了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印度全国实施封锁,餐饮行业将一直停业至4月14日。

SEAI执行董事B.V. 梅塔(B.V. Mehta)表示,与2018-19年度1490万吨的进口量相比,需求减少可能会导致进口在新财年(4月1日开始)中减少约50万吨。

可持续棕榈油

目前尚不清楚贸易和消费冲击是否会阻碍棕榈油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努力。东南亚地区为建种植园而清除林地已导致热带雨林和泥炭地的大面积毁坏,结果就是物种和栖息地丧失,温室气体排放增加。油棕种植园还加剧了森林大火的蔓延,而森林大火是造成全球变暖、构成公共健康危害的一个重要因素之一。

在印度和全球扩大可持续棕榈油种植面积的努力不会因为疫情爆发而停止。

制定并实施棕榈油可持续发展全球标准的棕榈油可持续发展圆桌会议(RSPO)印度代表卡马尔·普拉喀什·赛斯(Kamal Prakash Seth)说道,“在印度和全球扩大可持续棕榈油种植面积的努力不会因为疫情爆发而停止。”

赛斯坦言,由于全国封锁,一些基层工作将被推迟,如在印度最大的棕榈油生产省安得拉邦开展的小型农户参与计划。RSPO的技术培训计划也被迫推迟

同时,“在过去几年中,印度可持续棕榈油行业呈指数增长,” 赛斯说。 “我们预计这一势头不会显著削弱。”

世界自然基金会可持续业务高级经理安加那·尚穆加韦尔 (Anjana Shanmugavel)也认同赛斯的预期。 “在整个价值链上推动可持续棕榈油的发展离不开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努力,”专门从事棕榈油研究的尚穆加韦尔说。 “随着生活回归正常,我们将回归早已建立的基准。”

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阻碍

并非人人都如此乐观。全球可持续棕榈油联盟领导人、英国保护心理学家凯蒂•梅杰(Katie Major)表示:“如果小型农户或其家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可能会严重影响他们的收入,而且他们之中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得到救治。”

亚洲各地的小型农户在疫情打击面前手无寸铁,他们往往会因此陷入贫穷和困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加入棕榈油可持续运动的可能性就很低。

例如,在印度,小型种植园通常以家庭为单位。种植园经营一旦中断,或由于运输限制导致农产品难以运往加工企业,都可能对现金流产生不利影响,使他们更难从中断中恢复。

业内人士称,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会成为棕榈油可持续扩张道路上的一大障碍。 “这个行业的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润都非常微薄。随着需求和生产中断,利润将进一步受到挤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高管表示。 “目前,追加投入参与可持续棕榈油价值链将不再是他们的首选。”


中外对话棕榈油研究员乔西·W·菲利普斯博士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BAIHUI​​

阅读中外对话棕榈油系列文章:

中印两国成为棕榈油新前沿

中国市场能转向可持续棕榈油吗?

棕榈油十一问

棕榈油怎样才能被认证为“可持续”

哥伦比亚模式是解决棕榈油可持续问题的灵药吗?

抵制无益解决棕榈油造成的环境问题

印度与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之战”

棕榈油燃料崛起,东南亚雨林何去何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