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人类正走向升温3.2度的世界

联合国警告称,人类错过强力应对气候变化的机会,将意味着更激进的减排措施。

Article image

Niederaussem褐煤发电厂是德国第2大燃煤电厂。图片来源:Daniel Müller / Greenpeace

联合国本周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称,必须紧急加快减排步伐,每年减排7.6%,才能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分析警告说,目前根据2015年《巴黎协定》安排的国家气候行动(即国家自主贡献或NDC)不足以将全球变暖控制在科学家认为安全的范围内。

一些国家在其NDC中承诺采取的行动附带了一些条件,例如发达国家的财政支持。然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表示,即使所有对NDC的无条件承诺都得到落实,气温预计仍将上升3.2摄氏度,从而带来广泛的破坏性气候影响。

排放必须迅速达到峰值

上述警告出自联合国发布的最新一期《排放差距报告》。报告对2030年预期温室气体排放与《巴黎协定》1.5摄氏度和2摄氏度目标的排放水平之间的差距进行了评估。​

报告发现,过去十年碳排放每年增长1.5%。2018年,包括森林砍伐等土地使用变化在内的碳排放达到553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新高。

为了使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保持在1.5摄氏度以内,温室气体排放量需要减少320亿吨,这意味着未来10年的年减排率需达到7.6%,是目前减排力度的5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指出,现在推迟实施强有力的气候变化政策意味着需要更快、更大幅度的减排。

为了将气温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2030年的年排放量需要比目前无条件NDC所代表的排放量降低150亿吨,这意味着每年减少2.7%——是目前承诺的三倍。


数据来源:CICERO

报告称,如果在2010年采取认真的行动,每年只需要减少0.7%的温室气体排放就可以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而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则需要减少3.3%。报告警告称,任何进一步的延迟都将意味着未来要更大幅地减排,其幅度之大将对全球经济、粮食安全和生物多样性构成严重威胁。

然而,报告指出,尽管多年来一直在谈论减排,但未来几年没有任何排放达到峰值的迹象。实际上,世界气象组织本周发布的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二氧化碳平均浓度从2017年的405.5 ppm上升到创纪录的407.8 ppm,升幅略高于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

只有5个G20成员国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

2020年对气候行动来说是关键的一年。因此,今年的《排放差距报告》意义尤为重大。2015年,各国政府同意在2020年11月于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之前提交更加雄心勃勃的国家自主贡献。

今年9月在纽约举行的 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的主要目标是确保各国承诺到2020年强化各自的国家自主贡献,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会议结束时,约有70个国家承诺在2020年提交更有力的国家自主贡献, 65个国家和美国加州等主要次国家经济体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

然而,只有5个G20成员国承诺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且没有一个国家提出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表。G20国家排放占全球排放的78%。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表示,对于2009年做出的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补贴以及2014年做出的遏制森林砍伐的承诺,这些国家也都没有履行。

报告中有一章概述了如何加强减排行动,其中许多与化石燃料开采或燃烧有关。例如,它建议印度逐步从依赖燃煤发电转型,阿根廷应该控制开采新的化石资源,巴西则应致力于能源供应完全脱碳。

中国煤电再受关注

对于中国,它建议禁止新建任何燃煤电厂;同时,政府应继续支持可再生能源,并加快核能发展,以实现100%零碳电力系统。

中国扩张煤电的做法一直受到诟病。“全球能源监测”上周发布的另一份报告对全球化石燃料基础设施进行了分类,指出2018年至2019年6月,中国的煤电产能增加了4290万千瓦。

同期,由于现有电厂退役,中国以外国家的煤炭发电总装机容量减少了810万千瓦。中国以外继续开发煤炭的国家计划建设的燃煤电厂中,有超过四分之一(1.02亿千瓦)由中国资助,包括南非、 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正在开发的大部分燃煤发电能力。

中国正在积极建设以及有可能重新开工的燃煤电厂,装机容量共计1.477亿千瓦。这几乎相当于欧盟现有燃煤发电能力(1.5亿千瓦),超过世界其他地区在建燃煤电厂的总和(1.05亿千瓦)。

今年10月,在政府准备下一个五年规划(2021-25年)之际, 中国表示煤炭将是国家能源政策的重中之重。尽管中国仍有望实现其到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到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占比提高到20%的承诺,但对经济的担忧意味着,气候减排目标在政治议程中的位置可能会更靠后。

煤炭与全球升温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上周还发布了一份关于《巴黎协定》与各国煤炭、石油和天然气计划产量之间差距的评估报告。对“生产差距”的分析发现,到2030年,全球化石燃料产量将是1.5摄氏度升温目标下化石燃料产量的120%。

评估发现,煤炭的差距最大。各国2030年的计划煤炭产量是2摄氏度升温目标下煤炭产量的150%,是1.5摄氏度升温目标下的280%。

报告指出,2017年中国占全球煤炭产量的近一半(43%),比2000年至2013年的平均产量增长了一倍多。印度是全球第四大煤炭生产国和第二大煤炭进口国,并计划在2015年至2040年间将煤炭产量增加250%,以减少进口。

然而,报告指出,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有许多政策选择,包括限制新资源的勘探、取消化石燃料补贴和提高生产税。

“我们已陷深渊,不能再挖了”

报告强调,伯利兹、哥斯达黎加、法国、丹麦和新西兰政府已经部分或全部禁止(或暂停)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和开采,德国和西班牙正在逐步停止煤炭开采,并与社区合作规划一个没有采矿的经济未来。

研究与政策机构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执行主任芒斯·尼尔森说:“尽管制定了20多年的气候政策,化石燃料的产量水平却高于以往任何时候。”

他说:“这份报告显示,政府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的持续支持是问题的主要原因。我们已陷深渊,不能再挖了。”

下一轮联合国气候谈判将于12月2日在马德里开始。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