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牛肉需求增加与亚马逊森林砍伐

2017年亚马逊地区7万公顷森林砍伐与牛肉需求增加有关

Article image

牛肉生产与亚马逊森林砍伐有关,但供应链的可追溯性很差(供图: Fábio Nascimento)

波多韦柳是巴西亚马逊地区最大的城市之一,但它给人的感觉还是像个小镇。尽管地处隆多尼亚州核心,但波多韦柳市中心也看不到几辆车。这里的贸易量依然很小,人口增长缓慢,十年来人口仅仅从42.8万增长到53万。

然而,牛只数量的增长却快得多。十年前,波多韦柳的人口和牛只数量相近。而如今,牛的数量达到了人口的两倍。

亚马逊生态区的其他州也都出现了同样的趋势。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IBGE)的数据显示,该国北部的生牛存栏量超过其他任何地区。 InfoAmazonia和“中拉对话”制作的一份新的巴西生牛存栏分布图显示,这里的牛的存栏量增长了22%,而全国平均增长仅为4%。

这种增长是由需求驱动的。随着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多,世界各地(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家庭肉类消费不断增加。

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波多韦柳生产的肉类有三分之一以上销往中国。与十年前相比,中国人的肉类消费量增加了30%。尽管中国的人均肉类消费量仍然只有巴西的十分之一,但庞大的人口规模意味着中国人的消费习惯会产生巨大影响。

全球牛肉消费水平的提高给隆多尼亚的农民带来了富足。阿德里奥·巴洛法尔蒂是罗威玛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拥有本州最大的轿车和卡车经销商网络,在能源和畜牧业领域也有投资。他还是隆多尼亚农村土地所有者协会(APPRO)的主席。

“我们是巴西第五大牛肉生产商,我们名下的土地有70%得到了保护,森林没有被砍伐,”巴洛法尔蒂在他波多韦柳的办公室里对“中拉对话”说。


牛肉生产与亚马逊森林砍伐有关(供图:Fábio Nascimento)

但增长的牛肉市场无疑已经成为森林砍伐的强大驱动力。隆多尼亚是今年受火灾影响最严重的州之一。随着当地牧场主生意愈加兴隆,该地区的牧场也随之增值,而这一现象的普遍后果就是土地欺诈猖獗和热带森林被转作他用。

自然保护单位(地区)、原住民土地都受到了违规征地程序的影响,甚至与隆多尼亚相邻的亚马逊州也是如此。在亚马逊州南部地区,主要是圣安东尼奥·多马图皮地区和阿普伊市,随着农业前沿地区的推进,土地欺诈计划、盗伐木材和非法“烧林变牧”等行为也日渐猖獗。

研究者和环保人士将这一过程称为“隆多尼亚化”。

根据IBGE 最新的城市畜牧调查(PPM),波多韦柳的生牛存栏在短短15年内增长了145%,从2004年的42.64万头增加到2018年的104万头。如今,该市的生牛存栏量在巴西亚马逊地区排名第三,巴西排名第五。

 

波多韦柳被认为是巴西整个牛肉出口链中森林砍伐风险最高的地区。

供应链透明度

“Trase倡议”是由一群研究大宗商品贸易影响的研究人员组成的组织。他们在最新报告中指出,巴西牛肉年出口量大约140万吨,估计由此导致6.5万到7.5万公顷的森林被砍伐。

其中对华出口造成的森林砍伐面积达2.27万公顷。其中,巴西最大的肉类出口目的地区之一——香港占到了约1.8万公顷。

报告解释说,大部分被毁掉的森林(52%)位于亚马逊地区,这意味着香港进口的肉类“毁林风险”更高。由于中国大陆进口的大部分肉类都来自塞拉多生态区的肉类加工企业,那里是一片广阔的热带大草原,因而对森林的破坏要小一些。



2015年中国卫生部门在一年的禁令后重开巴西牛肉进口的大门,导致其销量一路飙升。香港和中国大陆的进口量占巴西包装肉类销量的38.2%。最近, 又有17家肉类加工企业的产品获准进入中国市场。这些企业中有一半以上位于亚马逊地区。

“中国是最大的市场。这些地区肯定会面临[森林砍伐的]风险,”Trase组织兼比利时鲁汶大学研究员埃拉斯穆斯·埃尔加森说。

他说,该研究团队回顾了2015年至2017年的进口合同,以确定出口的肉类来自哪家加工厂并计算毁林风险。他们将这些信息与城市一级的森林砍伐数据进行了对比,并将“毁林变牧”和每个肉类加工厂的活动范围纳入考量。

埃尔加森希望私营部门能采用Trase指标,因为它将对森林的无形压力转化为实际可见的数字。​

他说:“通过这项分析,我们可以知道每批出口货物背后有多少森林被砍伐。”

尽管肉类出口与森林砍伐之间存在高度相关性,但中国企业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亚马逊朗多尼亚州的一个养牛场(供图: Fábio Nascimento)

今年年初,Trase已经确定了几家有潜力影响巴西市场的中国公司。但是搜索这些公司的网站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可持续性的内容。少数企业表达了对健康问题和污染的关切,但似乎所有企业都没有注意到森林所面临的威胁。

监测工具

十年前,巴西联邦检察官发现了肉类产业与土地欺诈、火灾和森林砍伐之间的联系。

2009年启动的“ 合法肉类计划”达成了暂缓起诉协议(葡萄牙语为TAC),让肉类加工厂有时间整顿自己的厂房,并满足牛肉生产链的追踪要求。

同一年,绿色和平组织成功地让巴西四大牛肉生产商同意支持生产链上的零森林砍伐。

接下来的2017年,中国肉类协会代表40多家肉类进口企业签署了一项协议。

虽然这些措施是积极的,但仍然不够。即使协议覆盖了80%的肉类出口,全面的可追溯性仍然是一个巨大挑战。

亚马逊人类环境研究所与绿色和平组织等专注这一课题的研究者最近指出,透明度正在下降。他们很难在巴西联邦政府的网站上获得有关牲畜运输路线的信息,也很难在企业自己的网站上获取最新信息。


在被毁林地上漫步的牛群(供图:Fábio Nascimento)

主要问题是牛群的流动性非常大。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畜牧业的特性。牛在一个农场出生,在另一个农场养大。然后被送到屠宰场,最后是肉类加工厂。仍有许多方法能将那些曾经生活在被非法砍伐过的牧场上的牛只“合法化”。

亚马逊人类环境研究所的研究员保罗·巴雷托几十年来致力于研究亚马逊地区的牧场。他指出,建立一个完全可追溯的系统对生产者和政府都没有好处,因为保持部分牛群不被发现在经济上有利。

他补充说,系统内不同参与者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意味着,中国对牛肉需求的增长和森林砍伐的增加之间不太可能有直接联系。

“在这个漏洞百出的体系中,任何额外的需求都会带来风险。”

牧场主回击

牧场主阿德里奥·巴洛法尔蒂坚持认为有必要“说出关于亚马逊的真相”,他所说的真相与世界各地报纸上耸人听闻的关于火灾的头条新闻大相径庭。他说,将砍伐森林定为犯罪是一个错误,因为巴西的法律允许砍伐亚马逊地区农村土地资产上20%的森林。

他说:“(卫星)图像并不能显示毁林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巴洛法尔蒂说他的农场有一片500公顷的区域是不会砍伐的。如果他现在砍伐了,那将会是犯罪。


阿德里奥·巴洛法尔蒂说人们必须“说出关于牛肉和森林砍伐的真相”

然而,巴洛法尔蒂也承认,畜牧业必须通过改善牧场管理和集约化生产提高效率。

在亚马逊地区,放牧密度仍然很低,每公顷只有一头牛。他说,必须提高这个数字,达到每公顷七到八头的目标。

在隆多尼亚,更多地利用技术成了一种趋势,比如使用电子围栏和恢复退化的牧场,生产出口的牛和谷物。他说:“在不增加森林砍伐的情况下,隆多尼亚的牛群规模有可能扩大一倍。”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