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需求推动巴西乙醇产业升温

往汽油里加乙醇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乙醇的生产却会加剧森林破坏。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Jonathan Wilkins

中国道路上行驶着3.32亿辆汽车,数量为世界第一。其中大多数都是纯汽油车,不过中国燃料企业明年将往汽油里添加10%的乙醇,这一举措将对化石燃料消费产生深远影响。

巴西的生物燃料产业在全球仅次于美国。近年来,该产业饱受 政府政策变化对燃料价格的冲击,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一直是其希望所在。

今年5月,中巴两国解决了巴西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的有关中国对糖加征关税的申诉,为扩大进口铺平道路。巴西农民也希望该协议能为更多的巴西乙醇打开大门。

尽管环保人士乐观地认为,在中国汽油中添加乙醇将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但他们对其它影响持谨慎态度。生物燃料产业需要大面积种植玉米和甘蔗,这可能会破坏森林。

“这是用化石燃料的风险去换另一个更大的风险——森林破坏,”世界自然基金会巴西的保护分析员里卡多·朱奎拉 ·藤井如是说。

他还说,巴西能够在不牺牲粮食生产的情况下,将低碳燃料的生产潜力增加一倍。

藤井说,巴西有责任为亚马逊丛林、塞拉多保护区和该国其他生物群落的土地利用和保护制定适当的公共政策。

更清洁的燃料

2017年9月,中国政府宣布了新的生物燃料配额,作为其兑现《巴黎协定》承诺,减少化石燃料消耗行动的一个部分。

圣保罗大学的伊多·绍尔说:“添加它(乙醇)可以提高燃料中的辛烷值,增加行驶里程。它避免使用重金属(尤其是铅),并减少全球二氧化碳排放。”

但是,种植生产乙醇的作物将引发土地用途的变化,而土地利用是巴西的主要排放源

2009年以来,巴西一直在推行农业生态甘蔗分区,防止甘蔗田侵占原住民土地或原生植被区域。甘蔗只能种在退化的牧场上。

然而,巴西立法机构中的农业综合企业团体已经在推动改变这项法律。

2017年,参议员福莱克斯·里贝罗提出了一项法案,要在亚马逊地区的塞拉多草原开垦土地。环保人士和一些农民的抗议活动最终使该提案在去年被搁置。

提案中划定用来扩大甘蔗种植的区域不属于亚马逊,而是位于塞拉多。这片被称为马托皮巴的地区横跨马兰豪州、托坎廷斯州、皮奥伊州和巴伊亚州,已经受到大豆种植扩张的影响。

监管机构一边在努力跟上事态的发展,一边仍在努力实施现有的保护措施。

2014年,巴西政府开始实施一项农村环境登记计划,让农民登记其土地,从而使执法部门更容易追踪私有土地上的非法砍伐行为。但五年后,许多农场仍未登记。

藤井说:“农村环境登记的最后期限被推迟了好几次,农民遵照环境规范化方案的要求,应该就发现的环境风险提交解决方案,但是实际这样执行的很少。”

另外还有劳动力上的担忧。大部分机械化的收获方式减少了甘蔗种植园的奴工,但增加了农村地区的失业率。

根据圣保罗大学应用经济学高级研究中心(CEPEA)的统计,目前巴西甘蔗生产业的正式雇员约为75万人,比2008年登记的1283258名正式工人锐减了42%。

不过,巴西甘蔗产业协会(UNICA)执行主任爱德华多·勒奥对“中拉对话”说,甘蔗生产业带来的经济效益是不容否认的。

他说:“甘蔗能源产业是一项重要的就业和收入来源。在每个设有种植园的城市,平均年人均收入增幅在1000美元左右。”

给巴西的机遇

市场数据提供商IHS Markit指出,中国下一年的生物燃料消费量有望达到 1500万吨。目前中国的生产能力约为每年300万吨,到2020年可能会达到500万吨。

这就出现了一个约1000万吨的缺口,使得巴西有机会成为头号供应国。中国本就是巴西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后者2018/2019年度的国内乙醇生产量 约为3310万吨。

巴西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银行的生物燃料负责人阿图尔·雅贝·米拉内兹说:“前景无限光明。多年来巴西一直在努力打开中国的乙醇市场,看来现在这个努力奏效了。”

巴西还能种植多样化的生物燃料作物,将传统用于国内生产的玉米作为甘蔗的替代。

全国玉米乙醇联盟(UNEM)主席里卡多·托姆茨克解释说:“这个行业获得了大量投资,尤其是在马托格罗索州和戈亚斯州,包括一些既可以用玉米又可以用甘蔗作为原料的灵活性更高的工厂。

托姆茨克还说,中国正在准备利用进口原料自行生产乙醇,但其生产能力可能有限,这就为巴西创造了机会。

粮食还是燃料

十年前一股生物燃料热潮与全球粮价飙升同步发生,至今仍让人对该产业心有余悸。

绍尔说:“1938年以来,巴西一直强制在汽油中加入乙醇。从那时起,国家就在与甘蔗种植者讨价还价。当国际市场糖价下跌时,就会产生提高汽油乙醇含量的压力,今天依然如此。”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最近的一份报告强调,油价上升时生物燃料会大幅推涨粮价。

然而,这场争论没有2012年那么激烈。时任粮农组织主席的何塞·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表示,美国用玉米生产乙醇正在推高全球谷物价格。他的立场后来有所软化。

格拉齐亚诺在2015年说:“我们必须把粮食对抗燃料的争论,转为粮食和燃料关系的讨论。粮食第一,这是毫无疑问的。但生物燃料不应被简单地视为一种威胁或者灵药。和其他任何事物一样,它们都有利有弊。”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