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才是澳大利亚煤炭的“命门”

对气候行动的呼吁没能说服选民,但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的资源出口就高枕无忧,凯特·麦肯锡写道。

Article image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2017年的议会中表示支持煤炭。图片来源:ParlView

澳大利亚保守派执政联盟在5月18日的国家大选中大获全胜,澳大利亚民众对此很是惊讶。

此前的民调一直显示反对党工党比执政的联盟党更受欢迎,原因除了目前政府的不稳定,还有气候变化,这两项问题是相互关联的:4年内已有2位总理因在气候变化政策上的不同意见而下台。

尽管企业和投资者曾警告称缺乏政策确定性阻碍新的投资,并且毫无必要地抬高电力价格,但强硬的保守派政客还是拒绝采取任何减排行动,并几次破坏电力改革工作。大选期间,环境部长几乎消失,相关消息也很少。

因此,这样一个一再表示自己没有能力——或意愿——应对气候变化的政府居然保住了执政大权,这令人非常惊讶。

对气候变化的深切感受是真实存在的。依托强大的气候行动平台开展竞选的独立候选人在许多保守选区赢得了大力支持。在一次对垒中,公开的气候变化否认者、前总理托尼·阿博特失去了他在悉尼海滨区占据长达24年的席位,而获胜者是前奥运会滑雪运动员、律师扎利·斯泰格尔,她对采取气候行动的呼吁赢得了数百名志愿者的热情支持。

尽管澳大利亚近三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都销往中国,但中国在大选前几乎没有受到关注。事实上澳大利亚国内的气候政治可以说很多都决定于中国。

根据国际碳核算规则,澳大利亚是全球人均排放最高的国家之一,与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化石燃料超级大国相当。和这些国家一样,澳大利亚的国内排放远小于煤炭和天然气出口造成的排放。

资源是澳大利亚的主要出口产品,去年煤炭超越铁矿石,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商品,其中约四分之一流向中国。采矿与财富之间的联系在澳大利亚众所周知,往往令大型旅游业、教育和农业部门黯然失色。

煤炭在采矿部门内部受到特别关注,是因为它在气候政策中处于中心位置。采矿业发起了代价高昂的煤炭推广活动,现任首相斯科特·莫里森曾在2017年担任财政部长期间在议会上挥舞过一块煤。保守派评论员经常谈到煤炭的重要性,专栏作家则认为煤炭是国家生活质量的基础。

竞选过程中大部分的冲突都集中在印度矿业巨头阿达尼提出的加利利盆地煤炭开发项目上。该矿的经济状况不佳且融资出现问题,导致开发前景不明,因此阿达尼正在寻求澳大利亚联邦和地区政府的支持。数年来,该矿已经成为气候活动人士、矿业社区和政客的雷区,因此工党也避免就该矿发表明确态度。

尽管证据恰恰相反,但当地矿业社区仍有很多人认为项目将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昆士兰州对矿业的支持力度很大,这很可能得益于矿业亿万富翁克莱夫·帕尔默大规模的政治广告活动。有政客和媒体认为,反对阿达尼的环保人士实际上推动了选民向现任政府靠拢。

与此同时,各地的能源观察人士都知道,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正在转型,逐步淘汰煤炭——最近一次统计显示,全球超过100家金融机构已经结束或限制煤炭融资——多个警告信息表明,矿业经济效益的稳定性已经不复从前。2018年年中以来,热力煤价格下降超40%。今年2月,中国大连港开始限制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这一决定让澳洲官员感到不安,也被视为澳大利亚禁止华为和中兴参与5G网络建设竞标的后果。

澳大利亚工业部今年3月警告称,中国港口对煤炭进口的限制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工党早在大选前就已经指出依靠中国煤炭需求存在的风险。“现在很明显,全球最大的(热力煤)市场正在缩小,”影子气候部长马克·巴特勒2018年初表示。和其他警告一样,这些警告在大选期间似乎也被忽略了。但如果中国对澳大利亚资源的需求持续减少,无论原因如何,澳大利亚下一届大选关于气候政策的辩论可能会截然不同。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