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将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威胁

联合国重要报告警告称,100万物种濒临灭绝,严重威胁全人类的未来。

Article image

中国的自给农业正在被商业化的单一种植所取代,这将导致传统作物品种丧失。图片来源:Alamy

一份经全球130多个国家政府批准的重要报告称,全球范围内的自然环境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遭到破坏,这将对人类福祉造成严重影响。

这份报告于周一在法国巴黎发布,称必须对从农业、渔业到私人投资和治理的各个方面进行根本上的变革,以保障人类福祉。

虽然这样的警告并不是第一次,但这份报告是迄今为止最全面、也是第一份经各国政府联合认可的评估。明年全球领袖将在中国参加《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计划就生物多样性达成新的全球协议。而这份报告中的发现必将对这些领导人产生影响。

“证据是无可争辩的,”报告编写者、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主席罗伯特·沃森说。“我们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破坏已经对人类福祉构成了威胁,其严重程度不亚于人为引起的气候变化。给我们采取行动的空间越来越小,选择也越来越少。”

关键性发现

这份报告是数百名科学家历时3年审查了1.5万个信息源后得出的结果,揭示了自然对人类的重要性,以及其在提供食物、水、能源、药品、生计,满足人类精神文化需求方面的重要地位。报告同时也指出许多物种的数量和分布正在迅速下降,生态系统提供的储水和碳汇功能、传播种子以及授粉等服务正在崩溃。

报告称,人类“严重改变”了地球四分之三的陆地表面,并称有100万物种濒临灭绝,而且许多将在几十年内灭绝。沃森说,生物多样性的持续丧失“将有损大多数国家实现大部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能力”,联合国全体成员国承诺到2030年实现这些可持续发展目标。

气候变化会让情况恶化,一些防止全球气候变暖的努力也可能加剧这一情况。例如,IPBES称生物能源作物种植园可能会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有负面影响,而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都是保障粮食和水资源安全的关键所在。

代价高昂的问题

报告称,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和生态系统的破坏是由一系列问题造成的,包括过度捕捞、森林砍伐、污染、农业扩张、海平面上升、不可持续的狩猎、非法野生动植物贸易、物种入侵和气候变化。报告还强调了一些重要的“间接成因”,如经济快速增长、城市化规划不善和人均消费增长。

聚焦中国

IPBES报告立足全球,对所有地区都进行了严格的解读。例如报告警告称,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未来几十年内自然为整个亚洲人民“贡献的经济和非货币价值可能会大幅下降”。中国有着多样化的自然景观且发展迅速,因此报告中描述的许多问题和潜在解决方案在中国都有体现。

近年来中国建立了多个保护区,森林面积大大增加,但中国同时也面临着严峻的养护挑战,尤其是旱地、湖泊、河流和沿海湿地的养护。目前沿海湿地的面积已经不足原来的一半。这些挑战包括过度开发、污染、采掘业和物种入侵,IPBES称这些都是“中国社会发展和生态安全面临的主要生态威胁”,为应对这些威胁,每年中国将耗费170亿美元。

消失的作物品种

根据IPBES的数据,1900年以来危害中国农业生态系统的入侵物种数量以每年约3种的速度增加,过去15年间的增长速度更是有所加快。物种入侵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尤其是对堪称作物多样性宝库的中国1.93亿个小型农场来说。生物多样性也受到了经济力量的威胁,为了满足市场需求,许多自给农业正在被商业化的单一种植取代,传统作物品种和相关农业知识的丧失导致人类适应气候变化过程中至关重要的选项越来越少。

“这是对整个传统农业体系的可持续性和抵御气候变化能力的威胁,”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的宋一青说,但他同时也表示由于收入增加、食品安全问题日益严峻、人们对环境问题愈发关注,中国对食品的安全、优质、多样化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这是好消息,也是保护作物的生物多样性和改善农民种子系统的机会,”他说。

来一场革命

只有“转型性变革”才能确保到2050年及之后支持人类生命的自然系统不会进一步衰退,”报告称。“所谓转型性变革”,沃森说,“指的是技术、经济和社会因素的根本性的系统重组,包括范式、目标和价值观。”

此外,报告还呼吁以优化粮食、能源和水资源的生产使用方式,提高自然资源决策和治理的包容性,建立新的私人投资框架,以及环境保护的激励措施。报告敦促各国政府确保将生物多样性纳入从卫生到住房、从国防到金融所有领域的政策考量之中,并举例说明了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的有效政策、做法和治理结构。

中国已经恢复了1700万公顷贫瘠山区荒地的自然植被。图片来源:Alamy

学习中国

IPBES重点提到的一个例子是中国的坡地改造计划(也称退耕还林),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造林活动。该计划通过向农民支付一定费用,鼓励他们在自己土地和退化的土地上植树。该计划目前已经让1500多万公顷的退化农田和1700万公顷贫瘠山地覆盖上了自然植被。但在地方层面上,结果有些喜忧参半。

“这些数字确实很大了——400亿美元,修复3000多万公顷土地,约3200万家庭参与其中。”总部位于印尼的国际林业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西姆拉尔·巴拉尔说。“这是一项巨大的修复工作,许多国家都可以学习。它告诉我们,只要有经济激励措施,就有可能恢复退化和边缘的土地。”他指出,尽管该项目在保持水土和防止山体滑坡等方面带来的益处是地方性的,但种植这么多树木所实现的碳储存效益惠及的却是整个地球。

前路

在中国工作过几十年的密歇根州立大学系统整合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刘建国(音译)比较乐观。“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说。“政府越来越重视环境问题,这当然是非常积极的,但仍有挑战需要应对。”

刘建国指出,过去政府官员的绩效考核主要是看国内生产总值(GDP),不考虑环境绩效。“GDP越高,晋升的机会越大,”他说。“现在是环境和经济绩效都要看,如果环保方面表现不好,会受到处罚,不能晋升。”刘建国说希望这种方法“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实施和执行。”

新的全球协议

明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第15届缔约方大会将在昆明举行。届时,中国在保护自然方面所做的努力将受到万众瞩目。即将召开的大会上,近200个国家的政府代表将商定一个新的十年框架,以遏制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和保护生态系统。这可能会是一次沉重的会议,代表们将确认全球在达成2010年制定的“爱知目标”方面几乎没有进展。IPBES报告表明,20个“爱知目标”中的大多数都将无法实现。

“IPBES全球评估告诉我们,我们做了多少,进展到哪里,哪里做的还不够,为什么不够,以及有哪些前进的选择,”《生物多样性公约》执行秘书克里斯蒂亚娜·帕什卡·帕尔默说,并表示报告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它将有助于在2020年后的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之下制定雄心勃勃且可实现的目标。

“评估还表明,政府无法单独应对生物多样性面临的威胁。”帕什卡·帕尔默说。“事实上,评估强调了转型性变革的迫切性,从而保卫大自然和决定着世间万物生死存亡的生态系统服务。这就需要每个人——包括企业、社区和个人——都参与其中,我们要为未来十年更加雄心勃勃的生物多样性议程奠定基础。”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