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亚马逊龙鱼走俏中国

中国对观赏鱼的需求给哥伦比亚亚马逊地区打开了一个能够遏止森林破坏的商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 Andrés Bermúdez Liévano

奥斯卡•蒂玛兰身穿橡胶连体服跳进一个长方形的池塘,用一张黑色的网围了一圈。他和一名同事趟着齐腰深的水,把池塘一角堵了起来,里面有几十条灰白色的长鱼愤怒地拍打着鱼鳍,试图逃跑。

奥斯卡挨个儿检查它们。他抓住尾巴将一条半米长的鱼头朝下提起来,轻轻刷了一下它的嘴巴。下颚张开,一串黑色和橙色的小颗粒飞向一个装着水的塑料袋。

它们是银龙鱼的幼鱼。这种鱼原产于亚马逊,凭着优雅的泳姿成为中国水族业的新亮点,因为它长得很像世界上最昂贵的观赏鱼——金龙鱼。

在向亚洲出口观赏鱼的过程中,亚马逊卡奎塔省的繁育者发现了一个有利商机,有助于遏制对亚马逊这片世界最大的恒续林的破坏。

亚马逊龙鱼在中国

亚马逊国际贸易区公司(AITZ)坐落在省会佛罗伦西亚郊外树木繁茂的山脚下,这些曾经饲养奶牛的小牧场被开发成48个繁育银龙鱼的池子。而繁育银龙鱼正迅速成为一个前景光明的行业。

该公司经理卡洛斯•爱德华多•拉米雷斯说:“15年来我们一直在搞科研、发表成果、撰写指南,但并未看到什么重大的商业举措。”他们曾经到亚洲的多个商贸展上推介自己的企业,包括北京的中国国际宠物水族用品展览会(CIPS)和新加坡国际水族展。

拉米雷斯补充说:“我们是行业领导者之一。”他放弃了在波哥大的金融分析师工作,回到故乡带头干起新兴的水族养殖“生物贸易”。

2013年,他们向香港的一家经销商出口了第一批3000条龙鱼宝宝。从那以后,他们每年发出大约2万条2厘米长的小鱼。这些小鱼由分销商养到手掌大小时,就会被卖给中国各地的水族店。

过去十年里,作为备受推崇的金龙鱼的“平价替代品”,亚马逊龙鱼越来越受欢迎。艾米莉•沃伊特在其《玻璃缸背后的龙》一书中说,最贵的金龙鱼的售价可达数千美元,需要武装警卫来防止盗窃。
 


一条金龙鱼幼鱼价格可达到为50到100美元,而它被称为“银龙鱼”的远在亚马逊的亲戚完全长成后在京东等电商平台上的售价却只有100元人民币(约合15美元)。

和它们略带红色的表亲一样,银龙鱼也让人联想起亚洲民间传说中的龙,它们有着闪亮的大鳞、波浪状的泳姿和挂在嘴唇上的两根小胡须,或者说是嗅球。

“它们在水里时,你看不出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但等它们进了水族箱,你可以看到美丽的颜色,”赫尔墨斯•奥尔莫斯说,他是保吉尔镇的一名农民,也是最早的银龙鱼繁育者之一。


亚洲龙鱼因其敏捷、速度和跳跃能力而被昵称为亚马逊的“猴子鱼”。 图片来源:AndrésBermúdezLiévano

作为100名养鱼户的代表,卡奎塔水产养殖协会(简称Acuica)会长格拉迪斯•皮涅达说:“中国是明星市场。虽然我们这里没有水族文化,但在中国人们非常喜欢这种文化,他们使用的技术也令我们叹为观止。”

17年前,Acuica决定对龙鱼的市场潜力进行调查,并研究如何在圈养环境下繁殖该物种。在此之前,只能通过一种非正式的、隐蔽的交易购买这种在亚马逊河中捕获的鱼类。三年后,他们为这种人工养殖方法申请了专利,并与50名合伙人一起开始繁育银龙鱼。

 

然而,最初的繁荣并没有持续多久。尽管他们对新业务满腔热情,但许多鱼在40小时的航空旅途中死亡,因为农民忽视了水温等关键因素。他们还与经销商发生了冲突。

银龙鱼并非中国买家唯一青睐的品种。亚马逊盆地的洪水森林中还有一种蓝色的龙鱼也很常见,但在人工饲养条件下,它的繁殖能力很差,而且对水温的变化更敏感。

2015年以来,AITZ还出口了巨骨舌鱼幼鱼,它们能长成亚马逊最大的鱼类。它们在圈养时可以长到2米,在野外则能达到3米。其肉质鲜美、白嫩,主要作为一种食用鱼。然而,秘鲁却看到了它们作为观赏鱼受到越来越大的需求。


幼鱼在氧气水箱里喂养到45天就可以出口了, 中国买家完成随后的饲养过程,以更大的尺寸出售。 图片来源:AndrésBermúdezLiévano

鱼儿拯救森林

向中国出售龙鱼还有另一个好处。卡奎塔位于安第斯山脉的森林与亚马逊丛林的交汇处,是哥伦比亚森林砍伐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大规模的养牛和土地投机是罪魁祸首。

2018年,这一地区的森林砍伐面积达6万公顷。这里的传统观点认为每头奶牛需要一公顷的草场,停止森林砍伐意味着要为成千上万的农民解决生计问题。在丛林边缘地区实施更有利于森林生长的林牧结合的方式也是一大挑战。

哥伦比亚的生物贸易有可能会成为森林保护方案中的一种。涉及的产品从亚马逊水果巴西莓和古布阿苏(可可树属),到社区管理的森林和龙鱼养殖。

“因为土壤不适宜,亚马逊地区的牲畜养殖需要占用很大的土地。相比之下,水产养殖在实现经济稳定方面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政府机构亚马逊科学研究所(Sinchi)所长鲁兹•玛丽亚•曼提拉如是说。

“这是亚马逊相对较新的产业,因为许多研究人员认为它与亚马逊河有竞争关系。当我们发现这些受到青睐的鱼类在自然环境下已经开始衰退时,才认识到人工繁殖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卡奎塔土生土长的曼提拉补充道。


在卡奎塔,卡洛斯·和亚马逊国际贸易区(AITZ)一共有48个龙鱼池塘。图片来源:AndrésBermúdezLiévano

对他们所有人来说,事实证明这种模式比畜牧业更有利可图,可持续性更强,所需的土地也更少。

赫尔墨斯•奥尔莫斯有14个鱼塘,800条种鱼。去年,他仅在1.5公顷的土地上就繁育了1.6万条小鱼。

“你无法想象人工养鱼会有这么大的市场。这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奥尔莫斯说。“平均每条种鱼能孕育100条幼鱼,每条售价2000比索(0.60美元),几乎没有什么成本。去年它们实现了80%的利润。”十年前,他靠饲养大口银鲈、点鳍红眼脂鲤和鲥鱼等食用鱼为生。

不出所料,奥尔莫斯表示他将继续饲养龙鱼。

拉米雷斯的农场占地10公顷,有1000多条雄性种鱼,这里已经创造了6个固定的工作岗位和至少4个临时工作岗位。他们还决定保护180公顷的森林。在腐败的卡奎塔养牛基金破产后,AITZ从哥伦比亚政府手中买下了农场。

过度捕捞的忧虑

沃伊特说,中国巨大的需求也引发了一些环境问题。这个买卖取得的成功很快导致亚马逊河的过度捕捞,因为那些急功近利的人不会给鱼类繁殖留出所必需的季节性休渔期。

源于巴西的走私贸易日益猖獗,背后的推手是一位中国进口商。沃伊特说,这位进口商每年经手的龙鱼约有100万条。

沃伊特告诉“中拉对话”:“商业化养殖可能会让物种保护工作缺乏动力。东南亚就是前车之鉴。一方面,它的观赏鱼贸易蓬勃发展,但另一方面,这些养殖物种的栖息地却被毁灭。”她补充说,自己甚至见到了已经在繁育亚马逊龙鱼的亚洲水产养殖者。

南美农民担心,亚洲本地繁育省去了1.7万公里的长途运输成本,将意味着他们无力竞争。

对卡奎塔来说,这样的机会至关重要。这里是该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多年来一直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的大本营。2016年,1.3万名游击队员与政府签署了历史性的和平协议,他们放下武器开始寻找工作。

该地区几乎不存在私营部门,古柯树的种植面积为11793公顷,占哥伦比亚国土面积的7%。该地区正在探索既能实现经济增长又能保护其自然财富的道路。

这种优雅而细长,用嘴来孵化小鱼的龙鱼可能就是一条发展之路。

 

本文转载自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