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消失中的高原虫草带来的生态之忧

过度采挖和气候变化威胁着一种被称为“喜马拉雅伟哥”的稀有真菌,它曾给印度偏远地区带来繁荣。

Article image

人们在喜马拉雅山西部北阿坎德邦阿斯果德地区采挖虫草(图片来源:Muzamil Ahmad)

过去十年中,一种价值极高的壮阳药和药用植物——冬虫夏草,为喜马拉雅山脉西部的印度陶利根加 (Dhauliganga) 山谷地区带来了繁荣。这里的社区经济过度依赖于这种稀有真菌(藏语称虫草为Yartsagunbu )所带来的收入。但过度采挖导致这一物种近乎枯竭,脆弱的高原草原环境也受到了破坏。

这些是我们近期在2018年12月发布的研究报告——“冬虫夏草:转变喜马拉雅西部地区人民生活方式中所得到的研究结论。我们对北阿坎德邦楠达德维生物圈保护区中32个村庄的虫草采挖和贸易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虫草占采挖家庭现金年收入的74%左右,并在过去10年中改变了当地的社会和经济状况。


采挖到的冬虫夏草(图片:帕拉k·亚达夫)

“现在,这笔收入支撑着我们全年的孩子教育、家庭医疗和日常生活支出。另外,现在我不用完全靠种地来维持生计了。种地得靠天吃饭,而且还要提防野生动物的破坏,“36岁的普雷姆·辛格·拉纳说道。他每年都会采挖虫草并且参与了我们的研究。

虫草的繁荣将偏远地区的农户与国内、国际市场联系了起来。当地冬虫夏草的平均价格从2006年的每公斤4700美元上涨到2015年每公斤1.3万美元以上,涨幅达三倍之多。而卖到遥远的中国消费者手上时,价格比黄金还高

然而,重金诱惑给虫草和喜马拉雅山地带来了巨大的生态压力,导致虫草数量急剧减少。

短暂的历史

历史上,生活在喜马拉雅西部楠达德维生物圈和阿斯果德地区的人们往来于西藏和印度低矮的山地之间,从事着羊毛、小米和盐的买卖。1962年中印发生冲突后,当地人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便停止了。这里的人们不得不依靠自给农业、放牧和收集药草来维生。

20世纪90年代,他们在这一地区发现了虫草。

冬虫夏草真菌(学名为Ophiocordyceps sinensis)通过感染寄生在蝠蛾幼虫体内,将其杀死后再由其头部抽生而出。该物种生长于西藏高海拔地区的喜马拉雅草甸,以及不丹、印度和尼泊尔等地。中药里通常用做壮阳药,并逐渐成为一种日常保健品。

这种真菌大约在1500年前被藏族牧民发现,他们观察到牲畜吃了一种蘑菇后变得精力充沛。因此,明朝时的御医用它来研制强效壮阳药。通常的做法是将其与老鸭同煮,来治疗性欲减退和男性阳痿;也可与猪肉、麻雀和甲鱼配伍来增强体力和抗疲劳。尼泊尔的一些地方将虫草磨成粉,与牛奶同食,作为滋补品和壮阳药。人们还认为它可以治疗哮喘、肾脏疾病、月经不调和炎症等一系列疾病。

在北阿坎德邦的阿斯果德地区,1996年当地人从尼泊尔来的工人那里了解到虫草的经济价值后, 开始采挖虫草。这种商品利润丰厚的消息在南达德维生物圈保护区谷地如野火般迅速传播开来。现如今,人们从高山草甸采挖冬虫夏草,卖给中间商获得丰厚的回报,然后这些中间商再将其卖到中国。

https://www.thethirdpole.net/wp-content/uploads/sites/3/2019/01/Nanda-reserve-map.png

图一  印度北阿坎德邦楠达德维生物圈保护区内受访村庄位置图。

(资料来源: P. K. Yadav et al., Flora & Fauna 2018)

如今,虫草在亚洲和西方国家的城市里都有售。楠达德维生物圈保护区和阿斯果德附近的家庭中,至少每户都有一人在外面寻找虫草的踪迹。

濒危物种

虫草采挖季节从6月初持续到7月底。人们趴在地上,竭力寻找苹果把儿大小的虫草。挖草人必须勇敢地面对恶劣的气候条件,而且他们不一定会有所收获。一些村民在高海拔牧场经历了数周的煎熬后仍旧空手而归。

大多数挖草人认为,由于竞争激烈和物种丰度下降,近年来采挖冬虫夏草变得更加困难。这一说法与我们得到的人均采挖数据相符。

过度放牧以及人类活动使得高山牧场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对虫草及其栖息地产生了负面影响。研究期间,在保育领袖计划鲁福德基金会的支持下,我们记录了成千上万的村民每年带着他们的帐篷、食物和家畜来采挖虫草的过程。

这些活动必将破坏偏远地区的牧场,并给濒临灭绝的喜马拉雅物种带来威胁,如雪豹、蓝羊和高山植被等。挖草人营帐周围遍地垃圾,但却没有相应的垃圾清理机制。

https://www.thethirdpole.net/wp-content/uploads/sites/3/2019/01/Abandoned-shelters-of-caterpillar-fungus-harvesters-after-end-of-the-harvesting-Muzamil-Ahmad-1024x682.jpg
虫草采挖季结束后挖草人废弃的营帐(照片:Muzamil Ahmad)

冬虫夏草生长在高山草甸。这里不仅是包括北阿坎德邦的恒河在内许多亚洲主要河流的发源地,也是下游人们重要的水源地。对早就因气候变化而脆弱不堪的河流来说,这里的污染和栖息地破坏将给它们的水质和水量供应带来深远影响。

过度采挖终究是虫草数量急剧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斯坦福大学的一项新研究也表明气候变化导致了虫草数量的下降,该区域的一些地方自1979年以来,冬季平均温度上升了4左右。

https://www.thethirdpole.net/wp-content/uploads/sites/3/2019/01/Enigmatic-fauna-Blue-sheep-or-Bharal-of-the-caterpillar-fungus-habitat-Ranjana-Pal-1024x582.jpg
虫草栖息地的岩羊(图片:Ranjana Pal)

所有这些威胁都可能导致该物种在当地灭绝。中国青藏高原地区的冬虫夏草也在逐渐消失,由于气温升高,虫草在此地的分布区海拔正在逐渐上升。

在印度的许多地方,采挖虫草是合法的,但虫草买卖却是违法的。这导致虫草被走私到尼泊尔和中国,并在黑市上出售。北阿坎德邦政府已经通过地方森林委员会发布了虫草采挖和贸易准则,由地方森林委员会为此类活动颁发许可证。但是,在这些偏远地区政府法规没有得到落实。

毫无监管的猖獗采挖行为让人同时也为尼泊尔和中国地区虫草灭绝和山区自然景观受到的威胁感到担忧,促使人们呼吁建立可持续化的管理模式。

鉴于印度以及中国、不丹和尼泊尔的虫草采挖造成的影响,我们迫切需要展开更大范围的公开讨论和研究。这些偏远地区监管不足,而且缺少相应的政策支持资源的可持续管理,以及帮助当地群众转变谋生方式。

帕拉k·亚达夫从事保护相关的研究和倡议工作,以打击野生动植物犯罪,促进野生资源的可持续和合法贸易。

本文最初发表于第三极网站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