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泰国产业改革寻求中国投资

泰国政府希望通过新的经济走廊改革东部省份,帕里他·旺奇亚报道。

Article image

东部经济走廊的关键性目标之一是在曼谷和泰国东部之间建立一个“无缝衔接的”运输网络。图片来源:Nik Cyclist

泰国将有大动作,政府计划在曼谷以东的三个省份建设智慧城市、高铁、新的港口和机场,以此推动国家经济的现代化发展。

11月,副总理颂奇·乍都西披塔带领政府官员和泰国65家私营企业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并向中国投资者宣传这一名为“东部经济走廊(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简称EEC)”的项目。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会见颂奇时,两人讨论了中泰之间的经济合作。

泰国政府从一开始就热衷于让中国参与“东部经济走廊”的建设,并将该走廊形容为是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基础设施建设网络中的一个“支撑阀”。

远大前景

泰国的制造业基础需进行重大升级,因此政府制定了一套名为“泰国4.0”的宏观经济整体规划,将目前以重工业为基础的经济发展为更加灵活的数字化创新型经济。“东部经济走廊”正是这一愿景中的关键部分。

二十世纪80年代,为了建立出口导向型的制造业,泰国向国际投资者敞开大门,尤其是对来自日本的汽车和电子公司。到1988年,其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速达到了13%。但到了世纪之交,泰国经济增长停滞不前,年均增速仅为3%到4%。泰国对过时的制造技术和廉价劳动力过度依赖的问题被形容为是导致泰国陷入“黑暗时代”的根本原因。“泰国4.0”计划和“东部经济走廊”旨在解决这一问题。

当地人的担忧

但对许多人而言,“东部经济走廊”已经像是一场灾难。现年60岁的普拉克布·辛格哈纳特一家10口人被要求离开他祖父在北柳府的邦南普里奥(Bang Nam Priao)地区创立的水稻农场。他们收到了一封命令他们离开的官方信件,还远远看到一群群军队和政府官员一声不响地视察北柳府东部经济走廊带附近的居民区。

但从来没有人来和我谈过,我只知道我和家人离开这个农场就没地方可去了。
 

他们听到过建设智慧城市的计划,据说到时候会有高铁、数字中心和创新工业区。只要泰国企业、外国投资者和跨国公司的投资到位,项目就能带来数万个就业机会。

“但从来没有人来和我谈过,”普拉克布愤怒地说,“我只知道我和家人离开这个农场就没地方可去了。”

生活在1580英亩的土地上的另外635人也同样面临着被驱逐的威胁。他们祖上三代都在那里务农,但并没有土地的合法所有权,也不知道他们耕种的土地曾几经转手,最终转为国有。

50公里以外的地方,土地中介劝说更多农民离开他们的土地,为东部经济走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让路,但没有人准备搬离。

小小的胜利

东部经济走廊”由泰国政府发起,公众对其规划过程的参与很少。由于需要大量土地用于新的工业园区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启动后,土地权成为公众讨论的主要议题。

2018年初泰国议会通过的东部经济走廊法案给了投资者许多特权,包括土地所有权或者长达99年的国有土地租赁期,以及公司所得税优惠和进口关税豁免等。

邦南普里奥的农民们抗议驱逐令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今年10月,他们在与东部经济走廊办公室(负责该项目的政府机构)副秘书长塔桑尼·基塔帕塔普拉博恩的对话中获得了部分胜利。塔桑尼说,政府不准备征用该地区的农田用于东部经济走廊的建设,并承诺今后一切决定都将公开征询意见。

与中国合作

与此同时,随着泰国政府不断吸引中国投资者,东部经济走廊的规划在11月加快了步伐。

在上海参加进口博览会期间,颂奇会见了华为和中兴的高管,呼吁他们投资东部经济走廊的数字产业和泰国5G网络的建设。据报道,颂奇与阿里巴巴集团执行董事长马云举行了第二次正式会议。马云是“一带一路”计划的主要公开支持者,今年4月曾承诺投资110亿泰铢(约23亿人民币),用于支持数字商业、旅游推广、大数据设备以及为当地企业家提供电子商务培训。

颂奇在访华期间宣布,2019年将会是泰国的“投资黄金年”,并要求投资委员会制定一套新的对投资者友好的政策。

很显然,中国投资者是这套新政策的主要关注目标。颂奇看到把泰国市场和“一带一路”联系起来的机会越来越大,尤其是中美贸易战可能会促使中国投资者寻找新的投资目的地和市场,以躲开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的关税。

一带一路协同效应

中国评估所有“一带一路”伙伴国家的经济政策,以寻找协调这些政策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方法。“泰国也一样,泰国4.0和东部经济走廊大型项目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协调的潜力很大,”泰国国立政法大学经济系中泰关系专家阿科颂思力·帕尼石桑博士说。

“东部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6条经济走廊中的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也有着地域上的协同效应。阿科颂思力说中国认为泰国是“这个半岛上最重要、从根本上讲最有活力的国家”。

泰国4.0和东部经济走廊大型项目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协调的潜力很大。


泰国的“东部经济走廊”与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之间也有相似之处。中国正试图借助数字化升级现有的高科技产业,“东部经济走廊”也试图吸引同样的产业,尤其是航空和机器人行业。“一带一路”框架内部的协调合作可以强化中泰供应链网络,扩大出口市场。

“但泰国必须谨慎,”阿科颂思力还说,“中国与‘一带一路’伙伴国打交道时,做出的似乎都是单方面决策,‘一带一路’项目也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和完善的管理”。

交通基础设施

除了吸引新的投资者,“东部经济走廊”还有一个关键性目标,即在曼谷和泰国东部之间建立一个“无缝衔接的”运输网络,以及一条能让泰国货物途经老挝抵达中国南方从而将泰国和“一带一路”联系起来的陆上线路。

中国目前正在开发连接曼谷和泰国东北部主要城市呵叻府的双铁轨线路。未来该线路可能会延伸至泰国和老挝边境的廊开府,并通过另一条造价2250亿泰铢(473.5亿人民币)的高铁与东部经济走廊相连。这条高铁线路是曼谷廊曼和素万那普两大国际机场与东部罗勇府乌塔堡国际机场之间的联络线。

海上路线方面,泰国政府计划扩大东部地区两个和“一带一路”有交集的深海港的运力。这两个港口分别是位于春武里府的林查班港口(三期)和位于罗勇府的玛塔普工业口岸(三期)

这两个港口以及罗勇府的高铁和乌塔堡国际机场都属于“东部经济走廊”的基础设施项目。泰国政府近期已经面向私营企业开始项目招标。

政府预计”东部经济走廊”项目将创造总计5000亿泰铢(1052亿人民币)的投资,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的方式建设,PPP形式的法人实体保持30到50年。


东部经济走廊示意图

赢家和输家

11月12日,东部经济走廊办公室透露了机场高铁联络项目的竞标者。由泰国正大集团牵头组建了一个包含中国铁路建设有限公司、意大利泰国发展有限责任公司(Italian-Thai Development PCL)和朝甘昌股份有限公司(CH Karnchang PCL)的财团参与了竞标。

另外一个竞标方是泰国BRS合资企业,包括曼谷城市捷运集团控股(BTS Group Holdings)、中泰工程与建设公司(Sino-Thai Engineering and Construction)、以及泰国叻丕省发电控股(Ratchaburi Electricity Generating Holding)。

“中国很可能会参与大多数基础设施项目,”来自泰国东部的独立社区研究员颂努克·琼米瓦辛说。

颂努克认为,中国对“东部经济走廊”的影响力不断上升,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军政府领导下的泰国政局持续动荡,可能会出现地方反对势力,因此其他外国公司不愿在泰国进行新的投资。

尽管“东部经济走廊”承诺每年超过1000亿泰铢(210亿人民币)的投资回报,但问题在于要如何让从国家到地方的所有人都能受益。

东部经济走廊总的来说将提振泰国的经济,但问题是,该项目的实际操作方式并不明确。


除了泰国的主要企业集团以外,当地企业和农民一样被蒙在鼓里。企业不知道拟建工业区或者铁路的确切位置,没有详细的项目时间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法律突然就宣布允许农业用地可以用作工业发展。

春武里房地产协会首席执行官梅萨克·春哈拉克肖特说,东部经济走廊总的来说将提振泰国的经济,“但问题是,该项目的实际操作方式并不明确,地方上一些投资者也想投资,但现在不知道怎样才能参与进去。”

2018年年中议会上通过东部经济走廊法案后,房地产业遭遇投机性购买土地的浪潮,成为最早感受到该项目影响的行业之一。“土地价格翻了一番,”梅萨克说,并警告称新的开发需要很多年的时间。

在稻农普拉克布的家乡北柳府农村,计划中可以容纳200万人、拥有新的大学、数字教育中心和良好交通的智慧城市吸引了大量土地购买者,导致土地价格飙升。这一点得到了北柳府商会秘书长乔蓬·朱塔布提姆的证实。

他担心政府是否能协调发展,满足人们的需求,尤其是在缺乏磋商的情况下:“政府是在通过东部经济走廊向当地民众兜售梦想。我们欢迎这些变化,但它们必须向好的方向发展,不是越走越坏,”乔蓬说。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