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经贸摩擦之下的中国对美清洁能源投资

能源与交通技术合作会受到中美贸易争端怎样的影响,白莉莉撰文分析。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reenpeace / Alex Hofford

2011年,一家波士顿电池初创企业将赌注压在了中国身上。当时,这家波士顿动力电池公司(Boston Power)正面临资金短缺,而中国投资公司金沙江资本适时出现了,还带来了一笔不菲的投资。金沙江资本旗下拥有一家急需提高电池寿命的电动汽车生产厂。两年的时间里,波士顿动力电池公司在江苏溧阳建立了一家规模化商业电池生产厂,并投入运营。

这只是中国企业投资美国技术解决环境问题的众多案例之一。中国计划到2020年累积向可再生能源企业投资3610亿美元(约合2.5万亿元人民币)。在历经近十年的持续资金短缺后,美国清洁能源企业非常欢迎这个新的“金主”。

而一个新成立的投资基金则有望进一步巩固这种关系。在今年秋季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Global Climate Action Summit)上,中国-加州清洁技术合作基金(The California-China Cleantech Partnership Fund)正式启动。该基金旨在帮助投资者和企业跨境合作,快速推动清洁能源技术的规模化发展。

但是,一项新的对中方投资严加审查的美国法律却给这项刚刚起步的倡议蒙上了阴影。过去,清洁技术贸易也曾受到类似政策的阻挠。如今,这项新法又再次考验清洁能源合作能否跨越经济民族主义。

新型合作关系

2017年,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的那一刻起,美国就放弃了气候变化领域的领导地位。然而几天后,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杰瑞·布朗却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了会谈,高调暗示加州将继续与中国携手对抗气候变化。

加州州长中国事务特别顾问戴凡表示,在那次中国行期间,中国投资者“一直都在积极寻求与美国开展清洁技术合作的机会”。为证明加州的决心和承诺,布朗代表团提出建立一个跨境基金的构想。

中国-加州清洁技术合作基金于今年9月正式成立,是在加州政府推动下,由中国私营与具有国有背景的基金共同成立的聚合基金。中方资金计划投资美国的清洁技术领域。该基金与中美绿色基金(US-China Green Fund)类似,后者是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经由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而建立的一项投资倡议。
 

最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呼吁每年投资2.4万亿美元(约合16.54万亿元人民币)用于发展清洁能源,以完成《巴黎气候协定》中提出的保持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这些双边基金虽然规模相对较小,但却将中国投资引入了清洁能源领域,为中美气候合作提供了难得的合作机会。

行业合作呼吁创新

清洁技术基金执行合伙人艾什莉·熊(Ashley Xiong)表示,在多个合作型的涉及到各类地区与企业的基金中, 北京的基金是最成熟的。该基金的源头还要追溯到布朗州长访华期间,由加州与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共同签署的那份谅解备忘录。在协议第一阶段,该基金从北京企业及海外基金融资10亿元人民币(约合1.45亿美元)。

中国-加州清洁技术合作基金主要关注加州的高能电池、智能电网和电动汽车技术。中国制定了很高的清洁能源目标,并在国内开展大规模空气污染减控行动,这些都为清洁能源技术创造了不小的国内需求。

中方资金的主要目标是利用加州的技术优势。尽管近年来中国在可再生能源装机上占据优势,并逐渐成为了重要的清洁技术创新力量,但是美国在一些关键领域仍然保持着优势。位于美国的清洁技术集团(Cleantech Group)研究经理Leo Zhang表示:“美国在清洁技术创新方面仍然领先全球。”,尤其是在储能和电池材料方面。​

据戴凡介绍,为帮助这些资金发现相关的技术投资目标,加州政府专门建立了一个包含170家当地技术企业的数据库。她表示,这项合作对当地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对那些想要探索中国市场的加州公司,我们肯定会鼎力支持他们利用清洁技术基金走向中国市场。”

创新之战的新战场?

自2017年以来,中国对美投资大幅下降,但是在清洁技术方面却是个例外。然而,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之下,清洁技术恐怕也难以独善其身。

数据来源:清洁能源机关;图表绘制:清洁能源机关

2016年,美国禁止中国投资者收购总部位于加州的荷兰LED照明企业Lumileds的控股权,理由是美国政府依法有权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对外商的收购行为设限。专家表示,该公司LED产品中的半导体材料氮化镓可用于雷达设备,这引起了中国军方的兴趣。

今年9月,新清洁技术基金刚刚启动,美国政府就扩大了外商对美投资的限制,以防止这些投资威胁美国“未来经济繁荣”。

来自一项试点项目的信息显示,新规针对的是“关键性技术”。而所谓的“关键性技术”涵盖27个行业,其中就包括电池制造等清洁能源技术。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研究显示,去年中国对美投资中有大约40%都有可能受到审查,具体还要看新规落实情况而定。

与此同时,贸易战也推动了中国科技界民族主义的兴起。习近平主席号召中国科技界“自力更生”,努力实现建设自有先进技术的目标。而包括能源技术与新能源汽车在内的清洁能源技术包含在这一战略中。

中国在对美国公司进行投资时,一般都会明确提出在中国推广相关技术。在硅谷涌现的50多家中资孵化器和商业中心的建立使得推广得以实现。中关村(国际)控股公司首席运营官罗炜对路透社说道:“我们正在建设通往中国市场的大门和桥梁。”中关村(国际)控股公司负责运营位于硅谷的中关村创新中心,并与北京市政府有着密切的联系。

一些美国公司表示,他们并不清楚中国投资方与中国政府的联系。联想到中国曾表示要在关键技术方面积累专业知识,这不免让美方感到有些担忧。

公平竞争?

过去对清洁技术领域竞争力的担忧促使政府采取了一些行动,比如在某些情况下暂缓清洁能源技术的使用。

随着中国清洁技术制造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崛起,不少国家开始频繁禁止进口廉价的中国太阳能产品。在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前,奥巴马政府就在2012年对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征收了关税,随后欧盟也颁布了类似的举措。

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延续了这一政策,对太阳能电池板征收进口关税,导致美国可再生能源企业取消或冻结的项目总额达到25亿美元(约合170亿元人民币)。今年夏天,印度也采取了类似的关税政策印度政府指控中国对太阳能电池板生产企业不公平地进行了补贴,导致其他市场企业无法与之公平竞争。然而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认为,这种政策至少对美国来说带来的经济损失远大于收益。

知识产权侵权也是人们长期关注的一个问题。戴凡援引加州针对当地清洁技术公司的一项调查表示,一些企业仍然对进军中国市场犹豫不决,主要原因还是担心知识产权被盗。

翼迪投资公司(Idinvest)运营合伙人朱利安·米亚拉雷曾经帮助一些企业打入了中国市场。他表示,对于某些领域来说,这样的知识产权风险远比其他行业更大。例如有证据显示,将清洁技术数据分析公司带到中国就非常具有挑战性。 “我们必须在中国拥有数据中心,必须在中国运行算法,而这些都是我们现在不愿意接受的风险。”

清洁技术合作的未来

当波士顿动力电池公司决定在2011年接受中国投资的时候,金沙江资本的董事长就表示:“波士顿动力电池公司还是一家美国企业,只不过从现在起,它将充分利用中国的市场机遇和政府支持,成为一家国际性企业。当美国做好准备扩展电动汽车市场的时候,我们也会提供坚定支持。”然而就在去年,波士顿动力电池公司,这家马萨诸塞州曾经的清洁技术领军企业却宣布,正在缩减波士顿的团队规模。

朱利安·米亚拉雷表示,美国可以像中国和加州那样制定一些政策,鼓励美国清洁技术公司的蓬勃发展,而不是采取冷战思维并完全阻止中国投资。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显示,中国现在的能源研发投资规模是美国的三倍多。

随着美国对外政策收紧,保护主义抬头,中美清洁技术合作和新合作基金可能会遭遇一些困难。如果新的美国投资政策让进军加州市场变得异常艰难,那么这些基金很有可能会到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进行投资。

米亚拉雷警告称:“如果中美之间没有合作,那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失败。”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