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迈出第一步

今年7月7日,“Live Earth”摇滚音乐会将在全球七大洲举行。这个活动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对全球变暖的认识,但音乐真的就能改变世界吗?丹•汉考克斯采访了“Live Earth”官方发言人约瑟夫•罗伯。

Article image

摇滚音乐会能改变世界吗?去年夏天“live 8”号召发起一个抵制全球贫困的大型群众运动,当时他们曾经反复提出这个问题。然而这次,问题变成了“摇滚音乐会能拯救世界吗?”

今年7月7日(07/07/07),为了提高对全球变暖的认识,全球七大洲将同时举行音乐会,从而拉开“一场多媒体大众说服运动”的序幕。从上海到里约·热内卢,音乐会遍及全球;从麦当娜到夏奇拉,从警察乐队到Snoop Dogg,众星云集,盛况空前。

我和“Live Earth”音乐会的官方发言人约瑟夫·罗伯谈论了很多问题:减小这个活动的碳足迹、对摇滚明星的培训以及改变全世界的日常行为方式等等。

中外对话(以下简称中):你如何看待“Live Earth”音乐会在音乐业界推进绿色议程?

约瑟夫·罗伯(以下简称罗):我们不仅希望音乐会促使人们参与到解决中来,更希望音乐会本身就成为解决办法的一部分。我们保证会尽量降低“Live Earth”的碳足迹,也希望我们在音乐会中提出以及发展的方案,能够成为今后全世界同类活动的蓝本。

中:你们发起“绿色活动标准”、为今后的音乐会制定一个基准,想必原因就在于此吧?

罗:是的。人们认为现场演出是只此一回的,但其实每天各处都在举行。换句话说,马戏团今天来镇上演出,明天就走了,但明天它会到别的镇,而你的镇上将会有别的演出。

中:这个工作如何实施呢?

罗:“可持续工程师”将和我们的制作人员并行工作。所以,当舞台监督提出“我们需要多少多少瓦电力”时,可持续工程师将找到现场发电的方法,或者采取太阳能和风能等绿色电力来源。再比如,如果舞美设计说“我想要这些漂亮的紫色灯光”,可持续工程师就会走上去说:“好的,给你一个更省电的灯泡。”

但是,我们的覆盖范围很广:鼓励人们利用公共交通来看演出、关注演出的供电和照明、留意我们的物品用的是什么容器……我们力图在制作的各个方面把碳“消灭在设计阶段”。另外,我们还会把补偿(比如植树等“碳补偿”方式)作为最终手段。完全没有一点碳排放是不可能的,这是事实,否则我们就只好待在家里了。

我们的首选是在音乐会的设计阶段消除碳的使用。碳补偿是好办法,但我们相信只有在别无他途的时候才能用。比如,我们不会坐船从洛杉矶到伦敦去看演出,而是坐飞机,因为没有别的选择。因此,我们将会补偿这次旅行。但是,如果有白炽灯和荧光灯,我们就会选后者。

中:刚才你提到了“可持续工程师”,你觉得这个职业会变得更加普遍吗?我怀疑这个所谓“可持续工程师”的工作在10或20年之前就有了。

罗:我认为“Live Earth”创造出这个职业非常之好,现在将有一些人专门负责环境友好的摇滚舞台灯光,这是一个很棒的角色。我们希望全世界所有的人在他们的一生中,都能像艺术家们那样,站起来说“这是我的首要任务”。我们也希望人们能敦促他们的生意伙伴以及他们的政府迈出我们所需要的步伐。

荒唐的是,我们用的内燃机实质上和1900年的毫无二致;灯泡的情况也一样。因此,我希望做的就是让大群的人们都站起来说“这对我很重要”,而市场将会做出响应。

中:你们为 “Live Earth”“娱乐”的一面准备了什么材料呢?

罗:除了大卫·德·罗斯查尔德的书《Live Earth全球变暖生存手册》,在网上会有大量信息和材料,许多都是由我们的NGO伙伴提供的。“气候保护联盟”实际上是很多组织的联合体。

我们还在和另一个组织合作,他们为实际上成千上万所学校制订官方的学校课程表。我们和他们一起制定关于气候危机的课程表,这是个好方法,不仅能影响到孩子还能影响他们的父母。

中:你们如何把这个信息传达给在“Live Earth”上表演的艺术家呢?比如,你们会不会委婉地劝说他们不要用私人飞机带随员来现场?

罗:我们将和艺术家们密切合作,为他们提供如何减少碳足迹的信息和建议。Live Earth不仅为了激励全世界其他人,也为了激励和我们直接合作的人,无论是艺术家还是合作伙伴,他们都发誓要采取环保措施。这个范围还扩展到Live Earth的现场工作人员:我们现在用再生纸印新闻稿,冷水机用的是可重复使用的杯子,办公室也换了新灯泡。

我们真的希望这成为每个人的一个起点。我们无意翻旧账,而是寄望于人们前进的承诺。

中:如果音乐会被当作一个全球性运动的开端(就像通常所说的),你如何预测7月7日音乐会以后运动的发展呢?

罗:我们把它看作一个多媒体的大众说服运动。Live Earth就是把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开始抵制全球变暖的行动。一旦有人迈出了第一步(比如Live Earth),就必须提醒人们去迈出第二步、第三步……。这正是艾尔·戈尔的团体——气候保护联盟将要做的。

中:他们在7月7日后就会拿起指挥棒,对吗?

罗:没错。他们还会采用一些Live Earth中的信息传递、品牌树立方式和音乐,以保证这个信息的连续性。可口可乐在电视广告、广告牌、网络和广播广告中有连续性,大众说服运动也一样:“拯救我们自己”组织围绕这个题目拍了六十部电影短片;我们有一本书将要出版;有了Live Earth音乐会带来了音乐和电视手段;我们还请名流一起为电视和广播录制全球公共服务宣言。

Live Earth是一场持续运动的“开球式”。因此,7月7日的行动呼吁也许将会很简单,就是“换掉你的灯泡”或者“调整你的恒温器”之类。但是,第一步将为第二步的迈出开辟道路。如果从摇滚的角度来看,甲壳虫乐队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刚开始他们做的是12岁小女孩的流行音乐,而六年之后就成为了中坚——与拉维·香卡相提并论,玩起了特立独行,也做起了正宗的摇滚。你如果捉摸到一点味道,开始走出第一步,接下来你就知道自己平步青云了。Live Earth的目的正在于此:让人们迈出这第一步。

丹•汉考克斯,伦敦新闻记者,博客,为《卫报》、《新政治家》,《 The Word》,和多个音乐博客撰稿。
 

首页图片由Gaetan Lee拍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Live Earth与气候需要进一步的思考

Live Earth音乐会的目的是值得称道的,但是我们是否应该更多地思考一下方式呢?毕竟,结果并不能反映出方式的好坏,但方式通常直接决定结果。气候变化尤其如此,由于不可持续的高碳发展模式出了问题而引起。也许我们需要重新考虑一下,考虑到参与者们的飞行及大量的耗费问题,是否举办一场全球音乐会就真的是拯救这个变暖的星球的办法呢?

Debate needed on Live Earth and climate

The Live Earth concerts are admirable in intent, but shouldn't there be more debate about the means?

After all, the end doesn't justify the means, often the means defines the end outcome. This seems particularly true in the case of climate change, where it's the unsustainable carbon-intensive model of development that is at fault.

Perhaps we need to reconsider if a global concert, with its attendant air travel and sustainability questions, is really the way to organise an event on this warming plane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7场音乐会好呢,还是700场

首先我得承认这些音乐会初衷是好的——是为了提高人们全球气候变暖的认识. 但显然组织者首先考虑的是音乐会效应问题,然后才是绿化的问题.那么这种高调宣扬让人们参与环保的活动,是否太过全球化和戏剧化呢?
我在想如果7月7日是在全球各地人们的家乡举办700场小一些的音乐会可能会更难,听起来也没那么惊天动地,但肯定更有意思。而且那也许会是一种更好的地方和全球两级环保互动的模式。

7 concerts or 700?

I agree that the basic premise of these concerts sounds good, if awareness-raising is the goal. But clearly the organizers came upon the dramatic, numerological scheme first and then thought about how to make it green afterwards. I wonder, with this as with many high-profile schemes to get people to go green, if the method is actually too global and too dramatic. Sparking a movement to have 700 smaller-scale concerts in people's hometowns on July 7 might be harder, and may sound less earth-shaking. But I bet it would be just as fun, and perhaps a better model for how the local and global levels should interact in the environment movement.

-Ross P.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7场音乐会好呢,还是700场

Ross, 我能理解你所说的。但是时下媒体的力量和影响不就是靠戏剧性,全球性的活动来造势,以提高人们对环境的意识。我只是怀疑它是否能如愿大获成功。和去年的Live8相比,我看结果将会非常吸引人......-Dan H

Re: 7 concerts or 700

I see what you're saying Ross, but doesn't the power and reach of today's media demand a dramatic, global series of events in order to impact on peoples' consciousnesses. I wonder if it is going to do that completely successfully though? Comparing the global TV figures to those for last year's Live 8 is going to be interesting...

-Dan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