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可以助力非洲能源绿色化

中国如何将其在非洲的能源投资与其气候南南合作的愿景进行调和?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CIS

在过去的一年里,埃及签署了建造全球最大燃煤电站的合同,并着手修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站——二者都得到了中国的银行和承建商的帮助。

这些大型项目突显出中国优先发展清洁能源项目的南南气候合作愿景与其对非实际投资之间的鸿沟。中国对非投资仍包括一些环境风险较高的煤电和水电项目。

制定能源和气候路线图

9月3至4日,53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齐聚北京,参加3年一度的中非合作论坛。该论坛起始于2000年,是深化中非双方政治和经济纽带的平台。鉴于中国已经成为非洲第三大投资来源国,这一论坛的作用愈发重要。

在往届的峰会上,中国领导人都曾承诺向非洲国家提供大笔贷款。2006年、2009年、2012年的非洲论坛上,中国分别承诺为非洲国家提供50亿美元、100亿美元、200亿美元的贷款,而2015年峰会上承诺的对非广义“投资”更是增长了3倍,达600亿美元。

这些贷款中有一部分是能源项目。波士顿大学的数据显示,2000至2016年间,中国两家主要的海外金融投资机构——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为非洲提供的能源贷款主要集中在水电、石油和煤炭领域。

尽管仍在为化石燃料项目和水电提供资金(相比燃气和燃煤发电,水电的碳排放确实较低,但其温室气体排放高于风能和太阳能),但中国在往届论坛上已经传达出要降低自身投资决策的气候变化影响的信号。

2009年的论坛上,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了一项倡议,计划在非洲建设100个清洁能源项目。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行动计划提到了中国将为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注资31亿美元,从而推动非洲气候行动。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做得还不够。在中国非洲项目(The China Africa Project)最近一次的播客采访中,专家们预计绿色问题不会成为今年会议的主要议题。非洲民间社会的领导人们呼吁变革:南非约翰内斯堡非政府组织非洲地球生命(Earthlife Africa)主管玛科玛·勒卡拉卡拉说“我们希望今年的中非合作论坛可以更加关注中国对非洲的清洁能源投资。”

化石能源融资

中国有能力塑造非洲能源开发的方向。根据石油变革国际组织的一份报告,2014至2016年间,中国是非洲最大的能源开发公共融资国。其中,油气行业上游产业在其投资中占到了很大比重(72%),其次是煤电和大型水电项目。
 

数据来源:石油变革国际组织的“补贴变化数据库”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2016年的一份报告,2006至2016年间非洲建造的燃煤电站中约三分之一由中国承包商承建,并且大部分由中国提供资金。

追踪全球范围内煤炭项目的Coalswarm显示,中国参与资助或建设的非洲煤电项目总装机达1570万千瓦的,占非洲总发电量的10%(2016年非洲总发电量为1.68亿千瓦)。

这些煤电项目通常位于煤炭资源国:国际能源署的报告称,中国建设的煤电项目大约有四分之三位于拥有煤炭储备的南部非洲。

 

20102020年中国发电项目的地区分布情况

Distribution of Chinese projects in power capacity, by sub-region, 2010-2020电力类型:水电(蓝色),其它可再生能源(绿色),燃煤(橙色),燃气(紫色),燃油发电(红色)来源:国际能源机构

然而,肯尼亚、加纳、埃及等并非以煤炭为主要发电原料的国家也提出了新的煤电项目。埃及曾于2015年颁布煤炭进口禁令,而即将由中国企业承建的660万千瓦哈马拉维因(Hamarawein)大型电站项目则标志着一种逆转。

清洁能源新进展

中国对非洲可再生能源部门(水电除外)的参与非常有限。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2006至2016年间,中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修建的发电设施中水电以外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仅占7%,其中包括科摩罗、肯尼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塞内加尔的太阳能项目,以及吉布提和肯尼亚的风能项目。

然而,新一轮的项目正蓄势待发。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2018年的一份报告引述称,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将在加纳的布维新建的20万千瓦的太阳能电站;中国龙源电力集团正在南非开普敦附近修建的24.45万千瓦的德阿(De Aar)风电厂;以及埃及的本班(Benban)太阳能公园。

中国的太阳能和风能企业同时也是这些项目的设备制造商和供应商。2014年,晶科能源在南非成立一家太阳能光伏工厂,协鑫集成随后宣布将效仿晶科,在埃及设立太阳能光伏工厂,从而扩大了企业进入非洲市场的机会。

转向绿色

2015年成立的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确立了中国作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清洁能源发展引路人的形象,基金的目标之一就是支持100个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项目。

该基金起步缓慢,但北京大学研究员王彬彬认为,基金的步伐正在加快,中国4月份成立的首个援助机构将肩负起基金的责任,这也将有助其加快步伐。

引导气候援助和贷款转向可再生能源将对非洲的能源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例如,肯尼亚虽然希望充分利用其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成为清洁能源枢纽,但同时也计划在中国资金的帮助下建设其第一座燃煤电厂。鉴于其他国际贷款机构越来越不愿意支持此类项目,中国投资重心的转移可能会改变肯尼亚对煤炭产业发展的考量。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主导的多边银行)虽因未能充分践行其“绿色、精干、廉洁”的理念而遭到诟病,但其投资的埃及本班太阳能发电场有助于推动可再生能源转型。

中国在非洲投建化石能源项目意味着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高层领导人作出的承诺和一些试点项目。从开普敦遭受的严重旱灾到马里的荒漠化,气候变化对非洲的影响有目共睹。中非合作论坛为各国领导提供了一个正视现实,调整能源发展方向,应对气候变化的机会。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