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极端天气事件频发,我们该如何应对?

近年来愈演愈烈的极端天气事件显示出气候适应工作的优先级亟需提升,凯瑟琳·厄尔利写道。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Maria Vasilieva / Greenpeace

今年夏天,美国、瑞典和英国等地林火肆虐,日本也因罕见的高温天气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许多国家刚刚了送走极度严寒的冬季,便又迎来酷热的高温。科学家指出,气候变化是极冷极热风险增加的一大因素。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季,北极的气温比正常值高20摄氏度左右,从而将冷空气推向了欧洲。

与此同时,因为气候变化今年夏天欧洲发生热浪的风险也增加了一倍。这是“世界天气归因网络”(WMA)的研究人员做出的初步估计。该组织由全球六个机构的科学家组成,近乎实时地对气候变化与极端天气之间的联系进行分析。

去年夏天,洪水和飓风占据了全部的新闻头条。据WMA判断,由于气候变化,2017年飓风哈维登陆期间,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极端降雨量高出约三倍之多,强度高出15%。

应对不当

面对这些极端天气事件,我们有理由做出更强有力、更紧迫的应对。但专家表示,应对行动并没有得到高度重视,政府部门和行业之间没有得到有效的协调。

“在许多国家和社区,有关气候变化的讨论只限于环境部门内部,从而限制了这些国家对这一关乎人民生活方方面面的问题的管理能力,”世界资源研究所(WRI)气候应变实践副主任丽贝卡·卡特表示。

她指出,愈加频发和严峻的热浪会加剧电力系统的负荷,减少供水,使医疗设施不堪重负,运输和农业受到影响。她补充说,这些部门都需要做好应紧准备,基础设施投资必须考虑到适应气候变化的因素。

上周,英国议会一个负责调查国内应对热浪天气准备情况的委员会公布了自己的调查报告。报告发现,气候应对工作协调不足,而且由于各部门工作之间缺少衔接而无法发挥影响。报告建议由一位部长总揽全局,加强合作。

各国须认识到,他们现在所经历的影响仅仅是个开始
 

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也是如此。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IED)气候变化首席研究员阿切拉· 阿贝辛哈表示,对于最不发达的国家来讲,政治承诺是必要条件,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对这些国家的生存至关重要。

“各部门需要共同努力,国家上下要协调一致。这是制定国家政策、规划项目和筹集资金的关键,”她说。

此外,应对气候变化需要做长远打算,各国须认识到,他们现在所经历的影响仅仅是个开始,卡特说。

“面对不断严峻的气候变化,要做出长远规划,这对土地和水等基础资源的利用以及投资决策都会产生重大影响。例如,虽然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地区海平面上升幅度相当小,但人们正逐渐意识到,不远的将来这一切都会发生变化,而这会催生出更好的决策以建设关键的基础设施,如在极端暴风雨天气中看似不易被淹的地区建设新的道路、学校和医院等,”她说。

融资缺口

当然,所有这些应对措施都需要资金。最不发达的国家不仅是最脆弱的国家,也是对造成气候变化责任最小的,同时更是支付能力最低的国家。虽然国际社会已经承诺通过国际渠道为其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但还远远不够。而且资金也未必能够用到最需要的人身上,阿贝辛哈说道。

“气候融资需投放到受影响最大的地区,并且将社区融入其中,效果会更明显。当地居民最了解采取哪些措施来保护他们的生命和生计免遭气候变化的影响,”她说。

多数的钱要么是存在基金的篮子里,要么是早就计划着支持那些要数十年才能完成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发现,每10美元的气候融资中只有不到1美元被投入到脆弱的社区。“多数的钱要么是存在基金的篮子里,要么是早就计划着支持那些要数十年才能完成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钱要花在刀刃上才是关键,”阿贝辛哈说。

新华社报道,在最近教科文组织举办的由决策者、科学家和气象学家参加的会议上,着重强调了非洲社区的参与,尤其是土著居民所掌握的知识的重要性。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层出不穷,非洲的稳定发展议程也岌岌可危。因此,我们应该了解如何利用我们多样化的本土知识体系来提升气候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东非区域办事处主任安·特蕾泽·恩东-贾塔说。

律师已经对不作为的政府和企业发出警告。环境专业律师事务所“地球客户”(ClientEarth)的律师苏菲· 玛贾娜珂说:“如果决策者对气候变化问题依旧无动于衷,那么随着科技的进步,未来他们肯定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气候变化诉讼案件,因为人们会试图为他们所遭受的极端天气事件的灾难性后果寻找责任方。”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