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清洁技术革命必须摆脱破坏性采矿

清洁能源不可或缺的“技术金属”,其生产过程隐含着惊心动魄的环境和社会正义问题,朱莉·科林格写道。

Article image

玻利维亚人世代都在乌尤尼盐沼开采盐,现在则是挖掘锂。 (图片来源: Xeni4ka/Thinkstock

对“技术金属”(包括稀土元素、锂、铌和钶钽铁矿石)需求量将大幅上涨的预期引发了国际社会对拉美一些标志性地区发展命运的激烈辩论。

遥远的亚马逊、玻利维亚高地以及墨西哥的索诺拉沙漠不仅拥有丰富的文化和生物多样性,而且享受着大自然赋予它们的地质馈赠。有人估计,拉丁美洲拥有的技术金属元素总储量为5000万吨,约占全球已知供应量的40%。

数据来源:美国地质调查局《矿产品概要》、《金融时报》、巴卡诺拉矿业。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巴西的锂储量虽然不大,但拥有全球95%的铌储量和18%的稀土储量。

技术金属的开采带来了一个难题:以当地的环境和民众生计为代价采掘可以推广清洁能源技术的资源,是否值得?

技术金属之所以被称为技术金属,是因为它们是发展现代技术的必要条件,是清洁能源技术转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矿业公司的作业方式就跟他们所要开采的地形一样多种多样。全球各地的矿业公司争先恐后地赶到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和墨西哥,将那里的锂资源开采出来,用于生产电动汽车、风力涡轮机和其他技术所必需的电池。他们几乎丝毫不会考虑当地居民的长期生计安全。

几十年来,位于巴西内陆米纳斯吉拉斯州经认证的铌矿一直是全球节能汽车、钢结构和飞机所使用的超合金的最主要来源。哥伦比亚民间开采的钶钽铁矿是生产移动电话的关键原材料,而一些小型采矿合作社则满心期待地指望靠那些据说蕴藏在巴西亚马逊冲积粘土矿床中的稀土元素大赚一笔。

不划算的买卖

许多情况下,推动清洁能源转型的技术组件是在中国等美洲以外的地方生产的。也就是说,原始材料或微加工的材料从拉美的土层中开采出来后,被运往东亚的外资工厂,随后再以电池、太阳能电池板、磁铁和信息技术的形式出口。

有时候,这些组件会在东南亚的组装厂(例如向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出售机电元件的新加坡安特工程有限公司经营的工厂)稍作加工,随后发往世界上较富裕地区的消费市场,包括拉丁美洲的主要大都市。

拉丁美洲作为原材料出口方和制成品进口方的地位,导致该地区的经济体成为了贸易关系中不利的一方,其出口价值始终低于进口商品的价值。

这一全球背景很重要。尽管中国对南美技术金属的直接需求最受关注,但这背后的推动力其实是全球对清洁能源和信息技术的需求。这些技术的生命周期还远没有达到完全清洁。但这不应被解读为反对推广清洁能源技术的论据。早在20年前,人类就应发展清洁能源了。此外,石油炼化、稳定核反应堆以及水力发电也需要这些金属。

气候变化不是疯狂采矿的理由

为确保清洁能源的生产过程是真正清洁的,人类需要改变资源开采的现状。这一变革必须由开采所在地的社会牵头,并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尤其是因为国际公司、民选官员、主要金融机构和小型非正规勘探者中间居然还有人对到21世纪的“黄金国”大赚一笔的神话深信不疑(欧洲殖民探险家深入南美洲的未知区域所寻找的传说中拥有巨大财富的神秘国度,就是受这个传说所鼓动)。重要的是,技术金属往往被比作黄金(白色的黄金、新的黄金、或者21世纪的黄金)的原因在于它反映了一种快速致富的心态,以为只有最大胆的人才能获得全球最重要、也最具标志性的环境之下蕴藏的无尽宝藏。快速开发被认为是解决国家发展、全球气候危机、区域稳定等诸多问题的方法。

快速开发被认为是解决国家发展、全球气候危机、区域稳定等诸多问题的方法。


这些都是“黄金国”传说的现代版本。民选官员将满足中国的资源需求作为促进繁荣的关键,以此彰显其重要性。而他们提出的大多数方法像极了20世纪的绿地采矿项目。这种项目为了开采矿产,必须砍伐森林,抽干池塘水,并且将原住民从他们祖先留下的土地上迁离。

从巴西到玻利维亚再到墨西哥,破坏性采矿最极端的拥护者宣扬一种极为扭曲的民族主义观点:任何试图阻止对重要环境大规模破坏的举动,都是对国家发展主权的冒犯。小规模采矿者抓住了这种情绪,把自己定位成站在国家进步最前线、最具探险精神的冒险家,时刻准备着为了推动国家发展,开辟新的地方,寻找新的资源。再加上为了抗击气候变化,技术金属的需求日益增长,现代版“黄金国”传说的吸引力也一如既往地强大。

而这中间往往存在着不可避免的冲突:全球推动清洁技术普及的行动固然值得称道,但技术金属矿床所在地农村和原住民的生计遭到破坏而带来的不幸代价也在逐渐显现。这是一种常见的以强敌弱的场景,其潜含义就是,为了提供更加清洁的能源技术所需的原材料以维持气候,人类将不得不摧毁一些环境;并且让脆弱的社区承受代价。

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打破固有的商业模式不仅有利于当地的生计,而且对整个星球的福祉也有益处。生态系统与农村和原住民社区之间是相生相息的关系,它对维持地球气候的稳定至关重要。

这就加深了这个问题的难度:如果气候稳定是最终的目标,清洁技术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那技术金属就是必不可少的。清洁技术的推广对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至关重要,但如果采购技术金属的社会和环境成本会加剧气候变化,那要怎么办?


卫星图像显示,在玻利维亚标志性地点,乌尤尼盐沼中的一个锂矿场。(图片来源:谷歌地球)

​技术进步或可打破矛盾

幸运的是,灵活采矿(“传统”矿石和含金属的废料共同冶炼)、尾矿再处理、以及利用电子废弃物循环和回收技术金属等方面取得了令人振奋的突破,让未来的矿业企业摆脱社会和环境暴力成为了可能。

南美洲的研究人员和企业正在引领这方面的发展,有时他们独立开展研究,有时则与北美、欧洲和中国的研究人员展开合作。南美大陆上遍地都是早年间开采铁、铝、金、银、铌和磷酸盐等矿产时留下的废料,里面含有丰富的技术金属。对这些废料进行再处理有三重好处,即减少现有的污染来源,保护敏感地区免受新的采矿作业的破坏,同时满足日益增长的全球需求。

这些进程必须由南美洲的政府及社会实体主导,并获得世界其他地区消费经济体的支持。坏消息是,因为现有的采掘利益很难撼动,所以建立一个更加公正可持续的资源开采模式还面临着相当大的阻力。这一部分是因为大规模采矿活动服务于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利益,一部分是因为小规模采矿者很难被取代,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市场总是传递出一味看重低价、不管环境影响的讯息。所有这些因素把殖民时代的市场传递机制又带到了今天,全球精英们以拉丁美洲的自然环境和民众生命为代价,满足其对资源和技术的需求。

好消息是,替代模式已经日渐成型,它们需要的是政策支持。每个人都可以发挥作用,协调全球利益,推动清洁能源技术整个生命周期的“绿色化”。拉美经济体可以支持并推广先进的回收方式,制裁危害重要环境和生命的大、小规模采矿者,同时投资增值加工,促进国内收入的增加。

对中国而言,这意味着分享环境修复方面的专业知识,防止其在拉美的采矿前沿再次出现环境灾难。对包括技术公司及其分包网络在内的全球主要市场参与者而言,这意味着要让供应商负起责任,坚持社会和环境方面的良好实践。

确保清洁能源技术在整个生命周期中做到真正的清洁,对于建设可持续的未来至关重要。

本文原载于中拉对话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